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I重回"1时代":紧货币也莫忘松企业

2017-05-11 10: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 作者:邓新华

  紧缩货币,不可避免将导致不少企业感觉不适;所以,调整结构还需要给企业更多减税、更多松绑、宽容更多新业态。

  5月 10日,国家统计局公布 4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数据。 CPI总水平同比上涨 1.2%,城市上涨 1.3%,农村上涨 0.8%;食品价格下降 3.5%,非食品价格上涨 2.4%;消费品价格上涨 0.2%,服务价格上涨 2.9%。有评论称,通货紧缩来了。

  确实,这一次的物价表现比以往更像“通货紧缩”,因为的确出现了食品价格下降。其中,鲜菜价格下降 21.6%,蛋价格下降 11.4%,令人瞩目。

  2015年,物价大部分都在上涨,只是涨幅稍微放慢,就被不少经济学者称之为“通货紧缩”。他们纷纷呼吁放宽货币“抗通缩”。可见那个时候,主流经济学圈还比较喜欢撒娇,货币稍微紧一点就受不了。

  “抗通缩”的结果是什么?是扭曲的生产结构继续维持,没有得到纠正。今年而言,货币明显更紧,但目前为止,主流经济学圈倒还没有齐声撒娇喊“抗通缩”,大约也是看到了我国政府这次收紧货币的决心比以往要大得多。

  民生证券副总裁管清友的《迟来的出清》分析了这种情况。他说:“ 2017年,我们已经看到经济走出温室的一些征兆,一些政策的决心和严厉程度是超出我们年初预期的:货币政策回归稳健中性,监管趋严,整治乱象,挤压泡沫,更重质而非量。”“ 2017年、 2018年可能是出清的年份,也就是所谓的结构调整阵痛期,如果这两年我们可以熬过去,黎明的曙光大概会发生在 2019年。”

  货币趋向稳健,的确有利于市场调整历史遗存的结构扭曲问题,这是好事。但这一轮的相对紧缩究竟能持续多久?却是个问题。

  事实上,在货币趋向稳健的同时,用监管趋紧来紧货币,则是值得商榷的。因为,调整经济结构需要资源更快速、灵活地调配,更为灵活的金融市场,这对纠正结构扭曲大有助益。不过,监管趋紧实际上不是紧缩货币,而是紧缩市场灵活性。所以,紧货币的同时又紧监管,可能会让企业日子更为难过。

  紧缩货币,不可避免将导致不少企业感觉不适。所以,调整结构还需要给企业更多减税、更多松绑、宽容更多新业态。“出清”要靠市场,更多的经济自由度可以帮助企业尽快挺过困难。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依靠市场发展经济的积极性也应重新受到激励,否则,地方还是会走上依靠政府投资的老路,不利于经济结构调整。

  紧货币是尊重市场的表现,是对刺激经济思路的纠偏。经济学者刘春元曾经提出,消除泡沫不一定非得靠挤,也可以靠放开市场、做实经济来减轻泡沫的危害。刘教授应该是考虑到了各相关利益方不愿承受挤泡沫的阵痛心理,提出的办法也很好。当然,政府能决心挤泡沫,就会更好。

  同时,地方的积极性、企业的发展积极性得到激励也很重要。经济结构调整得快,才能尽快度过紧货币的苦日子。若如此,管清友博士“ 2019年迎来曙光”的预言,当可实现。

  倘若地方、企业等各方认为经济苦日子太难过,估计主流经济学圈又会发出“抗通缩”的呼声,到那时紧缩是否还能持续下去,将更难说。也许到那一天,宽松货币又会被再一次捡起,毕竟这样的“套路”,我们已经太过熟悉。眼下来说,目前股市的连续下跌,就是一个严峻考验,而这个考验我们又能否顶住?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闫琪)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