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方称反外国干涉法不针对中国 外媒:或有助缓和两国关系

2018-06-29 13:57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

  澳方称反外国干涉法不针对中国 外媒:或有助缓和两国关系

  参考消息网6月29日报道英媒称,澳大利亚贸易部长6月28日表示,旨在防止外国政府干涉的新法案不是针对中国的。这一表态被认为是堪培拉试图缓和双方的紧张关系。

  据路透社6月28日报道,自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2017年底以北京干涉为由出台严厉的新法以来,澳大利亚与其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的关系就一直不好。

  报道称,由于这一争吵影响了双向贸易,澳贸易部长史蒂文·乔博试图使该法案的影响最小化。

  乔博在该国议会在堪培拉举办的一次活动上说:“防止外国干涉法案,我们希望最终将成为法律。它与中国无关,关乎的是澳大利亚的国家主权。”

  他说:“我认为,试图将它说成是关乎与中国双边关系的做法,对澳大利亚很不公平。”

  报道称,参照美国的类似规定,澳大利亚的这一法案将要求为外国游说者登记,如果被认为干涉内政,他们将被受到刑事检控。

  中国否认干涉澳大利亚内政的指控,并指责堪培拉持有“冷战思维”。

  一位分析人士指出,乔博的表态可能有助于阻止两国关系进一步受损。

  澳智库洛伊研究所东亚项目主管梅里登·瓦拉尔说:“这是在创造空间重建关系的正确方向上迈出的一步。”

  报道称,澳大利亚和中国不断扩大的外交裂痕影响了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出口。澳畜牧业主和柑橘种植园主也担心由于两国争吵而被中国撂在一边。

  英媒:澳拟本周通过反外国干涉法 暗指中国是“敌对国家”

  参考消息网6月27日报道英媒称,在预计本周由议会通过的一系列法律改革中,澳大利亚特恩布尔政府及其情报机构寻求打击急剧增加的外国间谍和干扰活动。

  据英国《泰晤士报》网站6月25日报道,这些变化出现在人们对北京的行动和对其在澳大利亚本土日益增强的影响力感到担忧之际。

  报道称,根据提案,为外国政府或与敌对国家有联系的外国实体工作的人员必须列入“外国影响力登记簿”。接受外国政府工作的前部长和政府工作人员在卸任后必须申报自己未来10年的安排。议员们在代表外国政府采取行动时必须公开登记。

  报道指出,尽管这些法律改革所针对的国家没有点名中国,但被所谓“干预澳大利亚政治并渗透”批评激怒的中国最近几周冷淡了与澳大利亚的关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6月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相关提问时曾表示,中方一贯坚持在相互尊重、互不干涉内政的原则基础上同其他各国发展友好关系,寻求互利共赢。搞什么“干涉”或者“渗透”,从来不是中国style(风格)。希望有些人能够早日摘下有色眼镜,脱下“隔离服”,正确看待中国发展和世界发展。

  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成竞业6月19日出席澳大利亚中国工商业委员会举办的堪培拉联谊日活动时也强调,“为扫除两国关系的乌云和使其实现可持续健康发展,我们需要更多交流和包容,不断减少偏见和偏执。”他表示,“我们需要多从积极角度看待彼此的发展和政策意图,不断克服冷战思维。我们需要建立更多互信,不断缩小误解。我们需要在两国之间建立更多的纽带,而不是藩篱。我们需要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妥善管控分歧。”

  打着“制衡中国”名义 澳加强对南太控制 这次盯上了瓦努阿图

  参考消息网6月26日报道德媒称,澳大利亚6月25日宣布,将与南太平洋岛国瓦努阿图就签署安全协议进行谈判。

  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6月25日报道,澳大利亚承诺,协助瓦努阿图加强网络安全防御能力,后者则同意与邻国澳大利亚就签署安全协议展开谈判。这被视为对抗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的外交手段。

  报道称,瓦努阿图总理萨尔韦本周在访问澳大利亚时,堪培拉表示将提供1400万美元的教育援助资金,并将另外提供40万澳元(1澳元约合4.85元人民币——本网注)帮助瓦努阿图发展网络安全能力和网络政策。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海上巡防、警务及防卫合作也将是新的安全协议的组成部分。但他没有说明有关谈判何时开始。

  报道称,瓦努阿图总理到访澳大利亚之际,正值澳政府推动在太平洋地区寻求协作。另一个南太平洋岛国所罗门群岛的总理不久前也刚刚访问了澳大利亚,他承诺辅助建设一条连接两国的海底互联网电缆。

  设在悉尼的智库机构洛伊研究所太平洋岛国外交政策专家普莱克表示,“重点不是双方宣布的援助或互惠措施,而是这些访问本身及其象征意义。”

  澳新巨额援助南太国家抗衡中国?中国驻澳大使:冷战思维

  参考消息网6月20日报道外媒称,澳大利亚外长朱莉·毕晓普说,特恩布尔政府将就中国在澳大利亚周边的基础设施的大开发行动展开竞争,以确保小国不背负债务,主权不受“威胁”。

  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6月18日报道,毕晓普说,澳大利亚需要确保该地区国家可以进行选择,不被不透明的发展提议所束缚。这是澳大利亚政界人士对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公路、桥梁、港口、机场和房屋建设迅速扩张情况发表的最直率评论之一。

  报道称,毕晓普在就中国标志性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一带一路”倡议接受采访时说,澳大利亚关注太平洋小国的经济生存能力,不希望它们背负不可持续的债务负担。

