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怎样对接“中国服务”

2018-08-19 12:17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邬展霞

  随着信息技术和经济全球化的快速发展,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成为必然。其中,发展现代制造服务业是一个重要途径。

  一方面,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兴技术的支撑下,快速推动传统制造业向服务型转变。另一方面,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战略部署,为制造业发展提供了新的市场需求。

  从国际环境来看,在智能制造模式和“一带一路”建设的推动下,全球制造业正在形成一个互联互通的有机网络。这为我国产品包括高端制造装备走向国际市场以及与各国开展多边合作提供了机遇,是我国制造业由大到强、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趋势。

  产品差异性优势难以维持

  从概念上看,制造服务业是产品生产和使用过程所提供的各种服务的总称。现代制造服务业是从现代制造业内部的生产服务部门逐步分离、独立发展起来的新兴产业,融合信息产业、制造业、服务业和现代管理方法,借助于现代科技手段将服务向前后端不断延伸。

  目前,现代制造服务业发展出多种形式,包括专业的研究开发、设计、试验,第三方物流、供应链管理优化,工程总承包和整体解决方案,检测、维修、零部件定制服务,设备租赁、担保、再保险,呼叫中心、应答中心,软件开发与应用服务,产品回收、处理和再制造,等等。

  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认为,未来的制造业将更像服务业,未来的服务业也必须基于新型制造业。事实上,发达国家工业化后期的产业发展已经呈现类似特点,即不断推进服务业和制造业的融合。

  原因何在?因为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产品性能的差异越来越小,产品之间的互补性、替代性不断提高,产品差异性战略带来的竞争优势已越来越难以维持。由此,制造业的产业价值链增值环节不得不向服务环节转移。在此趋势下,不少大型跨国公司逐步由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制造转变,产业价值链明显呈现两头大、中间小的“哑铃型”特征。

  有利于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

  目前,我国制造业整体规模跃居世界第一。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我国制造业发展结构进一步得到优化。然而,相较一些发达国家,我国制造业竞争力还有较大差距。

  例如,缺乏发达的产业分工体系,尚未形成强大的产业链;自主创新能力弱;产业结构不合理,产品质量、资源利用、产业结构、信息化水平等方面与工业强国仍存在较大差距,尤其是高端装备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滞后;部分企业还是建立在高能耗、高污染、高投入、低效益的基础之上,发展理念亟待转变。

  从国际经验来看,实施服务化改造可以显著提高企业经济效益。研究表明,越来越多企业的收益来自于产品整个生命周期的顾客群;服务通常比物品有更高的附加值,且可以提供更稳定的收益来源。例如,美国通用电气公司上世纪80年代的传统制造产值占比达85%、服务产值仅为12%,但现在通过“技术+管理+服务”创造的产值已占公司总产值的70%。

  就单个制造企业而言,制造业的服务化与服务的工业化,还使得价值链呈缩短趋势。因此,企业可以更聚焦核心竞争优势创造与企业市场响应能力建设。在这个方面,湖南远大集团由中央空调提供商向能源管理服务提供商的转变是一个典型案例。

  总之,通过发展现代制造服务业,有利于装备制造企业更加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提高整体盈利水平,进而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最终实现由大到强的转变。

  美国的做法带来什么启发

  在促使制造业价值链向服务业延伸上,美国的实践和经验具有启发和借鉴价值。

  一是促进制造业的集群。数据显示,在全美的260个集群计划中,政府至少直接支持了其中的三分之二。具体举措包括:联邦政府不断对成功的集群加以评估并汲取政策经验,帮助区域管理者提高管理水平;联邦政府提供有竞争力的拨款,以支持州和地区维持现代科学园以及专注于制造业的技术发展实施中心。

  例如,在白宫的领导下,小型企业管理局、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所、经济开发署、国家科学基金会和欧洲防务集团联手建立“能源创新中心”——太阳能、节能建筑、核能和先进电池的区域创新集群。

  又如,联邦与州机构和国防部合作,在密歇根州、弗吉尼亚州和夏威夷建立机器人集群。密歇根州在4年多的时间里,迅速发展成为世界上主要的锂离子电池生产商之一。同时,通过大幅度的生产税收抵免等,密歇根吸引了60亿美元的新兴私人投资,创造了62000个就业机会。

  二是支持大学与市场的联系:大学种子基金和孵化器帮助创业公司从研究项目中获利。政府不断加大对项目的早期资助,以支持大学研究的商业化;不断建立新的卓越中心,以促进新兴技术在商业、工业和大学、政府之间的合作。

  三是促进公私合作:公私合作是美国成功创新政策的关键组成部分。精心设计的公私合作伙伴关系,不仅可以确保美国在创造知识方面领先于其他国家,而且可以通过将发明转化为产品、公司、工业和就业,进而获得更多的创新经济价值。其中的一个方式是,企业、大学和政府把资源用于建立研发中心、培训劳动力、发展供应和支持产业并提供风险资金。

  四是吸引大学进入科技园区。美国持续鼓励大学、国家实验室与工业领域展开合作,并以慷慨的税收优惠吸引跨国工厂和研发中心进入科技园区。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弥补离岸地区财政激励的差距,美国的一些州政府实施了更广泛的政策工具,包括税收减免和研发补贴、低成本贷款以及免费或有补贴的劳动力培训等。

  集聚壮大制造服务产业链

  不可否认,我国目前仍以生产制造为主体,重制造轻服务、重生产轻应用等传统观念和经营模式尚未完全转变。下一步,要推动实现“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中国服务”的转变,可着重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第一,加大对现代制造服务业的财税支持力度。针对现代制造服务业发展的突出矛盾和问题,从市场准入、金融支持、税收优惠、财政扶持等方面制定促进现代制造服务业发展的政策措施。

  第二,结合自由贸易试验区先行先试的优势,推动现代制造服务业集群化发展。重点在于引导推动现代制造服务企业提高专业化水平和服务能力,有选择地培育知名企业,改善产业配套条件,推动现代制造服务业集群化的优先发展。

  第三,注重政府、大学、企业与研究机构的研究合作。应充分利用大学的研究资源,遵循大学是创新之源的基本规律,积极引导企业前期投资与大学科研成果转化的结合,促进产学研的效率提升。

  第四,加快制造业智能化步伐。随着人力成本上升和信息技术进步,制造业的智能化发展趋势不可逆转。要因地制宜找准发力点,进一步促进制造业与互联网加速融合,利用“互联网+”使制造服务产业链不断集聚壮大。

   (作者为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教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天昱)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