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松华:深入推进高考招生制度改革

2017-05-17 16:11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谈松华

  【治国理政新思想新实践】

  作者:谈松华(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组组长、教育部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

  考试招生制度改革作为教育综合改革的突破口,受到党和国家高度重视,也为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所广泛关注和热切期盼。2014年9月,在《教育规划纲要》确定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总体目标后,又在历时两年的系统调研和广集民意基础上,经习近平总书记主持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和中央政治局审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开启了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新航程。

  高考招生制度改革是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重中之重和成败所系。高考改革是关系千百万学生及其家庭切身利益的高利害改革,是涉及诸多环节和参与者、存在安全隐患的高风险改革,是需要平衡公平与选优、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考生与学校等诸多关系的高难度改革。不仅需要攻坚克难的胆识,冲破各种阻力,积极而坚定地推进改革,更需要如履薄冰的谨慎和多谋善断的智慧,审慎而稳健地设计实施路径和策略。

  《实施意见》既进行了顶层的制度设计,又规定了试点先行、分步实施的改革步骤。《实施意见》颁布以来,高考改革按照既定部署,在多个层面和领域有序开展。全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先后颁布了本地区改革方案,上海、浙江两个试点地区今年将有第一批学生按新方案进行高考,其他各省将分批进入方案实施。在此期间,教育部发布了减少奖励性加分、完善扶持性加分,自主招生学校在高考后测试招生等文件,连续增加“985”和“211”高校在连片贫困地区的招生名额,发布了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指导意见、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指导意见等文件,部分省、市启动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和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为建立和完善教育综合评价制度进行探索。高考改革正在朝着“打破坚冰,开通航道”的方向前进,开局良好,进展顺利。但是,这次高考改革涉及范围之广、改革力度之大,都是前所未有的,它不仅是一次考试招生制度的系统性改革,也将成为高中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综合改革的助推器。

  上海、浙江的试点是改革总体规划中重要而关键的一环,对于破解改革的难题,探索建立新的制度,具有先行和示范作用。试点的进展是平稳的,初步实现预期要求,并积累了实践经验。今年6月第一批试点年级的学生将参加必考科目考试,这项改革将完成从设计到实施的第一轮实践。从改革试点经验看,要特别注重改革的系统性、综合性、专业性、协调性,精心组织,务求实效。

  第一,把握改革的系统性,把考试改革和招生改革作为密不可分的整体,进行系统设计和安排。就考试而言,从过去只有全国一次统考,到有高职高专与普通本科相对分开的分类考试,有自主招生学校高考后的测评,有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有实行秋季和春季两次考试,外语听力实行两次考试。如何合理安排,特别是如何尽可能做到既增加学生选择的机会,又不人为地加重学生的负担,或造成教学安排的碎片化,需要以系统的思维和方法,进行模拟试验,选优设计。就招生而言,从过去的分批次、分段录取,到逐步取消批次,按照“两依据、一参考”,按专业(类)录取,这势必要求增加学校与学生双向选择,从而改变学校招生的程序和组织架构。这也需要从学生填报志愿、档案投放、学校选招直到学校发放正式录取通知,诸多环节必须环环紧扣,并有备选方案,才能实现学校与学生之间多次双向选择,学生选到喜欢和合适的专业与学校、学校招到合适和满意的学生。

  第二,注重改革的综合性,使高考改革与基础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的改革互动贯通,推动综合改革。从试点调研情况看,高考改革对现行的高中教育模式的影响是明显的,尤其是选考科目由学生与学校双向选择,必然会产生选考科目的多种组合,走班制、小班教学会改变现行的教学模式,也要求教师的学科专业结构与之对应,教室与教学设施相应调整;学生按专业(类)填报志愿,高校按专业(类)招生,学生与学校之间的双向选择,对高中学校的生涯教育与指导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这些都要求推动高中教育多样化发展。职业教育面对通过不同考试和招生方式入学的学生,如何加强科学文化教育,特别是强化技能教育与培养;高等学校如何加强学科专业建设,办出学校特色,等等,都是伴随高考改革需要回答的问题。

