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与支付宝仍旧很可怕

2017-05-10 09: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 作者:蒋光祥

  2017 年一季度公募基金各项排名已出,在已发行公募产品的 115家机构中,天弘基金以 1.2万亿左右的总规模蝉联榜首,“宇宙行”旗下的工银瑞信基金总规模约 7000亿元,第三名易方达基金总规模开始掉到 4000亿元左右。全部基金规模总计 9.21万亿,较 2016年末增幅仅为 0.42%,其中半壁江山依然是货币基金。这样的一个阶段性成绩单,值得深思。

  一季度冠军天弘基金旗下的货基依赖于余额宝,飞速扩展了 3000亿,月均千亿的增量,可谓细思恐极。毕竟自余额宝出道以来,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这种长尾效应早已为人所熟悉,其规模发展至 8000亿左右,已一度呈现强弩之末之势,让人多认为长尾也有穷尽之时。但本次波峰再起,可能连天弘自己也没有心理准备。这非但陷入一个只能用结果来强解原因的困局,也让这个长尾开始逐渐看不到尾。前有口碑传播,后有新生代的成长,有理由认为余额宝从“得屌丝者得天下”正在步入主流,成为人们自发的、首选的入门级理财,无论年龄,是很多人第一次理财尝试的开始。

  同样有理由认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其他基金公司在规模上能够咬住天弘只能是小概率事件。虽然第二名工银瑞信基金本次赶在相关监管新规出台之前,仅凭旗下一只纯债定制基金便募集了 909亿元,拉开了与后续追兵的差距。但新规之后,单一投资者比例非发起式基金不能超 50%,所以这样的单只在规模上就足以秒杀一大半基金公司总规模的定制基金,几成绝响,所以即便贵为“宇宙行”的出身,与天弘的差距也已丧失了一个现阶段最强有力的追击手段。银行系或者其他老牌基金公司“痛定思痛”,是否可以参悟余额宝正因为拿屌丝当宝,才有了今日之盛局?相反,包括银行在内的资产管理机构,说一直喜欢高高在上可能不客观,但在 T+0赎回、手机界面创新、“一键开户”等等这些接地气、实实在在重视客户体验的便捷面前,不难扪心自问。

  因而,虽然是被动,但商业银行传统业务的创新与转型和存款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已然启动。余额宝规模越来越大,暂无止境,也说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与金融并不相克。更为关键的是,虽然是支付宝这一母体造就了余额宝,但余额宝做大之后,支付宝并未逐渐被跳开。更为“可怕”的是,其仍在秉持创新之心,支付宝从来不落后于时代,最新的感受就是现在可以通过支付宝,凭借一定数值的信用分来免押金实现与当下最时髦的共享单车的捆绑。这种对于客户所关切的痛点的直击,不禁令不少资管机构汗颜。毕竟,多打开一次支付宝,余额宝也就多了一份被申购的机会。

  当然,专走机构客户路线的资管机构也许有不认这个理的勇气与底气,但是这样的底气并非家家都有,况且在一行三会监管同步趋紧的今日,机构客户自身往往已经是泥菩萨过河,倒逼资管机构回归个体客户本源,精耕细作某一细分领域。但在货币基金占据了一半江山,动辄股债双杀的市场困局之下,包括大多数公募基金在内的国内资管机构究竟路在何方?答案也许见仁见智,但如同余额宝那样,先行赢得投资者的信任,辅以渐起的口碑,最好还有一个支付宝那般优秀的应用场景防身,必然是一条正途。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闫琪)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