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聚焦:天天喊奔一流 一流本科教育什么样

2017-08-14 08:52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李新玲  

  “我是1981年上大学,当年我上的专业课,现在有的还在上。”“一位保研的同学找到我说不会编程,提出来让我给他安排一个不需要编程的方向。”这是几位国内大学计算机学院院长在吐槽现今的本科教育问题。当然,表达不满仅仅是他们的一部分情绪,他们还是希望找到本科教育、特别是一流本科教育的改革和发展方向。

  近日,国内外160多所高校300多位计算机教育负责人汇聚北京,共同探讨计算机学科的发展和人才培养。在这个由中国计算机学会(CCF)主办的未来计算机教育峰会(FCES)上,参会者聚焦计算机本科教育,围绕“一流计算机本科教育”和“计算机教育中的核心科学问题”两大议题进行了讨论。

  “总觉得现在我们对教育的一些本质问题关注还不够,特别是本科教育。虽然有各种排名和评估,但是本科教育非常难以量化,一个本科生培养出来之后,可能未来数年才能看到效果,于是大学对本科教育并不是非常重视,也出现了许多问题。”CCF秘书长杜子德在开幕致辞中道出了举办这一会议的初衷。

  出国、考研、发财 本科教育存在几大误区

  “学生出国的多,代表综合教育水平高;学生考研的多,代表基础教育水平高;学生发财的多,代表创业教育水平高。”北京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高文发现本科教育有很多误区,“经常有人说自己大学教育质量高,一个班二三十个学生本科毕业后全去国外读书了。这很奇怪,国家投了很多钱,培养出来的好学生全都出国了。国家不会禁止这样做,但是如果把这个作为培养目标显然是误区。”

  “培养目标、课程体系,还有教师是本科教育的三个要素。教育水平的高低绝不能单纯用指标衡量,要看十年二十年甚至几十年,学生对社会到底有什么贡献。”高文还发现,有的学校以考上研究生的学生数量来衡量教育质量高低。甚至有的学校组织各种各样的考研冲刺班,强化训练。

  高文还注意到,现在不同家庭对孩子的期望值是不同的,有的希望孩子成为社会栋梁,有的只是希望孩子能够快快乐乐活一辈子。但是对于一个人的成长,除了家庭期望,还有国家期望或者社会期望。

  “社会期望和家庭期望可以是一致的,也可能不一致,现在更多的是不一致。社会希望学校培养出来的人对于社会的进步能起作用,推动社会进步。而现在家长的目标和国家的期望是两条平行线。”高文因此提出,教育工作者要多从国家角度考虑问题,主动做中介和桥梁,把国家需求和家长期望尽量往一起整合。

  中山大学数据科学与计算机学院院长钱德沛对一流学科总结了四个标准:第一,能培养出对国家和世界发展有重要贡献的杰出人才;第二,能对国家的发展起到关键作用,包括技术创新、科学发展、社会进步;第三,一流大学要肩负起普及和提高民族素质和文化传承的不可替代的责任;第四,要成为国家发展的智库。我们要通过教授的话语权,通过各行各业的毕业生体现这个作用。

  “我们的定位有的时候清楚,有的时候还是模糊的。本科教育要提高全民族的素质,这一点是不能动摇的。如果你只强调培养精英,对整个国家来说是不利的。”钱德沛认为,尽管这些年国家在教育上投入很多,经济发达地区投入更大,但总的来说投入还是不够的。另外,我们国家不同地区、不同层次的大学发展很不平衡,争创“双一流”,要明确不同学校的定位,要办出自己的特色,也能够得到相应的资源投入。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时晓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