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宝莱:从索契大会看叙利亚和谈之艰难

2018-02-02 15:25 来源:新华网 作者:刘宝莱

  1月30日,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在俄罗斯索契举行,叙各界代表约1500人(含叙境外反对派代表100余人)与会。大会最终决定,成立一个在日内瓦工作的“宪法委员会”,讨论有关叙利亚新宪法制定的问题。会后,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示,宪法委员会的名单既包括会议上选举出来的代表,也包括未能出席索契大会的各派别代表;既有来自叙利亚政府的代表,也有来自反对派的代表。拉夫罗夫强调,将把索契大会成果转交联合国,以推动叙利亚和谈进程。

  该会是自叙利亚危机以来,叙各界出席人数最多的一次会议,有助于各方交流互动,共同言和,但美英法和叙一些主要反对派拒绝出席,为会议蒙上了阴影,故而,未能取得“实质性突破”。这一方面表明叙问题的复杂性及其解决难度,另一方面,可以看出有关各方均有自己的“小九九”,对会议并未“寄予厚望”。

  首先,俄罗斯通过索契大会,意在继续掌控叙问题解决的主导权。过去的一年,俄在叙取得了显著成果:同伊朗、土耳其联合落实4个“冲突降级区”,维护了当地基本停火;协助叙打击恐怖主义取胜后,即宣布部分撤军,增强了软实力。此次索契会议召开本身就是俄方的胜利,从而有利于扩大俄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缓解来自美欧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压力,并为俄三月份总统大选营造相对稳定的外部环境。

  其次,美国正加紧同俄博弈,不会给俄“灯里添油”,更不可能与会,巴不得会议受挫。眼下,美国通过积极支援库尔德武装,扩大美在叙的军事力量。1月14日,多国联盟发言人瑞安▪狄龙表示,多国联盟和“叙利亚民主军”正在打造叙利亚“边境安全部队”。该部队组建的最终目标大约是3万人。美此举一可为叙利亚反对派,特别是库尔德人撑腰,增加美在叙问题上的话语权;二可增强同俄较量的筹码,削弱俄的主导地位;三可拥有向巴沙尔政权施压的有力手段;四可利用库尔德问题约束土耳其,使之不要同俄走得太近;五可威慑伊朗,以防其在叙势力坐大。

  另外,土耳其对叙库尔德代表与会多有微词,故对该会予以冷处理。现土耳其军方对土叙西北边境的阿夫林地区发动了代号为“橄榄枝”的地面军事行动,向盘踞在那里的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发起强大攻势,占领了战略要地拜尔萨亚山,并继续向前推进。其目的有三,一是扫清“人民保卫部队”,消除对土的安全威胁;二是在叙阿夫林地区建立安全区;三是欲打掉美国在叙组建“边境安全部队”的行动。

  第四,最近伊朗社会骚乱后,伊政府忙于整顿内部,对索契会议仅作了一般报道。目前,伊朗仍力挺巴沙尔政权,强化在叙的什叶派民兵组织,扩大势力范围,力争打通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和伊朗之间的交通要道,实现互联互通,加强4国的协调与合作。但在报道上,坚持“多做少说”,以防引起广大民众的不满。

  第五,叙利亚政府高举和谈旗帜,全力支持和平进程,强调除巴沙尔的地位外,其他任何问题都可以商谈。目前叙政府加大战后重建力度,改善民生,提高政府的公信力和权威性,力争局势进一步向好的方向发展。与此同时,叙政府军在打败“伊斯兰国”武装后,乘胜追击,直捣叙反对派武装的大本营伊德利卜省,击败拥有1.5万名武装人员的极端组织“征服阵线”,收复了大片土地,增强了和谈地位。对土耳其的“橄榄枝”行动,表面上,叙政府予以谴责,实际上,乐见其成。因为双方在打击和削弱库尔德武装方面,利益相同,观点一致。

  第六,得到美国和沙特支持的叙主要反对派,并非铁板一块,内部矛盾重重,但在要求巴沙尔下台方面,意见一致。他们仍有市场,使叙和平进程增加了难度。从长远看,他们不得人心。到头来,“作茧自缚”,不会有发展前途。

  叙利亚问题错纵复杂,涉及方方面面,既有国内解不开的矛盾,又有外部势力的插手。然而,叙利亚的未来毕竟掌握在叙人民手中。和谈是解决危机的唯一手段。只要冲突各方以民族大业和人民安危为重,就能排除干扰,扎实进入联合国主导的和平进程。国际社会理应为此做出努力,以便使叙利亚早日恢复和平,广大难民重返家园。

 

    (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前副会长、前驻阿联酋、约旦大使)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陈茜)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