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搅动”欧盟改革

“多速欧洲”引担忧

2017-10-26 15:03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王齐龙

  马克龙“搅动”欧盟改革

  “当法国没有较强存在感时,人们感到后悔。但当存在感过强时,人们又说太傲慢了。”

  本刊记者/王齐龙

  在10月19日至20日召开的欧盟峰会期间,年轻的法国总统马克龙成为焦点人物,他提出的欧盟改革规划内容不仅深刻地影响了此次峰会的议题,也为未来两年欧盟领导人的主要工作奠定了基础。

  虽然近年来欧盟先后遭受到了欧债危机、难民危机和英国“脱欧”等多场危机的重创,但欧盟内部却展现出空前的团结。“英国‘脱欧’是一个警醒。”一名欧盟委员会高级别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欧盟并不会坐视2019年3月29日英国正式“脱欧”那天的到来,而是会为了未来做好准备。

  “欧盟27国较以往更为团结了”

  欧盟峰会举行期间,一张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孤身一人、低着头坐在椭圆形长桌前等待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的照片在社交媒体上走红。网民以此讥讽英国公投“脱欧”后特雷莎·梅在欧盟中的处境。

  但事实上,欧盟领导人更愿意向外界展现出对特雷莎·梅温暖、友好的场面。有媒体捕捉到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和特雷莎·梅三人走入会场时缓缓前行、低声交谈的场景。说到敏感话题时,默克尔和马克龙还刻意用手遮挡。

  对欧盟余下的27国而言,尽可能维持特雷莎·梅的脸面,从而让她在国内政坛中争取较多的支持来推动与英国展开的“脱欧”谈判,才符合欧盟及成员国的现实利益。

  2016年6月英国公投得出脱离欧盟的结果,对欧盟来说是一个意外,欧洲议会宪政委员会委员、对华关系代表团主席乔·莱恩形容,这一结果犹如“一颗重磅的炸弹”。“我们并不想分裂,但我们将失去英国这一成员。”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由此引发的关于英国退出需缴纳的“分手费”、公民权利,以及爱尔兰与英国边界等问题,在英国今年3月正式启动“脱欧”程序以来进行的五轮谈判里,至今仍没有取得实质的进展。欧盟首席谈判代表米歇尔·巴尼耶形容,谈判已陷于僵局。

  为了扭转局面,特雷莎·梅在此次欧盟峰会召开前夕动作频频。除了提前给默克尔和马克龙打电话寻求支持外,她还与爱尔兰总理瓦拉德卡通了电话,沟通两国边界事务。

  距离欧盟峰会召开还剩3天,特雷莎·梅特意前往布鲁塞尔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进行晚宴。但持续约两小时的工作晚餐,最终对外发布的成果也仅为在联合公报中所提及的,双方同意在今后谈判中推动谈判“提速”。

  欧洲议会公民自由、司法和内政委员会委员批评英国对“脱欧”毫无准备。欧盟内部有声音还认为,迫于“脱欧派”的压力,特雷莎·梅政府会选择在最后一刻才在核心议题上做出让步。

  相比之下,谈判桌的另一方欧盟则显得众志成城,有备而来。通过英国公投后举行的两次峰会,欧盟余下的27国确立了团结一致的基调,在应对英国“脱欧”问题上采取统一的立场。

  在今年3月欧盟庆祝《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纪念前夕,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欧洲议会全会上公布了关于英国“脱欧”后欧盟未来的白皮书,并提出2025年“27国欧盟”的五种设想:“延续”“只作为单一市场”“愿者多做”“少但高效”,以及“抱团做更多”。

  容克在今年9月发表的“盟情咨文”中还呼吁各成员国抓住当前欧盟经济发展的良机,让欧盟继续向前。他希望欧洲议会、成员国议会、地方政府和公民团体对欧盟的未来设想展开充分讨论,推动欧洲理事会在今年底给出初步结论,并在2019年6月欧洲议会选举前达成一份行动方案。

