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胜利:新时期中国周边外交战略

2018-01-11 09:3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凌胜利

   过去五年,中国的周边外交不断推出一系列新理念、新举措。这些理念和举措极大地促进了中国和周边国家关系的发展,也使得中国与周边各国的关系进入了更加多层次、多领域、立体化的新阶段。

  十九大报告更是进一步提升了“一带一路”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地位,周边命运共同体已成为周边外交的长期目标。从习近平主席十九大后的首访来看,周边外交依然备受重视。新时期的周边战略要以大国关系和周边安全作为攻坚克难的两大核心议题,应更好地处理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推动周边命运共同体的构建。

  布局:2035年前周边地区仍居首要地位

  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将于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并在到2035年的15年时间里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在这15年里,“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将大幅跃升”。到21世纪中叶,中国将拥有全球最高水准的综合国力,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从中国未来的发展规划来看,中国将由“总量大国”转变为“质量强国”,由“地区强国”转变为“世界强国”。在这双重转型的过程中,中国的战略关注点也将由周边地区向更大范围拓展。

  在2035年之前,周边地区依然是中国和平发展的重要依托,周边外交在中国总体外交布局中处于首要地位基本不会改变。这是鉴于中国国力的发展情况和周边环境的整体态势的务实判断。

  就中国未来的发展态势和战略规划来看,至少在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之前,周边地区依然在中国外交布局中占据首要地位。其理由是基于四大因素的判断:一是中国实力增长至少要到2035年左右才能成为世界性强国,在此之前,中国的权力影响更主要是在周边地区,在世界范围内还难以形成相对全面的地缘政治、经济、安全影响;二是2035年之前,亚太地区依然是全球战略重心所在,中国周边地区的大国竞争不会消失,亚太地区的权势较量决定着全球权力格局的走向,中国作为亚太大国,更需注重处理好与周边地区国家的关系;三是困扰中国周边安全的一些结构性矛盾和历史性难题在短期内将难以解决。中美、中日、中印之间存在不同程度的结构性矛盾,朝鲜半岛问题、印巴冲突等历史性难题短期内难以解决,这些问题对于中国的国力发展和国际领导的影响不容忽视;四是中国目前在周边推行的理念与举措的效果在2035年时才能最终全面显现。

  基于上述四点判断,至少在2035年前,中国依然需要把周边地区放在外交总体布局的首要地位,将中国在周边地区的战略能力提升视为关键使命,推动周边地区形成命运共同体。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陈茜)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