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全球央行缩表的"未雨绸缪"之举

2017-05-10 09:1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 作者:王鹏

  今年一季度,我国央行总资产由年初的 34.8万亿元减至季末的 33.7万亿元,减少 1.1万亿元人民币,这从客观上说明了我国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收缩。从具体科目来看,央行总资产的下降主要来自于资产端科目,即央行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科目的减少上。可以看出,一季度央行的缩表主要来自于公开市场操作净回笼,净回笼导致基础货币减少进而引致资金面极度紧张。与此同时,“一行三会”等监管部门针对银行同业理财、委外投资等业务过度扩张联合出台一系列监管政策,通过强监管对金融去杠杆的决心不可谓不大。

  为何当下“金融去杠杆”如此重要?这里固然有对抑制以房地产为代表的资产价格泡沫的考虑,但若将“金融去杠杆”放置到全球主要央行政策变化环境中,可以发现,我国“金融去杠杆”正是应对全球主要央行即将展开缩表的“未雨绸缪”之举,其目的就是通过“缩表”和“联合监管”等金融去杠杆手段,防止即将到来的全球央行缩表给我国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带来较大的负面“溢出效应”。

  就美联储来说,将美联储“加息”与“缩表”相比较,由于美国的存款准备金率偏低,相应货币乘数较高,如果缩表将导致基础货币投放减少,基础货币减少在货币乘数较高的情况下将成倍减少货币供应量,所以缩表作为数量工具相较加息这种价格工具,对市场的影响更大。

  就日本央行来说,从国际比较和历史经验比较看,主要发达经济体存款类金融机构所持国债占总资产比值下限的极限值为 5%,而日本自 20世纪 80年代以来这一比值也未达 5%以下,因此日本央行的量化、质化宽松政策面临的极限值,是其存款类金融机构国债持有占比总资产下降至 5%。众所周知,日本央行可购买资产主要是日本政府债券和交易所买卖基金,如果以 2014年 10月开始的每年 80万亿日元基础货币增量目标为准,日本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最早于 2017年年底接近或达到 IMF提出的购债极限。也正是上个月,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国会首度公开讨论退出宽松政策细节,称利率水平和资产负债表规模将是考虑退出策略的首要主题。他提出,日本央行有多种方法退出宽松政策,而退出时的任务之一就是缩减资产负债表。

  相比日本,虽然欧洲央行启动资产购买计划的时间较晚、规模较小,理论上其政策可持续性更强,但由于欧元区各国经济状况分化明显,因此欧洲央行对购债计划设置了较多限制规定。在过去的两年里,由于通胀和增长一直未能达到预期,欧央行对这些限制措施进行了多次修正,修正后的资产购买计划包含所有私人部门和公共部门为解决长期低通胀风险而进行证券购买的项目。根据这项计划,欧洲央行每个月净购买 600亿欧元的资产,直到 2017年底为止。那么,在当前规则下,欧洲央行资产购买计划最快可能会在半年内面临无债可买的境地,即便对其资产购买计划再次修改,最长购债的极限时间在一年半左右。

  总体来看,无论日本央行还是欧洲央行,其宽松政策带来的边际收益越来越小,进一步维持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都将面临技术操作上的极限。从节奏来看,美、欧、日三大央行谁先缩表将对该区域货币汇率形成提振,而令未缩表的国际货币承压。美元、欧元、日元或将在相互缩表进程中呈现出跷跷板走势。同时,较为确定的是,全球三大央行货币政策趋于收紧的态势,将导致发达国家的资产收益率水平持续向上。从离岸美元市场利率来看,近期三个月美元 LIBOR已经创下 2009年以来新高,接近 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水平, LIBOR利率在未来美联储可能缩表的行动中或将继续走高。而这对于以我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来说,提前做好“金融去杠杆”工作,可谓明智之举。

 

   (作者单位:国开证券研究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闫琪)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