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即信用,或许起源于借条

2017-05-17 09: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 作者:徐瑾

  “货币起源于借条”的说法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但这种暗示在现代化进程中也隐约闪现。美剧《鬼楼契约》有个场景,每个人欠主人公的具体金额,有时会以烙印的方式显示在借贷者皮肤上。这恰似一个古老循环与暧昧的隐喻,揭示了货币体系建立在信用之上的本质。

  货币的历史和文明的历史一样久远。

  公元前 3000年美索不达米亚就用陶制品来记录各类合约。在考古中挖掘出大量叫“ Bullae”的陶制品,类似拳头大小,空心部分的标志表示不同的数目和物品,涉及各类贷款合约与记账。不少研究认为这代表从棉布、蜂蜜、绵羊到工作日的各类物品与服务。有迹象表明这一贷款合约可由债权人转让给别人。

  这不仅揭示人类在 5000年前就有了金融安排,更揭示了货币价值正是基于共同体的信用认同。共同体有大有小,某一社会货币体系基础很可能在另一种社会中看来无不虚妄。甲之重金,很可能就是乙眼中的废物,而人们彼此都愿意为相信的一切埋单。了解货币的本质是信用之后,关于货币起源的经典说法就该有所修订。

  史学大师钱穆在谈中国古代经济时,就强调了货币对中国古代社会的重要性:“城乡如何联络,农商如何交流是一大问题,其中货币起了重要作用。中国早期的货币是黄金与钱币,至清代一直盛行”。其实,黄金在市面流通并不多见,按经济学家千家驹的看法,现在统称的货币在古代其实是两种东西,《周礼》之中提到过九贡,货贡指珠贝,币贡指皮帛,而这些物件在不同时期都曾作为货币流行过。货的古老写法“貨”,是化和贝的组合,而贝在许多文明中都曾被认为是早期货币的始祖,这一造字还是较形象的。《说文解字》也说 :“货者,化也。变化反易之物。”

  无论中国古人的造字,还是后人的演绎,或多或少都暗示了一个普遍认知:货币起源于交换,这与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的见解不无类似,似乎认为货币是以物易物的一种简化,尤其是金、银等贵金属。“假如用以交易的物品,不是牲畜,而是金属,那问题就容易解决了,可只按照目前的需要,分割相当分量的金属,来购买价值相当的物品。”

  亚当·斯密进一步阐释金属与经济水平的关系:“各国为此目的而使用的金属,并不相同。古斯巴达人用铁,古罗马人用铜,而一切富裕商业国的国民却使用金银。最初用作交换媒介的金属,似乎都是粗条,未加何种印记或铸造。”斯密的论述中还援引了古代历史学家蒂米阿斯的观点:“直到瑟维阿斯·图利阿斯时代为止,罗马人还没有铸造的货币,人们购买需要的物品都使用没有刻印的铜条。换言之,这些粗条就是当时当成货币使用的东西。”

  聪明如亚当·斯密,这个论断却未必准确,其实希腊、罗马人很早就开始使用金银铸币。更值得注意的是,斯密开启了经济学家认定货币起源于以物易物的传统。但这一论点却也引发了争议。问题在于,人类的交易行为是否就起源于以物易物的方式?

  我国关于交换的记载很早,《周易》上说 :“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但这是一种交换还是一种馈赠?货币在其中起多少作用?经济学著作对货币的功能往往有三种定义,分别为交易媒介、价值尺度和价值储藏手段。不过从历史来看,不少人类学证据揭示货币是一种近乎礼物的馈赠。剑桥大学人类学家卡罗琳·汉弗莱( CarolineHumphrey)的结论就是:“从来没有人描述过纯粹的以物易物经济的例子,更不用说货币从中诞生的过程;所有可得的人种学的研究都表明,从来没有存在过这样的经济模式。”我在《白银帝国》引用美国人类学家大卫·格雷伯( DavidGraeber)的结论,期待试图重新定义货币及债务的本质,认为经济学关于交换源于自利的论点是幻想故事。

  种种关于货币的讨论,各有其推断的方法和考证的依据,这正是人类知识与智力探索的边界,难怪大家感叹受恋爱愚弄的人还没有因钻研货币受愚弄的人多。正如 18世纪苏格兰哲学家大卫·休谟 (在《国富论》出版的 1776年去世,亚当·斯密深受其影响 )在《论商业》中所言,在政治、贸易、经济以及任何人生大计等方面制订计划方案不可能那么尽善尽美,但是否有启发则构成分析的差异。“庸才与天才的分水岭,主要就在于研究问题时所依据的这些原理究竟是肤浅的,还是深刻的。”货币问题更是如此。一个人的理解其实有限,但是其推理根据却相当重要,要想从货币一窥历史本意,就得拥有充分开放的心态。

  从人类学的角度,大卫·格雷伯的视野显得更为开阔,他显然受到法国人类学家马塞尔·莫斯对原始交换与馈赠研究的影响。这种研究的价值,就是拓展了货币起源的另一种解释,以往经济学的狭隘定义显得想象力不足。在这种人类学解释中,人们并不易货,而是互相馈赠,有时以进贡的形式,有时会在晚些时候得到回赠,有时则是纯粹的礼物。我在《白银帝国》中强调,在熟人环境中,互相馈赠的媒介是信用,货币正是在这种馈赠中诞生,其本质进一步也可归结于欠条。换言之,货币可视为一种信用合约安排。

  “货币起源于借条”的说法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但这种暗示在现代化进程中也隐约闪现。美剧《鬼楼契约》 (666 Park Ave)有个场景,每个人欠主人公的具体金额,有时会以烙印的方式显示在借贷者皮肤上。这恰似一个古老循环与暧昧的隐喻:货币之上的标志,意味着欠别人几何,这正揭示了人类货币体系建立在信用之上的本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闫琪)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