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经济战略新选择的前瞻性思维

2017-04-06 09:2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 作者:张锐

    我国区域经济战略新选择的前瞻性思维

  作为历史性战略选择,中央对雄安新区定位非常明确:建立新型绿色智慧城市、现代生态城市、高新产业城市、优质公共服务城市、高效交通网络城市。部分学者认为,雄安新区的建设不仅将改变首都的面貌,更有可能会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雄安新区资源的配置机制选择,是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无疑,国企将是城市建设主力军,但就城市管理和运营而言,民企大有可为。雄安新区能否成为政府与企业合作的典范,既是前所未有的机遇,也是巨大的挑战。

  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在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三县及周边部分区域的地理空间基础上设立雄安新区,这是与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比肩齐名的又一个具有全国意义的经济新区。作为历史性战略选择,中央对雄安新区定位非常明确:建立新型绿色智慧城市、现代生态城市、高新产业城市、优质公共服务城市、高效交通网络城市。部分学者认为,雄安新区的建设不仅将改变首都的面貌,更有可能会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培植与再造出地区经济发展的核心引擎是区域经济战略指向的重心,不过,在侧重局部引爆这一聚集目标的同时,新一轮中国区域经济战略的维度更关注与谋求外溢效应,即通过点位经济动能的扩散带动更大范围经济的成长,以及其他非经济因素的优化,形成资源要素配置与经济能量扩张的协同。作为一条横跨我国东中西三大区域并串起十一个省份的“黄金水道”,长江经济带的重要目标是彰显长三角地区的辐射引领功能,促进中上游地区有序承接产业转移;作为集滨海经济、港口经济、都市经济与网络经济于一体的粤港澳大湾区,不仅要让珠三角从借鉴港澳发展服务业的经验中寻找新经济能量,更要让港澳大尺度对接内陆市场,同时带动江西、湖南、贵州、云南、四川等大腹地的经济拓展。作为携带着“协同”这一鲜明符号的京津冀发展战略追求的是优势互补与互利共赢,而在此基础上设立的雄安新区,不仅将带动冀中南广袤地区发展,还将加速首都经济圈的形成。地处北京之西,与东边的通州相辉映,雄安新区作为另一个城市副中心,势必撑大疏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地理空间,从而促进京津冀城市布局的空间均衡与优化。

  摒弃“一亩三分地”传统区域经济思维的同时,立足于地理生态、资源要素以及增量潜能等优势,中国区域经济的全新战略布局非常注重培育与张扬经济个性与在此基础之上生成的系统化创新机制。东北振兴规划将着力推进老工业基地的结构调整作为主攻方向,目标是建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装备制造业基地和重大技术装备战略基地、国家新型原材料基地、现代农业生产基地。长江经济带串联起上海、武汉等十二个海关及皖江示范区、阳逻经济开发区、天府新区和两江新区等次区域板块,旨在打造出产业转移与承接的示范基地。粤港澳大湾区依托城市集群、港口云集以及次湾区比邻等优势,旨在建成宽口径开放高地;京津冀一体化旨在构建布局合理互促共进的城镇发展体系,建设首都经济圈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先进制造业基地、现代服务业基地与绿色农副产品供应基地等,而与此匹配的雄安新区将探索出人口经济密集地区城市群地区优化的模式与路径。

  相比传统区域经济棋局下追求 GDP单一增长及城市无边界扩张,并以高昂的环境成本为代价的粗放型发展基本路径,新一轮区域经济战略所携带的绿色基因格外明显。在东北振兴规划中,不仅提出了年均增长 2.5%的森林覆盖率目标,而且明确了单位 GDP能耗降低近 20%的约束性指标,同时提出要筑牢北方生态安全屏障;依指导意见,长江经济带将统筹江河湖泊复杂多样的生态要素,打造出以长江干支流为经脉、以山水林田湖为有机整体,江湖关系和谐的水清地绿天蓝的生态廊道。正在设计中的粤港澳大湾区,不仅面朝蔚蓝色的大海,而且秀美的岭南水乡、妖娆的西葡风情、深度的中西交汇独特的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相互映衬,粤港澳大湾区最终将被打造成一个宜人宜居的休闲湾区。对即将启动的雄安新区建设,中央不仅首先敲定了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基本理念,而且提出了环境优美、蓝绿交织、清新明亮与水城共融的生态城市愿景。同时,雄安新区的规划建设按照起步面积约 100平方公里、中期发展区面积约 200平方公里,以及远期控制区面积约 2000平方公里的节奏有序推进,从而避免了城市的扩张所引致的外部不经济。为防止出现一窝蜂,河北省有关方面已冻结了雄安新区的房地产交易。可以预见,雄安新区建设将会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将打造开放新高地和对外合作新平台。

  经济结构不仅反映着一个地区的经济增长质量,更是区域经济是否成熟的标志。为此,我国区域经济战略的全新构建完全扬弃了过去那种“摊大饼”的做法,更加注重第三产业结构的优化,新的区域经济战略拼图所反映出的高端产业色彩越来越浓厚。按照指导意见,长江经济带上的区域中心城市都将逐步形成以服务业为主的产业结构,同时要在总体上将长江经济带培育成国际黄金旅游带。基于重资产的经济现实,东北振兴规划明确提出了区域高新技术产业年均 3.3%的增长速度要求,同时敲定了服务业增加值占比达到 47.4%的阶段性目标。而在粤港澳大湾区中,第三产业占比业已超过 80%,未来随着新动能的释放还会继续增加。再看雄安新区,作为区域七大重点任务,发展高端高新产业,积极吸纳和集聚创新要素资源和培育新动能的明确表述赫然在目。

  不错,建设一个国家级经济新区需要政府调配相应的财力、物力与人力等资源要素予以支持与扶助。甚至可以说,当年深圳经济特区与浦东新区的崛起多少还打上运用行政力量调配资源的印记。但是,在强调政府协调作用的同时,我国区域经济战略的全新构建更注重市场机制功能的运用与张扬。构建长江经济带的指导意见不仅明确提出要健全技术创新的市场导向机制和增强市场主体的创新能力,而且强调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东北振兴规划提出建立健全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负面清单制度,同时高扬起了“法治东北、信用东北”的旗帜;京津冀协同发展纲要强调以市场为导向整合要素资源并拆除行政壁垒,同时实现包括产业、项目等经济运作的通关一体化;正在构想中的粤港澳大湾区就是市场自我演进的结晶,并将通过更丰富的市场化基因力促粤港澳经济跃上新平台。同样,雄安新区的资源配置机制选择,是通过体制机制改革,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无疑,国企将是城市建设主力军,但就城市管理和运营而言,民企大有可为。雄安新区能否成为政府与企业合作的典范,既是前所未有的机遇,也是巨大的挑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闫琪)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