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小红:德国分裂的政坛山雨欲来

2017-11-22 09:23 来源:文汇报 作者:毛小红

 

  当地时间11月19日晚,由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 (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与自民党、绿党举行的新政府组阁谈判失败。在大选结束近两个月后,德国政坛再次面临未知数。

  默克尔20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组建少数派政府不利于政局稳定,与其如此,不如重新举行大选。默克尔称,德国现在最需要稳定,组建少数派政府不利于政局稳定,尤其是在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在联邦议院中有一定势力的情况下。她还表示,一旦德国重新举行大选,她愿意再次带领联盟党参选。

  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长达一个月的马拉松式的组阁谈判一夜之间破裂的原因是什么? 笔者认为,既存在议题之争、岗位之争,也有深层次的原因。

  首先,谈判分歧聚焦在难民家属团聚和应对气候变化两个议题上

  上一届德国政府决定,2018年3月之前暂停办理难民家庭团聚手续。联盟党希望维持暂停决定,而绿党要求新一届政府允许来自战乱地区的难民办理亲属团聚。难民家属团聚一旦放开,到底有多少人可以移居德国呢?对于这一问题,谈判各方的预测不同。基社盟认为,将有75万名难民移居德国,绿党估测是5万到7万,而基民盟估测是30万。数据差距如此之大,导致各方在难民家属团聚议题上妥协难度非常大。

  对于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绿党要求德国2030年实现百分百可再生能源供电,立即关闭20家高污染的燃煤发电厂。而联盟党更希望通过技术研发与创新来解决温室气体排放问题,而不是简单地关厂,因为这将导致行业职工面临下岗问题,而且这些高污染企业只会转移生产,无法对全球气候保护作出真正的贡献。然而,关注气候变化是绿党安身立命的政党理念。如果无法贯彻这一理念,即使参政,对该党未来发展也不利。而默克尔虽然一直把气候变化挂在嘴边,但实际上在其主政期间,德国气候保护政策和措施并未及时跟上,碳排放一点都没有降低。

  其次,谈判未能让各方达成妥协,反而使各方矛盾激化。联盟党内部矛盾不断激化。基民盟和基社盟数十年的“姐妹党”感情逐渐淡化,结盟基础早已松动。基社盟在大选中惨遭历史最差成绩之后,党魁泽霍夫曾质疑“姐妹党”之间的原则性共识,开始琢磨未来基社盟是否必须和基民盟组成联盟党参与议会的立法工作,这其实是要从根本上和基民盟划清界限。

  基社盟和绿党之间的矛盾更是难以调和。基社盟作为一个偏右的保守主义政党,甚至带有民粹主义色彩,和偏左的以关注绿色和环保为主的绿党本来就八字不合。两党在谈判中观点对立,双方关系一度剑拔弩张,甚至带有人身攻击的性质。据德国《图片报》报道,绿党曾要求新一届政府设立两个副总理职位,分别由自民党和绿党人士担任。基社盟秘书长朔伊尔批评绿党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此外,绿党在谈判期间给媒体放风称,基社盟内部权力斗争影响谈判进程,基社盟对此感到愤怒,认为绿党无中生有,破坏了最起码的信任。

  再者,自民党最后关键时刻撂挑子,是野心膨胀,还是蓄谋已久?

  自民党党魁林特纳认为难民家属团聚议题主导组阁谈判,其他重要政治议题要么没有得到充分讨论,要么压根就没涉及,为日后执政埋下隐患。未来即使组阁成功,执政质量和效率也无法令人满意。林特纳曾一度被视为德国的马克龙,但在谈判过程中,自民党态度飘忽不定,被指出尔反尔,笔者认为这是自民党的谈判策略,为的是增加谈判筹码。但在最后关键时刻谈判失败,很可能是自民党希望掌管有关部委的要求没有获得其他政党的支持。德国社交媒体上也有人分析,中断谈判是自民党蓄谋已久的计划。

  默克尔很早就预料到这场谈判的难度前所未有。因此,在正式谈判开启之前,她公开发文呼吁谈判各方带着良好的政治意愿,做好妥协的准备。但实际上,在谈判过程中,各方都是呼吁其他党派妥协,自己却一点不肯让步。从谈判结果来看,默克尔的领导力、妥协力和协调力都未能真正奏效。

  德国基本法规定,在组阁失败的情况下,德国总统有权提名总理人选,有可能是默克尔,但也需要获得议会过半支持。如果提名失败,议会可在14天内自行推荐总理人选,同样需要过半支持。理论上共计允许三次推选,如果届时还不成功,德国总统有权解除议会,宣布重新大选。重新大选需在60天内进行。

  那么,一旦重新举行大选,结果又会怎样? 实际上,无论结果如何,德国政局已进入持续不确定、不稳定状态。“黑黄绿联盟”谈判失败,一方面反映了德国社会根深蒂固的排外思想。作为内陆国家,空间局限导致德国对外来人员普遍持害怕和怀疑态度。另一方面,彻底暴露了德国目前的政坛局面变化,即民粹主义逐渐盛行,压倒国家政治责任意识。

  德国政坛的暴风雨还是来临了。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副主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陈茜)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