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价指数看中国经济结构调整难度

2017-04-14 11: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 作者:周子勋

    从物价指数看中国经济结构调整难度

  当前 CPI和 PPI的变动趋势暗合了当下的中国经济走势。一季度经济延续去年四季度企稳回升态势几成定局。多家研究机构均预期,一季度 GDP增速可能达 6.8%。但同时也须看到,政策拉动作用的稳定性减弱。更值得关注的是,中国经济的核心问题——民营投资瓶颈依然没有打开。如何再度激发民营经济的信心与活力,依然是个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急迫问题。

  国家统计局前天公布数据显示, 3月 CPI同比上涨 0.9%,涨幅比 2月扩大 0.1个百分点; PPI同比上涨 7.6%,涨幅比 2月回落 0.2个百分点,涨幅在连续五个月扩大后开始回落。从环比看, 3月 CPI下降 0.3%, 2月下降 0.2%; 3月 PPI环比上涨 0.3%, 2月上涨 0.6%,涨幅连续三个月回落。

  CPI 温和上涨、 PPI略微回落,基本符合市场预期,表明经济运行明显趋稳。 3月 CPI同比延续小幅反弹主要受非食品价格上涨的影响,在衣着和医疗保健价格带动下,非食品价格上涨 0.1%,食品价格下跌则带动 CPI环比延续弱势。而 3月 PPI出现拐点,环比下降、同比持续回落,主要由高基数效应持续和需求放缓所带动。 3月上游产品价格显著回调,比如煤炭采选、石油加工、油气开采价格环比由升转降,有色金属加工、化学品制造业价格环比放缓。

  显而易见,当前通胀依然处于弱势,难以扰动经济和政策。不过,国内市场对价格指数上扬仍然带有警惕。近期一些服务业价格上涨,比如大秦铁路近日公告,公司决定自 3月 24日 18时起,大秦、京原、丰沙大铁路本线煤炭运价水平恢复至基准运价率 10.01分 /吨公里,整体提价幅度约 11%。中国铁路总公司公布票价改革方案,将于 4月 21日起对东南沿海运行时速在 200— 250公里的动车组提价,涉及杭甬段及甬深段铁路,其中二等座涨幅 25%至 30%;一等座涨幅 65%至 70%。虽然部分铁路货运和客运涨价是加速市场化改革的表现,但从生产端和消费端来看,铁路运输涨价必将推升服务业价格上升,值得关注。

  追踪市场观点可以发现,不少知名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将会出现通胀,理由有:一是国内原材料及中间产品价格上涨,导致 PPI高涨,这迟早会向下游传导到 CPI;二是国内银行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大增;三是国内投资创下巨额增幅。不过,整体来看,我国目前不可能出现大规模的通胀,宏观政策仍将坚持稳健。正如央行行长周小川稍早前在博鳌亚洲论坛上所言,现在判断通胀为时尚早,而收紧货币政策是个渐进过程。应该看到,今年以来我国的宏观调控更强调防风险、遏泡沫、去产能,加上汇率维稳要求,央行今年已两度上调了货币市场工具利率,包括公开市场逆回购利率、常备借贷便利( SLF)利率以及中期借贷便利( MLF)利率。虽然央行一再强调这并不意味着加息(传统意义上的加息是指上调基准存贷款利率),但货币政策收紧的意图已非常清晰。

  从某种意义上说,当前 CPI和 PPI的变动趋势也暗合了当下的中国经济走势。从 3月 PMI(小幅回升至 51.8%,连续 8个月高于荣枯线)、工业数据表现( 1、 2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 6.3%,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 31.5%,一季度,挖掘机销量同比增长 99%)、铁路货运量( 3月国家铁路货物发送量同比大增 16.3%,为连续第八个月正增长,一季度国家铁路货运量同比增加 15.29%)、制造业投资增速回升等数据来看,一季度经济延续去年四季度企稳回升态势几成定局。多家研究机构均预期一季度 GDP增速可能达 6.8%。

  不过,虽然相关刺激措施(包括房地产和大宗商品行业)在去年下半年及今年初为经济提供了动力,但也须看到政策拉动作用的稳定性减弱。长期以来,我国经济主要依靠信贷维持(今年广义货币 M2增长目标为 12%),资金边际效益严重下滑,每增加 1元 GDP,就需要投入 5元至 6元。由于实业投资以及研发投入动力不足,人力资本投入不足,再考虑到老龄化问题,从长期来看,我国劳动生产率以及劳动人口增长率将长期放缓,消费市场成长的难度不小。在改革步入深水区的情况下,还很难说中国经济已出现了拐点。

  更值得关注的是,中国经济的核心问题——民营投资瓶颈依然没有打开。小微企业繁荣与否是判断经济体系是否健康的重要标志。官方统计显示, 2012年至 2016年,我国第三产业就业人数累计增加 6067万,就业人数占比从 36.1%升至 43.5%,成为吸纳就业最多的产业。除营改增外,在简政减税方面出台了一系列举措,持续激发市场主体活力。 2014年至 2016年,支持小微企业发展减税总额达 2700多亿。国家税务总局数据显示,从纳税申报的小型微利企业户数来看, 2014年、 2015年,分别为 923.46万户、 1174.1万户; 2016年进一步增加至 1423.21万户。如果小微企业真能这样发展起来,并能解决大量就业,在当前经济转型的背景下是难得的良性变化。不过,据有关机构调查,在商事制度改革后仅有 60%的企业处于活跃状态,近 40%的企业没有正常经营。如果正常经营的小微企业不断增加,意味着市场的真正繁荣。

  看 3月采购经理人指数( PMI),侧重于中小企业的财新中国服务业经营活动指数 52.2%,低于 2月 0.4个百分点,为 6个月来最低,低于侧重大企业的官方服务业 PMI( 54.2,高于 2月 1个百分点),显示中小企业的发展仍然艰难。据调查, 3月资金紧张的企业比重有所反弹,升至 41.1%,特别随着经营状况好转,超过五成的企业反映融资难融资贵。这实际上也反映了中国企业发展中的一个“痛点”——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未缓解,经济稍微回暖,这个短板问题就暴露出来了。要想延续正在恢复的中国经济增长,融资难这个限制性的瓶颈必须得到突破。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日前在与民营企业的座谈会上也坦言,虽然当前最大减税举措——营改增让很多企业享受了消除重复征税的益处,但从整体来考察,民营经济的营商环境并未根本改观。如何再度激发民营经济的信心与活力,依然是个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急迫问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闫琪)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