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祖荣:美国全球军事霸权走衰

2017-11-27 09:22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吴祖荣

  

  美国在2018财年按《国防授权法》大幅增加后的国防预算接近7000亿美元,是2011财年以来一个新的高点。面对联邦政府预算赤字连年增加的困境,白宫和国会两党未经太多周折快速达成增加军费的高度共识,不是偶然的。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事关美国维护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利益的长期战略。继续维持和强化美国在全球的军事霸权地位,是美国垄断资产阶级维护其在全球的安全、经济和价值观等总体利益的最根本保障。尽管美国竭尽全力试图强化其全球军事霸权,但面临的挑战日益增多,力不从心的困境不断加深。

  首先,强化军事霸权是美国维护国际战略安全和地缘政治利益的需要。二战结束后,美国为在与苏联的冷战中占据优势,实施军事结盟战略,组建北约、缔结其他多边、双边军事同盟条约,以借助他国一切反苏力量扩大全球势力范围,控制全球所有战略要地、通道。苏联解体后,美国继续强化军事同盟,实施北约东扩战略,挤压俄罗斯的军事和安全战略空间;同时制定进取心强的全球战略,企图遏制任何有潜力可能挑战其军事霸权的国家或国家集团,以实现美军“一统天下”的美梦。

  其次,着眼维护在世界各地不断增多的经济利益。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进入国际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后,经济利益快速向国外扩张,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到海外经营,主导国际贸易规则制定,抢占国际产业分工制高点,不断扩大国际市场规模,塑造新的国际经济、贸易秩序和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利用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优势地位掌控国际金融资本流动,通过经营国际金融市场、推销金融衍生品等手段在全球谋取暴利。美国还利用军事盟国的跨国公司组建垄断资本战略联盟,以提高经济和本国产品的竞争力。为填补联邦政府财政赤字和经常项目收支逆差,美国不断向国内外客户发行国债,积极吸收其他国家的对美投资,促进国际资本流入国内市场。为在全球日益扩展的经济活动和利益保驾护航,美军在世界各地的军事投入和活动也大幅增加。

  第三,美军为美国输出价值观充当打手和卫士。输出美国普世价值观以及美国式民主、自由、人权理念一直是美国外交的一项战略使命。美军通过军事援助和军人交往,缔结军事条约和出售军事装备,甚至武装入侵等手段,干涉他国内政、支持他国所谓民主政权和民主势力。

  可见,美国军事霸权是维护其海外利益的根本性力量。面对21世纪国际形势的新变化,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的群体性崛起,美国深感其军事霸权已经受到前所未有的严重挑战。从海洋到太空,从网络到智能开发,从军人实战化培训到高精尖武器研发,美国的绝对优势难以为继。一是美国在国际经济竞争中落后态势持续发展,难以为军备投入和军人福利提供日益增多的资金。为防止联邦政府财政危机,美国被迫在金融危机后立法,对国防开支设置上限。2018财年军费开支超过这个上限,面临必须修改以前法律,寻求与社会福利和医保等其他开支的平衡、为军费拨款开绿灯的难题。二是开发高精尖军事设备和武器,技术要求高、周期长、开支大,政府难以承受。开发和制造新型航母、潜艇,新一代战机,太空和超高音速武器,智能机器人士兵,军用无人机和网络战设备等开支庞大,联邦政府预算不能全部满足。在空军名下组建独立太空兵团的计划也因经费不足被迫暂时放弃。三是军队官兵福利待遇得不到及时提高,训练不足,离实战要求差距扩大,军事行动事故频发。四是军事装备和武器研发技术的个别或局部优势不断被他国取代,前景展望趋于悲观。美军被他国赶上或超越的忧虑上升。

  总之,作为当今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美国维护和强化军事霸权的大趋势不会改变,其军事装备和军事技术总体上的优势地位在相当长时间内也不会轻易动摇,但由于缺乏足够经济实力支撑,而出售先进武器的收入和盟国增加军费的支持作用有限,其过于庞大的军事野心所需经费开支将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在军费开支过大和联邦政府预算赤字膨胀的恶性循环作用下,从中长期看,美国军事霸权走衰难以避免。这也是美国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未来演变的一个重要特征。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陈茜)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