“乌克兰”名称的历史由来

2017-08-12 14:1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国菊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 刘国菊

  乌克兰国家名称“Укра на”一词是由乌克兰语前置词У(在……附近)与名词Кра на(边界、地区)构成,我国学者据此多将其解释为“在边界地区”。但是,“乌克兰”是在谁的边界地区呢?“乌克兰”一词如何演变成语言概念、地理概念、民族概念的?现结合“乌克兰”来源的几种说法,分析这一名称的由来。

  “乌克兰”的“边界之意”辨析

  “乌克兰”一词最早见于罗斯文献《伊帕季耶夫编年史》,书中在记述佩列亚斯拉夫公爵于1187年远征波洛夫齐人返回后写道:“所有的佩列亚斯拉夫人都在为他哭泣……乌克兰人也久久地为他悲伤。”该书在另一处又称:“罗斯季斯拉夫公爵离开斯摩棱斯克后,很快又回到加利奇亚乌克兰。”许多学者依据这段史料得出乌克兰有“最遥远之地”、“边界之地”的含义。从12世纪末起,“基辅乌克兰”、“切尔尼哥夫乌克兰”一词常出现于《基辅编年史》《切尔尼戈夫编年史》中。但是,基辅、佩列亚斯拉夫公国的大部分土地处于基辅罗斯的正中心,并非“最遥远之地”、“边界之地”。

  从词源上分析,乌克兰语来源于古斯拉夫语,“乌克兰”名称的产生也与古斯拉夫语有关。乌克兰一些学者认为,作为国家名称的“乌克兰”指“一整块土地中切割出来的一部分,然后割出来的部分很快又成为新整体(自由国家)”;还有学者认为,“乌克兰”一词的起源可能与 “край”、“краина”二词有关。“край”至今仍存在于许多斯拉夫语系中。由于斯拉夫部落土地一直按照自然边界河流、森林、沼泽划分,因此这个词语也有“地区边缘部分、部落发源地或者领土的边缘地区”的含义。“краина”有部落领地之意。古斯拉夫语中与“край”并存的同义词“украй”意思是“一块地、领土最远的地段、部落领地的边缘”。东斯拉夫人以“украй”加上后缀ин构成“украина”,意为“一块重要的土地、部落的边远地区”。6—8世纪,词语“yкраина”含义发生了改变,它是大地上遥远的地方,即部落遥远的领地、罗斯大地的意思。由此可见,“乌克兰”一词从“部落领地”的含义转变为“封建大公的部分领地”,随后又转变为“罗斯领地的一部分”。

  基辅罗斯时代,“украина”被称为公国领地。该含义源于“乌克兰”基辅贵族占有的佩列亚斯拉夫领地,其领地与波洛夫齐人毗连。但也有可能是因为佩列亚斯拉夫的领地是独立公国,而用“乌克兰”一词代指。然而,除了佩列亚斯拉夫乌克兰,还有其他封建领地的乌克兰和其他独立公国的乌克兰。这一时期,“乌克兰”指代佩列亚斯拉夫乌克兰领地、基辅乌克兰领地等。

  在乌克兰历史上出现过两个表示部 落 领 地 的 词 语 “украина”与“окраина”。这两个词语的含义不同,“украина”(国名)是部落领地的一小部分,而“окраина”是指土地边境部落及其他封建公国。因此,笔者认为乌克兰最早指的是基辅罗斯中的公国领地,因这些领地多处于公国的边界地带,乌克兰继而有了 “边界之地”的含义,而后逐渐扩大到其他封建公国。

  “小俄罗斯”还是“乌克兰”

  历史上,乌克兰曾有“小罗斯”、“小俄罗斯”之称,该称呼在鞑靼蒙古入侵后开始被广泛使用,指的是加利奇—沃伦公国。“小俄罗斯”的概念是引用古希腊罗马时代的大国或小国概念。古希腊罗马历史学家将一国视为小国,不是指国家面积小,而是认为该国是族群、部落自古以来的居住地或发源地,而这些族群、部落是原始民族和最初国家的核心。大国则是小国国民通过殖民形成的国家,也可以说大国是由小国(母国)中心衍生出来的。当得知罗斯分裂之后,拜占庭帝国开始将他们自古以来所知的基辅和第聂伯河流域的西南罗斯称为“小俄罗斯”,而将迅速发展的东北罗斯称为“大俄罗斯”。按照拜占庭的安排,在“小俄罗斯”境内设置包括加利奇主教区在内的若干主教区,“小俄罗斯”称号首先在这些教区的宗教领袖或教众当中使用。

  “小俄罗斯”名称的使用对波兰很不利,莫斯科公国崛起后常借着“大俄罗斯”与“小俄罗斯”的渊源抢夺乌克兰的土地,而波兰人反对把属于他们的罗斯土地变成莫斯科公国的土地。所以,波兰国内开始使用“乌克兰”一词来代替 “小俄罗斯”,甚至是代替 “基辅罗斯”。1569年卢布林合并后,波兰获得了波德拉谢、沃伦、波多利、波拉茨拉夫、基辅等地区,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成为波兰领土的组成部分。波兰将乌克兰土地划分为六个省:加利奇省、沃伦省、波多利省、勃拉茨拉夫省、基辅省、别尔兹省,称之为“波兰统治下的乌克兰”。随后,波兰将 “укрaина”一词的重音位置由第一个字母а转到字母и。波兰统治者的阶级、民族和宗教压迫引起乌克兰人民的反抗。16世纪末,乌克兰民众揭竿而起,到1648年发展成全乌克兰规模的民族解放战争,哥萨克成为乌克兰人民的领导力量。伴随乌克兰人民民族意识的觉醒,“乌克兰”一词逐渐演变为民族称号。

  1654年,沙皇阿列克谢宣称自己是乌克兰的“保护人”,是“大俄罗斯人、小俄罗斯人和其他俄罗斯人的沙皇”,这里的“小俄罗斯人”即指乌克兰人。沙皇的专制统治激发了乌克兰人民强烈的民族意识,至19世纪,乌克兰知识分子中出现一些政治思想家,他们成为保存和发扬乌克兰民族文化的宣传者。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俄波关系中的乌克兰问题研究(1654—1954)”(16CSS024)和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面上资助项目“17世纪俄波关系中的乌克兰问题 ”(2015M581623)阶段性成果)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蔡毅强)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