  第三,重视改革的专业性,以专业的标准和方法,解决实践操作过程中的公平、选优、科学性等难题。高考招生具有较强专业性,例如:考试命题的质量,包括命题的依据、难易度,特别是如何测试学生的思维能力和知识应用能力等;不同选考科目的难易度和权重;考试成绩的呈现等。高校招生机构的设置、招生章程和程序的制定、招生人员的遴选和培训、争端的协商和仲裁等。这些都需要专业性的机构、人员和途径,逐步探索完善,妥善解决。因此,考试机构的专业化建设、教育测量评价理论与实践问题的研究、教育测量的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应该纳入改革的重要议程。

  第四,强化改革的协调性,统筹政府、学校、社会的关系,兼顾不同地区、不同人群的利益,把握改革的时机和内部外部条件,因地制宜,积极而稳步地推进改革。政府要协调相关部门,配套解决高中教师编制、校舍建设标准、招生增加的经费、多次考试安全等方面问题;要转变政府职能,发挥专业机构的作用,确保学生的选择权和高校招生自主权,完善政府监管和社会监督制度;要采取多种政策和扶持举措,逐步增加人口大省和贫困地区高水平大学的招生名额,逐步完善非户籍人口子女在学籍地高考的政策。改革对于不同群体利益的影响是会不同的,如选考科目多样选择与农村学校师资结构错位、自主招生学校加试中的面试、全面评价中的非学业成绩的才艺和能力评价,农村学校学生会处于不利地位,除了要研究多样的测评考核方法,还需要采取必要的补偿政策。政府要强化多方协调职能,满足各方利益群体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这些需要协调的事项中,有些只靠教育部门是无法调动多方面的资源,需要国家进行多部门统筹协调,创造条件、合力推进。

  应该看到,在改革取得重大突破的同时,由于应试教育惯性作用,一些地方、学校和社会机构习惯于用应试教育的办法,应对新高考改革中遇到的新问题,出现了新的应试教育苗头。如:有些学校按照考试时间,安排教学计划,出现教学碎片化现象。有些校外社会机构按应试和录取机会,辅导学生选课、选专业为应试做准备。这些事实虽然并非普遍现象,但却是改革的阻力,可能影响改革的正确走向,更说明了这项改革的艰巨性和复杂性,值得引起高度重视。

  改革需要形成倒逼机制,发挥联动效应。从上海、浙江改革试点的实践可以看到,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对于基础教育、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的改革正在产生促进和倒逼的作用。例如:高中学生和高校在选考科目上的双向选择,实际上形成了倒逼机制,使早就提倡而难以落实的小班制、走班制、选课制成为普遍推行的教学形式,并进而为推进高中教育多样化创造条件。高等学校推行专业大类招生,对于高等教育专业建设、结构调整乃至人才培养模式改革也将产生推进作用。职业教育分类考试招生办法的实施,也促进了职业学校能够招收合适的学生,培养适应职业需求的人才。专业化的教育评价和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将促进政府治理体系管办评分离的改革。这种改革的倒逼机制也同样表现在教育技术与教育教学的深度融合,对教与学的方式乃至人才培养模式所引发的深刻变革。因此,倒逼机制是打破传统教育模式对改革所产生的惯性阻力的有效动力。

  解决改革中出现的问题,要靠引导地方和基层用改革的精神、改革的思维、改革的办法去克服困难,保证改革的目标真正如期实现。要使改革的顶层设计真正落到实处,必须排除各种阻力和干扰,把各种形式的偏离改革方向的不良倾向扼制在萌芽状态。国家顶层制度设计为改革提供了施工蓝图,改革的深入推进,还需要按照“试点先行,分批推进;先易后难,逐步到位;因地制宜,同中有异”的路径,扎实稳妥的组织实施,才能最终把改革目标落到实处。

  《光明日报》( 2017年05月16日 09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蔡毅强)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