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中美战略博弈需要克服恐美心理

2018-09-21 08:4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沈逸

    2018年9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从9月24日开始征收10%,从2019年开始征收25%。这一全面升级中美贸易摩擦的举动,不仅凸显了这一摩擦本身的长期性,而且显示了中美战略博弈的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由于是特朗普首先挑起了这场摩擦,同时因为特朗普给出的条件是中国的无条件投降,即完全遵照美国单方面的构想,以非对称的条件对美国开放中国市场,确保美国能够从中美贸易中单方获利,并以自废武功的方式不可逆转的放弃中国自身持续稳定发展的选择,所以,除了坚定顽强有理有利有节的应对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可能的解决方法。因为中美两国的力量对比,所以这场中美战略博弈注定是一场艰苦的持久战,而且即将进入最为关键的相持阶段。从中长期看,这场战略博弈的最后胜利者必然是中国,但在短期内要抗住美国的战略压力,度过将要来临的黎明前的黑暗,中国各阶层的人们都需要构建坚强的心理防线,坚定意志,提升战略定力,在改革开放前三十年获得巨大收益的群体,尤其面临一项特殊的任务,就是克服不同程度的恐美心理。

  这种恐美心理的产生,有其深刻的历史渊源;一如人们非常熟悉的,中国近代史上有民族资产阶级,其具有典型的两面性,对外不自觉的视西方为先生而自我矮化,成为这种心理的渊源。1949年新中国建立至今,相当一段时间内美国在经济、军事等实力方面的全面优势,以及在传播以及交往方面凭借所谓软实力所形成的无形影响,再加上改革开放早期因为国内外巨大落差形成的心理冲击,共同塑造了这种对美恐惧的特殊心理。这种恐美心理有其独特的表现:

  其一,将美国与世界画上等号,将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界定为美国“恩赐”的结果。有观点将1949年之后的历史机械的按照1979年划界,用改革开放的30年否定1949年至1979年之间的三十年,不仅将邓小平同志的改革开放战略简单曲解为“就是对美国开放”,而且将中国的对越自卫反击战解释为“对美国交投名状”,似乎中国打了越南替美国出气,才换来了华盛顿对中国改革开放的恩赐。这种分析,无视了1949年毛泽东周恩来做出的努力,以及美国单方面关门的举措;无视了1970年代初期中国第一代领导人为中美关系缓和做出的重要努力;无视美国在制衡苏联威胁时对中国客观的战略需求;也完全无视了中国从美国拿到的任何东西,都不是免费的这样一些基本的事实。

  其二,因为恐惧导致对美国心理呈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将对美国偶尔出于自身需要的所谓“友好表现”无限放大,然后予以只能用奴颜婢膝形容的赞美。典型的观点,就是所谓美国对华出售武器超过了英国,“对华武器出口水平超过了盟国”,“不卖给英国的武器都卖给中国”。这是对美国对华武器出口政策误解,当时因为应对苏联威胁的需求,中国确实获得了一个特殊的出口管制分组,“友好的非盟国”,这是一个比当时南斯拉夫高,但是比盟国低的分组,但基于恐美心理的反弹可以发展到对此完全视若无睹的程度,也确实令人叹为观止。要知道英国,可是美国可以把潜射核弹头的弹道导弹直接赠送的啊,无视这点的分析家,无论是国际关系分析者,还是某些首席,都是不怎么适任的。

  其三,因为恐美,将“不能得罪美国”人为设定为中国外交的目标,然后根据自己的想象肆意歪曲中国真实的外交方针。有所谓首席经济学家可以公开扬言,小平同志曾经做出十六字重要指示“冷静观察,稳住阵脚,韬光养晦,绝不当头”,然后据此来对中国有利有理有节反制美国的政策与战略指手画脚。而实际上小平同志的完整指示是“冷静观察,稳住阵脚,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绝不当头”,20字方针一经转述就被漂没25%,这佣金费率抽的也实在不低。

  从上述恐美的经典症状可以发现,所谓恐美,本质上是一种错误的认知和观念。用美国学者杰维斯的话来说,属于典型的错误的思维定势,是认知相符和一厢情愿的认知方式所导致的错误。在这种错误的思维认知中,现实是可以被所以裁剪的材料,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正确,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情都敢编。从认识论和方法论的角度来看,是典型的主观唯心主义思路导致的认知谬误,对被这种恐美情绪支配的人来说,向美国投降,让美国高兴,然后换取一些剩余的残羹冷炙,就是中国外交的全部使命了,如果敢于顶撞乃至反制美国,那真的就是大逆不道了。

  从政策取向来看,相当一部分持有上述恐美情绪的中国人,本能的不信任中国能够走一条不同于美国的发展道路,实现一套不同于美国的体制。对美国的恐惧,夸大美国的实力,是为了论证其隐藏的核心论点的合理性,即中国应该接受美国的和平演变,以此交换美国的认可和世界的支持。对自己的不自信,对美国的迷信,导致了认识的扭曲,以及错误的决策。

  克服这种恐美心理,需要确立正确的世界观与方法论,以辩证唯物主义以及历史唯物主义的视野去全面看待和分析美国的实力:1945年之后,美国确实一度成为世界最具实力的超级大国,但从1945年以来,美国的实力份额和真实影响力,不容置疑的表现出了稳定的相对下降态势。当前,美国经济体量占全球的20%上下,中国的比重则是15%以上;美国政府的负债率在2017年赶上并超过1944年的水平,达到了104%的历史最高值;美国的基尼系数超过0.4并呈现持续不断上升态势。在已经开始并且持续升温的中美贸易摩擦中,超过70%的听证会出席者认为关税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利益。在此过程中,日趋具有疯狂决策特征的白宫团队将发生重大的变化,中国需要的,则是克服恐美情绪之后的淡定与从容,最终的胜利,必将属于勤劳智慧勇敢的中国人民。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国际政治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陈茜)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