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最大实际,推动更高质量发展

国际社会热议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新特点(下)

2017-11-07 11:02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

  “社会生产能力在很多方面进入世界前列,更加突出的问题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没有改变我们对我国社会主义所处历史阶段的判断,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

  “变”与“不变”的辩证折射着中国的发展进步,更彰显出中国共产党立足中国最大实际的战略清醒和定力。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一些外国专家学者认为,中国在取得巨大发展成就的同时,仍然存在诸多不足,发展的任务依然很重,特别是面临着向更高质量发展转型、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艰巨任务。

  “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这个论断符合中国的国情”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党要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国情,牢牢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牢牢坚持党的基本路线这个党和国家的生命线、人民的幸福线。

  泰国国立法政大学政治科学学院教授素拉猜·诗里皆对本报记者表示,“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仍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十九大报告中的这个论断符合中国的国情。”

  “到中国看一看会发现,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非常发达,但也有很多偏远的乡村,发达与落后在中国是同时存在的。”南非独立传媒集团外事主编香农·易卜拉欣向本报记者表示,中国共产党具有长远规划的能力,将未来几十年的工作规划好,这样的路线图与目标非常重要。

  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的重大论断是基于中国的基本国情和最大实际作出的,必须及时准确,既不能超前也不能滞后。

  “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论断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重要贡献。”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弗拉基米尔·彼得罗夫斯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从这样的判断可以看出,中国即使发展再快,也不会成为霸权国家,不会走传统意义上强国扩张的老路。”诗里皆说,每个国家都有选择适合本国发展道路的权利,世界上也不存在放之四海皆准的社会发展模式。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正在学习借鉴中国的发展经验,中国的成功也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中国认识到只有实现更平衡、更充分的发展,才能成为强大的现代化国家”

  “中国正在推动落后地区获得发展。”易卜拉欣表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确立了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目标,这意味着中国认识到只有实现更平衡、更充分的发展,才能成为强大的现代化国家。

  “美好生活需要”是发展起来后的中国进一步追求的目标。“发展起来后”不是说不需要发展了,而是需要更高水平、更高质量、更高效益的发展,是更平衡更充分的发展。

  德国波恩大学全球研究中心主任辜学武对本报记者说,基于“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的判断,中国共产党未来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会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巴西里约热内卢天主教大学教授保罗·罗贝尔认为,中国的“不平衡不充分发展”实际上体现在诸多方面。罗贝尔曾去过中国一些大城市,市区高楼林立,非常现代化,但到了郊区,差别就会很明显。这种情况不仅仅存在于大城市,在每个省、每个县甚至每个乡都有可能发现。因此,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状况在中国还普遍存在。

  当前,中国在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短板,脱贫攻坚任务艰巨,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发展质量和效益还不高,创新能力不够强,实体经济水平有待提高,生态环境保护任重道远。

  印度国防分析与研究所研究员斯瓦塔夫说,中国预计2020年实现全部人口脱贫,但目前仍有一部分偏远地区的人们住在简陋的房屋里。拿中国很多人喜欢在海外购物来说,中国目前的发展水平与中国人的期待之间还有差距,这需要中国经济进一步平衡和充分地发展来解决。

  “中共对基本国情的判断是非常务实的,可以看出中国人的理性和清醒”

  过去几十年中,中国生产力水平大幅提高,经济总量稳居世界第二。但从世界范围来看,中国的生产力仍然处于中等水平,与发达国家仍然有差距,这决定了中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

  斯瓦塔夫认为,虽然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不断提升,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但十九大报告仍把中国定位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依然是发展中国家,中共对基本国情的判断是非常务实的,可以看出中国人的理性和清醒。

  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教授表示,中国的生产力水平已经走出落后的状态,中国在环境治理、全面脱贫等方面都做出了了不起的贡献,在创新、商业模式等方面也让世界刮目相看。中国现在的主要问题不是生产力的落后,而是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

  美国前驻华大使和中国问题专家芮效俭十分关注中国的发展。在他看来,这些年中国社会发生的巨大变化有目共睹,十九大报告对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的判断,正是这种巨大变化的体现。

  李成表示,此次十九大报告所说的“不平衡不充分”,为更多政策的出台作了铺垫。这些政策可用来改善发展的不平衡,改进经济发展与环保以及各社会群体之间的不平衡,促进中国软实力的进一步提高和国际话语权的不断提升。

  (本报北京、曼谷、约翰内斯堡、莫斯科、柏林、里约热内卢、新德里、华盛顿11月6日电 记者黄发红、张志文、李志伟、张晓东、冯雪珺、陈效卫、苑基荣、章念生)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蔡毅强)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