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莉“告退” 特朗普外交团队矛盾难消

2018-10-18 10:51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

  黑莉告退

  黑莉在任期内曾多次挑战特朗普在外交事务上的观点,却很少真正惹怒自己的领导

  本刊特约撰稿/曹然

  在白宫接待将要离职的高层官员并共见记者,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来说还是第一次。

  10月9日,46岁的印度移民后裔妮基·黑莉一袭红裙,表情轻松地坐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身旁,宣布将在年底离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美国总统在会见开始时表示,“黑莉对我来说很特别,她的工作非常出色”,并希望黑莉能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归来,似乎两人自2015年以来在外交与内政上的分歧都已烟消云散。此前,美国媒体预测,曾在南卡罗来纳州担任了8年州长的黑莉会参与2020年总统大选。而黑莉则在特朗普面前微笑着说:“我不会参与2020年的竞选。在下一场选举中,我将继续支持总统。”

  黑莉还宣布将暂别政坛,投身商界。这一选择出乎外界预料。两年前被提名为驻联合国大使时,她是美国最年轻的州长,并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差点成为共和党的副总统人选。这颗当时离最高权力仅一步之遥的美国政坛明星,如今却选择转身离开。

  与总统貌合神离

  “你将很快看到对俄罗斯的新制裁。”今年4月,黑莉一脸严肃地出现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电视访谈节目“面对全国”中,直言美国财政部最迟将在一天后制裁俄罗斯,作为对俄罗斯支持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的回应。

  不过,特朗普政府随后却宣布暂缓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劳伦斯·库德洛表示,“黑莉可能暂时(对白宫的政策)有些困惑”。黑莉随即作出回应,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我尊重他(库德洛),但我不会感到困惑。”她重申了自己一直主张的观点:俄罗斯不会是我们的朋友。次日,这个事情以库德洛主动道歉而结束。

  两年来,这是黑莉与特朗普团队高层在外交政策上少见的一次公开争论。虽然与她同期上任的前国务卿蒂勒森、前白宫首席战略师斯蒂芬·班农先后被媒体爆出与总统发生冲突,黑莉却一直活跃于纽约联合国总部与日内瓦万国宫,兢兢业业地落实白宫的新想法,即使这些想法与她个人的观点相悖。

  2017年6月5日,黑莉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言时承诺“美国不寻求退出人权理事会”,表达对多边体制的捍卫。但就在当月,特朗普表示将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以下简称《巴黎协定》),开始落实他在竞选期间就多边机制作出的一些承诺。随后的一年时间里,黑莉不得不代表美国政府频繁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决定。

  在特朗普做出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后,黑莉在一档时政节目中表示,她仍然相信气候变化是真实的,“退出《巴黎协定》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进行气候变化保护”。但当一年后宣布退出人权理事会时,黑莉则完全站在了美国政府这一边,断言“人权理事会没有任何可信度”。

  “不论何时,我们都要优雅前行。”在2011年的一次演讲中,黑莉曾一再强调自己的处事原则。但这位在州长任内以礼貌、柔性对抗著称的女大使在联合国的舞台上却一再发出自相矛盾的惊人之语,仿佛是在照搬或模仿某种从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传来的声音。

  美国总统则对黑莉的表现十分满意。黑莉离职之际,特朗普宣称,“(联合国会场上)多数人都喜欢黑莉。少数人或许不喜欢她,但我们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喜欢。”

  黑莉也会试图去影响她的领导,尽管这种情形并不常见。

  今年8月10日,黑莉公开呼吁沙特阿拉伯等美国盟友在也门进行军事行动时“保护当地平民”。此前两个月,她还在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前公开“关切”沙特的人权状况。当时美国政府代表团正在出访沙特,负责近东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萨特菲尔德已经公开反对联合国机构调查沙特在也门的军事行动。《纽约时报》当时的文章认为,黑莉发表的言论与此前特朗普政府高层们的态度完全不同。

  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透露,黑莉是唯一一位支持对沙特涉嫌侵犯人权行为展开调查的美国政府高层。对此,黑莉则回应称“我的政府允许我这么说。”与黑莉在4月和库德洛的交锋结果一样,最终美国国务院没有放弃对该事件的调查。

  “黑莉是一个天才,很多人忽视了她的坚定与技巧。”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的竞选团队顾问、胡佛研究所研究员陈仁宜(Lanhee Chen)指出,黑莉在任期内曾多次挑战特朗普在外交事务上的观点,却很少真正惹怒自己的领导。而在成为驻联合国大使前,她与特朗普的关系是非常紧张的。

  “或许,她只是受够了”

  “黑莉与我在竞选初期就开始密切合作。”10月9日,特朗普在宣布黑莉辞职时对媒体表示。黑莉坐在总统身边,面带微笑。两人仿佛忘记了三年前的夏天:特朗普刚刚宣布竞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黑莉正是站出来抨击他的共和党资深政客之一。

