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薪闲:美国没底气再扮演全球化旗手

2018-02-05 08:56 来源:文汇报 作者:祝薪闲

  

  从达沃斯论坛上的特别致辞到年度国情咨文,特朗普似乎在传达这样一个信息:“复苏的、强有力的”美国正在以开放的姿态回归国际贸易舞台。但是问题在于,美国的此番回归是否果真如特朗普高调宣扬的那般底气十足呢?

  美国市场远非特朗普描摹的那样充满活力

  当我们用“回归”一词来形容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的转变的时候,首先需要澄清的是,所谓的“回归”并不是美国回归世界市场或是全球化进程。要知道,美国从未放弃世界市场,亦从未否定经济全球化本身。特朗普政府此前的立场仅仅在于:在多方贸易协定不利于美国实现其利益最大化的情况下,美国应重点发展国内市场并辅之以双边贸易的形式适度参与世界市场。既然如此,特朗普政府为什么会在2018年伊始重新高举自由贸易的大旗呢? 转变的直接动力在于,特朗普相信活力十足的美国市场正处在吸引外资的“大好时机”。诚然,美国国内市场的确总体呈复苏态势,但就其内在活力而言,要想在国际市场吸引到更多的实体投资,恐怕难言乐观。

  特朗普在达沃斯论坛上声称,消费者、商界及制造业对美国国内市场的信心正处于“几十年来的最高点”。在特朗普看来,“信心”主要源自以下几个方面:就业岗位不断增加;失业率稳定在历史较低水平;以苹果为代表的巨头企业对税改的回应颇为积极。尽管特朗普的上述论断确有一定的现实数据支撑,但不得不要说明的是,为了吸引投资,特朗普似乎有意识地遮蔽了“事实”的另外一面。

  首先,自特朗普就任以来,美国在新增240万个就业岗位的同时,劳动者的实际时薪增长率却在不断下降———从2015年的1.8%到2016年的0.8%直至特朗普任期内的0.4%。将二者结合起来可以看到,就业岗位的增加并不直接意味着美国市场的容量在同步增大。就好比共同参与制作蛋糕的人数增加了10%,并不意味着这块蛋糕一定会随之增大10%。个人实际收入增长率的显著下降恰恰表明,这块蛋糕的增长速度远远低于10%。

  其次,诚然,美国的失业率已控制在4%左右,这几乎是40余年来的最低值。但是特朗普似乎忘了,年龄介于25岁至54岁之间的“主要劳动力”的就业率仍然远低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的水平。“主要劳动力”的缺位或许可以部分地解释,为什么在失业率整体处于较低水平的情况下,美国的生产力水平仍然只能以年均1%的速率增长,而在金融危机前的60年里,该数据长期稳定在2%。

  第三,投资者对于税改的回应并没有特朗普设想的那样积极。去年12月,正当特朗普税改在国会两院“势如破竹”的时候,美国市场对于生产资料的整体需求反而较之前一个月有所下降。可见,至少到目前为止,减税并没有点燃投资者的热情。出现该情况的原因大致有二。其一,仅就税率而言,相较于其它成熟的投资市场,减税后的美国市场仍然不具备优势。其二,税率绝不是投资者考虑的唯一要素。投资者对于特朗普税改的回应表明人们对于美国市场的未来存有疑虑。

  这样一来,没有一个充满活力的国内市场作为吸金石,特朗普政府的此番“回归”恐怕难以实现其初衷。在不符合美国利益最大化的情况下,所谓的“回归”不过是短暂的尝试罢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陈茜)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