  “过去一年,欧盟27国较以往更为团结了。”乔·莱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正是因为英国‘脱欧’带来的震动,让我们意识到,要更认真地对待欧盟事务。”

  尽管特雷莎·梅尝试以各个击破的方式让欧盟的谈判立场有所松动,但欧盟27国在两天峰会后,依然在英国“脱欧”问题上采取了坚定的立场,坚持要求英方在核心问题上做好妥协准备,以尽快推动在12月开启第二阶段关于贸易的谈判。

  马克龙的改革雄心

  “一个为了移民的欧盟,一个胸怀大志的欧盟。”10月19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欧盟峰会上谈论起对欧盟未来的设想。他谈到,此次峰会上关于领导人今后主要工作安排的讨论,都是为了“重启欧盟,重新唤醒人们对欧盟主权、民主和团结的追求”。

  “重启欧盟”,法国总统马克龙用这一关键词为自己9月以来倡议的欧盟改革愿景定调。

  9月26日,马克龙在法国最古老的高等学府索邦大学发表的演说出乎了许多人的意料。这次演说内容俨然是一份对欧盟未来数十年发展规划的蓝图,涉及安全、国防、环保、农业、移民、经济发展、教育、欧盟机构改革和欧元区改革等九个方面。

  其中,对难民采取欢迎态度的马克龙,看到了欧盟不同国家应对难民危机的分歧,提议设立共同的难民庇护营办公室来协调难民政策。此外,他还呼吁在2020年落实欧盟军队和共同军队预算,加强欧盟层面的共同防御,以回应疑欧派人士对欧盟面临外部威胁的指责。

  为了改变官僚决策低效、民主赤字的问题,马克龙提议对欧盟政治体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他建议欧盟委员会的代表人数减至15人,包括法国在内的大国应率先放弃席位。同时,他呼吁可将英国“脱欧”后留下的73个欧洲议会席位用于在欧盟范围内共同选举议员的试点,从而逐步过渡到2024年前至少一半议席从泛欧名单中选举产生,而不是以国别为单位划分选区。

  在经济领域,经济部长出身的马克龙则重申了他多年来对更深入的欧元区整合的渴望,包括实现欧盟共同预算,以及任命一位统一的欧盟财政部长。

  “如果我们已经在安全、数字化基础设施、能源、移民、打击恐怖主义等方面做好实现共同政策的准备,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不能有一个欧元区的共同预算?”马克龙说。

  英国《卫报》记者乔恩·亨利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评论称,马克龙的这份愿景十分具体,且对欧盟理想毫不吝啬,其背后的雄心,远胜于自密特朗以来任何一位法国领导人。

  而对于追求联邦式欧盟的欧洲议员来说,马克龙显然读懂了他们的呼声。来自欧洲议会最大党派欧洲人民党的弗朗克·恩格尔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外交、防务、安全、气候、移民管控等,所有这些都是人们感兴趣的议题。但所有这些领域,我们能参与的内容都十分有限,因为绝大部分内容都由各成员国自行处理。”

  在弗朗克·恩格尔看来,受限于现有的法律和条约,欧盟在许多重要议题上所能做的依然有限,这反倒成了极右翼人士攻击欧盟无能的口实。“从根本上来看,我们不是一个正式的联邦,如果是的话,我们将有能力去改变。”他说,“我们要逐渐认识到,应该让欧盟有能力兑现更多的承诺。”

  一名欧洲央行官员也认为,马克龙的提议富有前景,并沿着正确的方向,也与包括欧洲央行行长在内的欧盟5家机构最高领导人于2015年共同发表的《完成欧盟货币与经济联盟》报告相一致。这位不便具名的欧盟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实现欧盟范围内更深入的融合,才是在全球化的当下确保欧元区或欧元得以持续的最好方法。也唯有如此,才能为应对下一场金融危机做好准备。