  最激烈的言论出现在2016年1月12日,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了任内最后一次国情演说。随后,南卡罗来纳州州长黑莉在本应批驳奥巴马的演讲中,将矛头指向了同党的特朗普:“在焦虑的时候,人们很容易就会听到最愤怒的声音的召唤,我们必须抵制这种诱惑。”

  特朗普随后回应称:“南卡罗来纳的人民为他们的州长感到尴尬。”黑莉则迅速在推特上喊话:“唐纳德·特朗普,我为你的灵魂祷告。”这一被媒体评价为礼貌而优雅的回答在社交网络上获得了上万次点赞。

  黑莉并非一时冲动。2015年7月,她就指责宣布参选总统的特朗普言辞过激,“令人失望”。当年12月,她又公开批评特朗普限制穆斯林入境美国的主张“不是一个美国人应当说的”。

  美国史上第一位印度裔州长的黑莉公开表示,她为自己是印度移民的女儿而感到骄傲。或许这位锡克教徒后裔想到了父母初到美国时的境遇:他们在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小镇定居下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舒服的小房子,第二天却被要求搬走,房东给出的理由是不希望家里出现有色人种。这个只有8美元积蓄的家庭连续搬了三次家,才找到了一处住所,前提是保证不会邀请其他有色人种到家里做客。

  据黑莉的姐姐回忆,幼年时她们姐妹二人曾参加一场儿童选美比赛。中场休息时评委将白人女孩、黑人女孩和姐妹两人分开,并告知她们不能获得继续参赛的资格。作为补偿,黑莉拿到了几只蜡笔和一本绘本。

  姐妹俩没有提出抗议,而是在离开舞台前演唱了一首歌,歌名叫《这片土地是你的土地》。之后她向姐姐宣布了自己的梦想:成为这座城市的市长。

  时隔30多年之后,2010年,黑莉成功当选南卡罗来纳州州长。2015年,面对一年后的美国大选,一些共和党人士主张“不论谁成为本党的总统候选人,都应当由黑莉竞选副总统”。

  “民主党人极尽所能将我们描述为一群满腹牢骚的富有白人男性。”罗姆尼竞选团队顾问凯蒂·帕克当时表示,“我们需要一些不‘白’、不男、不富有的候选人。”而当年43岁的黑莉既是少数族裔出身的第二代移民,还是南卡罗来纳州历史上的第一位女州长。这被认为是一项令人称奇的成就,因为南卡罗来纳州议会中的女议员人数比例为全美最低。

  作为共和党州长协会执行委员会的成员,黑莉也与多数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保持着密切关系。当时共和党的14位总统候选人中,佛罗里达州前州长杰布·布什曾为黑莉助选州长,阿肯色州前州长赫卡比则在参选期间对媒体预言:“黑莉会出现在任何候选人的(副总统)名单上。”

  “只有一个人不会选择她,”华盛顿政治刊物《国家》在2016年1月的一篇报道中指出,“这个人就是特朗普。”

  事实上,黑莉是支持特朗普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们最痛恨的共和党高层之一。2016年6月,她公开呼吁南卡罗来纳州议会大厦撤下“南方联盟”旗帜,称没有理由向子孙后代解释这一有种族歧视背景的旗帜“具备存在的合理性”。

  不过,在2016美国大选期间,当共和党党内呈现混战时,黑莉却没有选择为反特朗普阵营的热门人选卢比奥站队,而是不断呼吁内部团结。

  “有些人认为必须成为房间里说话最大声的人才能做出改变,这是不正确的。”在一次演讲中黑莉说,“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调低音量。当声音更安静时,你就能听到别人在说什么。这将使世界变得不同。”

  当特朗普与希拉里的竞选尘埃落定,黑莉坦然接受了没有成为副总统的结果,并在新总统一再贬低联合国作用的背景下接受了驻联合国大使的任命。

  但她就此在内政问题上变得沉默寡言了。特朗普通过“旅行禁令”实现对穆斯林群体的入境限制、一再指责自由派媒体传播“假新闻”时,黑莉都没有发声。2017年12月10日,她的一次表态算得上是例外。在接受CBS主持人约翰·迪克森采访时,黑莉对正如火如荼展开的“ME TOO”运动表达了强烈支持。

  “我为那些站出来的女性的力量与勇气而自豪。”黑莉表示。当迪克森提及针对特朗普的性骚扰指控时,黑莉一反常态地予以直接回应:“对任何人的指控都应该被听到,她们(指控者)应该被倾听……我认为任何一个感到被侵犯的女性都有权利大声说出自己的控告。”

  面对迪克森追问“2016年总统选举结束是否意味着当时特朗普被控告的性骚扰问题已经解决”,黑莉坚持自己的观点:“那得由人民来决定。我知道他(特朗普)是被选上的。但是,我们都应该愿意倾听(指控特朗普的)女性的意见。”

