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宝莱: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 将开启“潘多拉魔盒”

2018-05-11 10:51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刘宝莱

  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和轩然大波。目前看来,特朗普敢于“迈出这一步”是与美国国内的小气候和国际的大气候多种因素造成的。

  首先,特朗普要履行“承诺”,力争中期选举胜出。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特朗普就公开表示,如他当选将废除伊核协议。特朗普以实际行动体现他“说话算数”,“敢作敢为”。

  其次,获得美国共和党鹰派和犹太院外集团的大力支持。这些人在美国会和政府发挥重要作用,他们一贯反对奥巴马的对伊朗政策和伊核协议,并力促政府向伊朗示强,逼其就范。

  第三,遏制伊朗崛起。美伊矛盾是不可调和的结构性矛盾。无论奥巴马,还是特朗普都心知肚明。前者调整对伊政策,是着眼于长远;特朗普对伊下“狠招”则是着眼于现实,体现“美国利益至上”。美国对伊朗有四怕:一怕该政教合一政权在地区势力坐大,成为什叶派国家的发展模式;二怕伊朗利用伊核协议红利发展壮大自己,继续研发弹道导弹等新式武器,进而发展核武器;三怕伊朗同俄罗斯、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真主党“抱团”联合,形成国际反美统一战线,同美分庭抗礼;四怕伊朗与以色列、沙特等美盟国关系进一步恶化,致使发生军事摩擦,使美陷入其中,不能自拔。故加大对伊制裁,伤其筋骨,使其难以在地区争雄。

  第四,怂恿地区大国争斗,以减少投入。表面上,特朗普气势汹汹,摆出“深耕中东”架势,实际上,他采取“当地人打当地人”战略,以便其离岸遥控指挥。比如,以色列同美国一唱一和。以总理内塔尼亚胡日前抛出伊朗继续研发核武器的“文件”,为特朗普退出核协议造势;沙特将主导伊斯兰联盟,派兵赴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残余势力;埃及、约旦和阿联酋等阿拉伯国家也组织阿拉伯联军前往作战,进行代理人战争,以保持美国在叙利亚的存在;美国力促“以、沙”联盟,对付伊朗等。

  第五,削弱俄罗斯在地区的影响力,并在叙利亚问题上加紧同俄争夺主导权。

  第六,转移国际社会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注意力。特朗普此举正是美国驻以色列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的前夕。在巴勒斯坦问题面临被边缘化的情况下,人们更多关心伊核协议,而不是巴勒斯坦问题。

  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将对国际地区局势稳定产生恶劣影响。特朗普在中东放的这把火,将成为激化地区多种矛盾的导火索。

  其一,使国际核不扩散体系面临严峻挑战,将引发地区新一轮军备竞赛,致使该地区又将成为军火试验场;其二,美伊交恶,针锋相对,波斯湾上空又将战云密布,不排除双方擦枪走火的可能;其三,美俄博弈加剧,可能将形成以美国为首的地区有关逊尼派国家和以俄罗斯为首的一些什叶派国家的两大对垒阵营。其四,伊同以沙关系更为紧张,不可测因素增加;其五,叙利亚、也门问题的解决变得更为复杂多变,特别是巴沙尔政权将面临新的考验。

 

  (作者系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前副会长,前驻阿联酋、约旦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陈茜)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