  “多速欧洲”之忧

  在提出一系列重塑欧盟的建议主张后,马克龙在欧盟内积极穿梭,寻求支持。10月10日,马克龙借出席今年德国法兰克福书展开幕式之机,在当地的歌德大学发表演说,呼吁欧盟领导人在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前用一年时间发表他们对欧盟改革的愿景。

  马克龙还明确表示,希望未来经常访问德国,来推动关于欧盟的讨论,并将邀请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其他有意愿的领导人访问法国。

  一天后,马克龙在巴黎爱丽舍宫接待来访的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阐述其对欧盟改革的倡议。

  不过,马克龙的雄心壮志,需要经受由各成员国领导人出席的欧盟峰会的考验。如同今年法兰克福书展的德语图书奖获奖作品《首都》所描述的那样,如今的欧盟“首都”布鲁塞尔已是各个民族国家为了自身利益互相拉锯的场所。

  为了因应欧盟内部不同成员国的不同发展水平,马克龙明确表态支持欧盟未来白皮书中关于“多速欧洲”的提法,允许那些有意愿的成员国在包括国防、税收等一些特定领域深化一体化。但这遭到了由捷克、匈牙利、波兰、斯洛伐克等四国组成的“维谢格拉德集团”为代表的中东欧国家的强烈反对。波兰总统杜达就曾明确警告,“多速欧洲”将导致东欧国家边缘化,最终也将促使欧盟分裂。

  2004年5月欧盟第五次东扩后,新入盟的中东欧国家一直希望在不同事务中均争取到平等的话语权。甚至在欧洲法院翻译工作中,东欧国家也极力争取让波兰语成为法语、英语、德语、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之外的第六种枢轴语言。

  马克龙原寄希望能推动实现的数字化产品贸易的征税改革议题,也在峰会上遭到爱尔兰、卢森堡和马耳他等国的抵制。爱尔兰总理瓦拉德卡担忧,这一针对苹果等美国大型科技公司的征税改革,如果未与经合组织(OECD)合作,在全球范围内达成共识的话,将伤及他们国家的经济。

  瓦拉德卡在峰会结束后向媒体坦言,并不是马克龙的想法不受欢迎,而是由任何一个国家的总理或总统提出的形式不会受到欢迎,“谋求进展的最好方法是采用共同的手段,通过由容克主席和图斯克主席领导的机构。”

  9月在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召开的欧盟数字峰会期间,荷兰总理吕特就曾表示,应限制新措施的数量,重点执行去年9月和今年3月的峰会上所通过的政策倡议。

  在马克龙野心勃勃的改革计划中充当“双核”之一的德国,目前也正处于政坛调整之中。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在联邦大选后计划与绿党和自由民主党联合组阁,受制于此,默克尔至今没有对马克龙提出的欧元区整合倡议给予明确的表态,仅表示需要更长的时间去评估。

  英国《金融时报》引述外交人士的话称,一系列的批评反映出来自欧盟部分成员国的担忧。他们担心马克龙的改革热情将接管欧盟未来的议程,而此前得以平衡不同国家利益的传统工作方法,也有可能被过度地破坏。

  有法国外交官则道破其背后的心理,“当法国没有较强存在感时,人们感到后悔。但当存在感过强时,人们又说太傲慢了。”

  尽管遭受抵制,但马克龙的这番改革倡议也逐渐推动着欧盟的改变。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峰会上成功推动的2018-2019年领导人议程,正是以马克龙的欧盟改革愿景为骨架。

  这份欧盟领导人议程包括了实现更密切的军事合作,加强欧元区,对外国投资进行更严格的审查和更严格的反倾销税,以及对外籍工人的规定和欧洲议会选举办法进行大修。

  “只要相互尊重,并帮助我们前进,对抗也是健康的。”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峰会后向记者表示,没有任何一位领导人会质疑所有成员国携手共同努力的重要性。

  (感谢欧盟驻华代表团对本文采访提供的帮助)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蔡毅强)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