  美联社此后援引匿名消息表示,总统对黑莉的发言深感不满。但是,白宫与国务院都未对黑莉的言论进行公开反驳或澄清。

  “我并不同意总统的所有决定。”今年9月7日,黑莉在《华盛顿邮报》上发布文章,承认与特朗普存在分歧。但她同时表示,自己会选择打电话或会面的方式向总统传递意见,而非将之公之于众。直到宣布离职的一刻,她依然遵循了这一原则。

  “外界关于我的离职有很多传言。”2018年10月9日,黑莉表示,“我只是按计划离开。”此前有美国媒体猜测黑莉就是在《纽约时报》上匿名撰文抨击特朗普的美国政府高层,但并未有任何实际证据支持这一猜测。

  “黑莉在内阁中对总统是尊重的,”《时代》周刊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不过,如果她希望在以后的政治选举中走得更远,她又不能表现得完全顺从于特朗普。这是一条狭窄的道路。”CNN则简单地总结道:“或许,她只是受够了。”

  据报道,黑莉将在离职后从事私营业务。与家财万贯的特朗普不同,这位移民后裔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家里的裁缝店帮工。在当选州长前,她的家庭年收入不超过20万美元。历经八年从政生涯,如今她与在国民警卫队任职的丈夫有总计约150万美元的债务等待偿还。

  白宫内部的矛盾还将持续

  “人们对黑莉的退出有明显的焦虑。”黑莉离职后,美国左右两翼媒体都表示惋惜。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毫不隐讳自己对黑莉的支持,而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民主党成员曼德内斯则表示,将深切关注黑莉离开后这一关系国家安全的重要职位的空缺。

  《纽约时报》援引黑莉身边人士的消息称,黑莉选择在此时宣布离职是为了避免中期选举结果出炉后提出辞呈会产生“尴尬的局面”,引起公众误解。但她的离职仍然展现了特朗普团队内部的重重矛盾。有白宫人士向媒体透露,白宫西翼的总统决策团队已经对黑莉的辞职时机表达不满。

  在某种意义上,黑莉的离职只是特朗普外交团队“洗牌”的余波。今年3月和5月,美国总统先后更换了国务卿蒂勒森和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后者被美国媒体指认为是黑莉在内阁中的盟友,他早已丧失对总统的影响力,离职前在白宫西翼的国务院办公室里过着“垃圾时间”。

  与蒂勒森和黑莉同时期上任的旧臣、国防部长马蒂斯近期被媒体爆出“通过保持沉默来避免问题”。今年3月,马蒂斯曾与好友麦克马斯特一起向特朗普建议不要冲动回复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面的事宜。特朗普回答:“我会考虑的。”之后却随即宣布同意会面。不到一个月,麦克马斯特离职。

  随同特朗普前往新加坡与金正恩会晤的白宫幕僚长凯利则被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爆出称总统为“傻瓜”。四位白宫官员私下对NBC记者透露,凯利将自己视为白宫保持理性的最后防线,多次对总统的决策提出质疑。早在2017年年底,时任国务卿蒂勒森也被曝光在一次会议上公开称特朗普为“傻瓜”。

  美国媒体曾预测凯利与马蒂斯都有可能在11月的中期选举后离开白宫,但少有人预料到黑莉会先行离开。据《纽约时报》报道,黑莉与麦克马斯特的继任者、现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长期不和,但却与特朗普的大女儿伊万卡、女婿库什纳关系密切。伊万卡夫妇曾专门为黑莉举办过庆祝其出任驻联合国大使的晚宴。

  “他们在幕后做了很多事情,我希望更多的人知道。”在2018年10月9日的白宫记者见面会上,黑莉详细叙述了她对伊万卡与库什纳的赞美。她也提及了现任国务卿蓬佩奥在朝美对话上的努力,但并未对博尔顿在外交团队中的角色作出评价。

  据悉,黑莉近期力图促成特朗普出席一场有伊朗政府高层参加的伊朗核问题对话会议,同时希望美国政府继续参与联合国关于全球移民问题的谈判。而以博尔顿为代表的白宫鹰派势力对此持反对意见。有美国国务院人士对CNN透露,黑莉直到10月9日上午才对国务院的下属们宣布离职的消息,而博尔顿则被蒙在鼓里。

  特朗普外交团队的矛盾并不会因黑莉等人离职而解决。黑莉离职后,与她接近的人物先后出现在名单上,但又一个个宣布不会寻求该任命。“总统将会提名一位强大的候选人,”黑莉辞职的当晚,被传言可能出使联合国的伊万卡在推特上写道,“这个人不会是我。”

  随后,黑莉的朋友、排在候选名单上第一位的副国家安全顾问蒂娜·鲍威尔也宣布不会出任大使。她被认为是伊万卡与库什纳的同盟,并在上个月刚与黑莉夫妇共度周末。前国务卿蒂勒森的好友、现任国务卿高级顾问布莱恩·胡克也是热门候选人。

  “我们团队中有很多人想接这个职务。”特朗普在10月9日称。围绕着黑莉继任者的争议,白宫内部的矛盾还将持续,特朗普表示将在两到三周内公布决定。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39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蔡毅强)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