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一流”背景下大学教学怎么改

——来自合肥工业大学的探索

2017-12-11 10:15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储召生

    或许临近期末,最近有两个热点话题都与大学考试相关。

  一是北大物理系俞允强老师写给副校长的公开信。俞老师信中说,电动力学期末考试中125份试卷有近30%不及格,超过北大规定的两倍半。这封写于15年前的公开信日前意外走红,北大校方也不得不公开做出说明。

  二是广东海洋大学航海学院一名学生给校长发短信,说老师考前都给学生划重点,导致他跟其他同学拉不开差距。尽管校方否认了发短信一说,但教务处发出的杜绝划重点的通知,还是引起了社会的高度关注。

  看到这样的新闻,不知道合肥工业大学校长梁樑是否会会心一笑。从2015年以来,合肥工大对教育教学体系进行了全面改革,着重解决的就是学校教育教学方式不适应“双一流”建设新形势的问题。他们认为,这两个热点话题中涉及教学和考试的方式,本身就有问题。

  形成挑战

  合肥工大1945年建校,1960年被中央批准为全国重点大学。作为这样一所老牌工科院校,“双一流建设”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是靠科学研究,还是靠服务社会?对于记者的提问,他们都没有否认,却认为最主要的是靠人才培养。

  梁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从社会排名来看,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大学本科培养的院士校友数,合工大在全国排在第23位;在我国上市公司中任CEO的校友数量,合肥工大在全国排名第7位;《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500强企业的CEO母校排名,合肥工大在全世界排名第75位,在全国排名第5位。这些指标都超过了学校的综合排名。

  这也是合肥工大把人才培养摆在双一流建设突出位置的原因所在。合肥工大教务部部长陈翌庆认为,在顶尖人才数量和科研成果显示度上,合肥工大在部属大学里并不显山露水,但培养的学生“好用”是名声在外。比如合肥工大汽车系,曾经一段时间国家三大汽车厂(一汽、上汽、东风)的掌门人都是他们培养的,人们称之为“肥大系”。但是近年来,高校重科研轻教学的普遍倾向,对学校人才培养龙头地位形成了挑战。

  梁樑甚至认为,随着我国企业研发水平的提高,过去高校直接为企业技术改造服务的研究模式已经不太合适了。比如汽车专业,目前中国汽车制造企业的研发技术、力量和平台,已经远远超过任何一所大学。以梁樑从事的管理学科而言,过去教师可以去企业做管理咨询和管理设计,现在只能去讲理念、思路和方法了。因为企业已经很厉害了,倒逼着教师往创新链上游走。

  于是,从2015年开始,一个名为“立德树人、能力导向、创新创业”三位一体的教育教学体系,开始在合肥工大逐渐建立。

  重心转移

  工科学校做事喜欢先有一个模型。进行教育教学改革,合肥工大同样也想建一个模型。其中最重要的,是要找准目前教育教学中存在的问题。

  合肥工大认为,目前高校教育教学中普遍存在教师和学生的角色定位不准的问题。具体地说,在以下两个方面存在着重心偏移。

  在立德树人方面,重点都放在学生身上,教师的角色在弱化。这也造成了教师立德树人的意识和能力不强,学校德育资源利用不足,德育改革的支撑保障机制不健全,学校的德育工作往往集中在少数课程、少数人身上。教师和学生的关系,也不像过去那样亲了。

  梁樑认为,对学生的德育,除了学生接受教育之外,还必须有一个体验的过程。如果老师在课堂上讲得天花乱坠,但和学生实际接触的不一样,也达不到德育的效果。学生在学校接触最多的人,除了同学就是老师。如果老师上课不讲逻辑没有章法,学生就不会去认真分析;如果老师的教学纪律松松垮垮,学生也不会去认真学习。因此,合肥工大把立德树人的重心往教师身上转移,重视言传身教。

  另一方面,在能力培养上,重点放在教师身上,存在学生角色的弱化。学校的教育教学常常是以教师为中心来组织的,教师控制了教学的全过程,学生的活动都是在教师的指挥下完成的。学生创新思维的养成,与教学过程的对应关系没有实现有效衔接,学生能力培养中不可或缺的感悟、体验和践行过程,因为不系统、非标准化,也导致了能力培养无目标。

  梁樑说,工科的知识变化和替代性很快,学生入校时制订的教学计划、教学内容,等他大学四年毕业时,可能社会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不合时宜了。大学教学仅从内容上紧跟社会变化是跟不上的,必须从过去的知识学习转变为能力培养。因此,过去大学抓教学是盯住教师,比如去听课,不能出教学事故,现在要把重心转移到学生身上来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赛)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