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祖荣:客观认识美国政局奇特现象的属性

2017-10-30 12:55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吴祖荣

 

  特朗普总统今年一月入主白宫以来,美国政局出现诸多奇特现象,白宫、共和党和民主党三方角力呈集团利益至上、各种政治势力分化组合趋于灵活态势;一些重大内外政策调整剑指奥巴马政府色彩浓厚,触及国内各阶层切身利益,也深度影响国际关系。

  从内政层面看,影响政局演变的大事不少。一是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人寻求废止奥巴马医改法屡战屡败,但仍不死心,企图通过总统行政命令方式修改该法若干条款,以化整为零手法,分步为特朗普和共和党人的支持者谋取利益。民主党和白宫、共和党之间围绕这一问题的争斗远没有了结,可能影响特朗普政府的平稳运行和明年中期选举结果。二是移民政策。特朗普政府出台的几个限制移民的总统令遭到广泛抵制,无法有效执行。现官司已打到最高法院。特朗普政府为维护国家安全而采取的限制移民和难民的一些具体规定得到最高法院支持,已得以实施,但此案案情复杂、涉及面广,审理颇费时日,一时难有结果,但政策收紧是主要趋向。三是审定2018财年联邦政府预算。预算僵局已持续7年,今年也不例外。由于特朗普着眼自身施政利益、避免因预算僵局导致联邦政府关门危机,采取了联手民主党人和共和党内支持者的策略,及时通过临时预算,才得以避免预算僵局在9月演变成危机。四是“通俄门”调查、联邦政府高官离职潮、施政团队大面积空缺、枪支泛滥引发暴力事件频发、种族矛盾激化损害社会和谐以及特朗普与共和党大佬团结协作缺失、与新闻媒体关系紧张等麻烦事涉及特朗普执政能力和基础。

  从外交层面看,美国单方面决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巴黎协定”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特朗普拒绝认定伊朗履行伊朗核协议并宣布制裁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等举措,被国际社会普遍看作是美国无视其国际责任和义务,损害美国信誉和国际关系,难以实现“美国优先”战略目标。美国重启与加拿大、墨西哥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与韩国重启双边自贸协定谈判等一系列“美国优先”行动,因双方分歧严重,都很难快速取得令人满意的进展,难免出现损人不利己的结局。国会参众两院以超过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制裁俄罗斯议案,令特朗普没有选择余地,只能跟随国会对俄制裁,总统外交大权受制于国会意味浓重。由于在对俄政策和“巴黎协定”等问题上分歧难以弥合,美欧关系也出现不和谐苗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陈茜)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