  她说:“我们希望确保它们保持主权,拥有可持续发展的经济,不会陷入不可持续的债务之中。这个陷阱可能导致债权转股权,那时它们就失去了主权。”

  当被明确问及澳大利亚是否应该担心邻国容易被中国“夺走主权”时,毕晓普说:“我们担心,加入其中一些融资协议将对它们的长期主权造成不利影响。”

  毕晓普称,“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进一步推进其战略利益的手段。不过她说,有时澳大利亚在特定项目中的利益与中国一致,两国可以合作。

  毕晓普说:“对于在我们影响力范围内的‘一带一路’倡议项目,我们希望确保它们达到适当的标准……但正如我反复说的,这是中国的手段,因此在寻求扩大地区政治和战略影响力之际,中国也将决定哪些举措符合其战略利益。”

  另据日本《富士产经商报》6月19日报道,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相继宣传自己对太平洋岛国的巨额援助。两国作为主要援助国,传统上与岛屿国家保持很深的关系,但近年来中国强化了在太平洋地区的影响力,澳新两国竭力找回存在感。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4月宣布,该国将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铺设通往澳大利亚的海底光缆,以实现高速互联网通信。

  报道称,根据所罗门群岛方面的意向,连接所罗门群岛和悉尼的光缆原本由中国通信设备企业华为技术承建。然而,澳大利亚担心机密情报被中国获取,中止了该项目,将中国排除在外。

  报道还称,在澳大利亚2018财年(2018年7月至2019年6月)预算方案中,对外援助规模跟往年差不多,大约是42亿澳元(1澳元约合4.76元人民币——本网注),但面向太平洋国家的援助金额从上一财年的11亿澳元增加至13亿澳元。

  新西兰副总理彼得斯5月也宣布,今后四年里将拿出7.14亿新西兰元(1新西兰元约合4.45元人民币——本网注)用于对外援助,其中一大半分配给太平洋国家。

  彼得斯针对中国担忧地表示,“太平洋地区成为竞争激烈的战略据点。我们如果不在那里,就会有其他势力出现”。

  此外据路透社6月19日报道,在人们担心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和中国用贷款建立对较贫穷南太平洋岛国的影响力之际,中国驻澳大使6月19日说,修复双边关系需要“减少偏见和偏执”。

  成竞业大使在堪培拉对政界人士和商业领袖发表讲话说:“我们需要多从积极角度看待彼此的发展和政策意图,不断克服冷战思维。”

  报道称,在澳总理特恩布尔2017年年底指责中国干涉澳内部事务后和对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的担心加剧之际,堪培拉和北京的关系变糟。

  成竞业说:“我认为,为了扫除两国关系的乌云和使其实现持续健康发展,我们需要更多交流和包容,不断减少偏见和偏执。”

  急了!澳媒:澳大利亚葡萄酒商吁澳总理赶快访华修补关系

  参考消息网6月7日报道英媒称,澳大利亚葡萄酒商呼吁修补与中国的关系。

  据路透社6月6日报道,由于堪培拉方面无法打破因双边关系紧张而在贸易问题上与中国陷入的僵局,民间的不满情绪日渐高涨。澳大利亚葡萄酒生产商计划与政府举行紧急会议,讨论这个问题。

  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机构称,特恩布尔总理必须尽快访华,以便让两国关系重回正轨。2017年,葡萄酒生意给澳大利亚带来了8.48亿澳元(约合人民币41.46亿元——本网注)的收入。

  报道称,有多达6家澳大利亚葡萄酒公司陷入堪培拉和北京之间的外交争端中,其中包括世界上市值最高的葡萄酒公司富豪酒庄。

  澳大利亚葡萄酒联合会的负责人托尼·巴特塔格伦表示,这些公司的代表将与农业部副部长安妮·拉斯顿举行会谈。

  他说:“今天要与拉斯顿参议员举行一次会谈。我们将建议总理前往中国。”

  他说:“政府显然对中国政府有所担忧,但对我们来说,我们都必须意识到,他们是我们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战略伙伴。”

  报道称,虽然葡萄酒行业没有对滞留中国港口的出口产品估价,但投资者担心会一直陷入僵局。最近,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公司从中国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那里受益匪浅。

  报道表示,自5月17日延迟通关以来,富豪酒庄的股价下跌了9%。

  不过,中国外交部此前已回应称,中国海关和进口检验检疫部门是按照正常程序处理有关申请。

  报道认为,自从堪培拉指责北京“干涉”其内政之后,中澳关系在最近几个月不断恶化。

  据外媒早前报道,特恩布尔在2017年底宣布计划出台限制外国影响力的法案时提到了“中国影响力正干预澳大利亚政治”。中国对这些指控予以否认,并提出了正式的外交抗议。(编译/涂颀)

  中国干预澳大利亚内政?这位澳前外长替中国说了句公道话

  参考消息网6月4日报道澳媒称,澳大利亚前外交部长鲍勃·卡尔否认中国曾对澳大利亚进行政治干预或者试图进行干预。

  据《澳大利亚人报》网站6月3日报道,6月3日早间,卡尔接受澳大利亚天空新闻台采访时说:“上周(参议员)吉姆·莫伦提出的一个极为现实的解释是,中国通过在该地区的进取心和主导力取得了胜利。”

  “我们除了在外交上强烈坚持应符合国际法的立场之外,我不知道澳大利亚人有什么别的选择。”

  卡尔说,尽管他将会进一步推进起草防止外国干预法,将致力于影响国家外交政策的澳大利亚机构囊括进来,可是他没有看到中国进行干预的迹象。

  他说:“每个国家都促进其在澳大利亚的自身利益。”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蔡毅强)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