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遏制第一创业式连跌伤害市场和投资者

2017-05-17 09:3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 作者:朱邦凌

  近一周以来,券商次新股第一创业连续出现跌停。自 5月 5日以来短短 6个交易日跌幅已达到四成左右,跌去约 200亿元的市值,已成为市场焦点。事实上,此前第一创业已有连续半年下跌,从 45.48元的最高价算起,其股价已经腰斩过半。

  无独有偶,近期不少次新股尤其是中大盘次新股如中国核建、国泰君安等,股价都与第一创业如出一辙,复制了连续阴跌的走势。

  第一创业等大盘次新股的走势,让许多投资者深受其害,饱尝套牢之苦。大盘新股之祸,从市场化改革之前的中国石油、中国神华,到市场化改革后的华锐风电、庞大集团、海普瑞,让大量投资者至今无法解套。同时,这些大盘新股的长期阴跌走势也拖累大盘走熊,给市场健康运行带来负面影响。

  以第一创业为代表的中大盘新股,对投资者与资本市场造成双重伤害,但该现象长期以来并没有得到足够的研究,更谈不到寻找解决之道。笔者认为,这一问题的根源在于当前新股发行制度暴露出的固有缺陷:

  其一,限售股解禁过于集中,期限过短,股东成分复杂。 5月 11日,第一创业有 9.8亿股限售股解除限售,解禁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44.77%,而且全部为首发限售股份一年后解禁。本次解禁股份涉及 36名股东,这些股东分布分散,且入股成本普遍较低,一旦存在资金需求,确实将产生较强的套现意愿。 5月还有游族网络、长城影视等多家限售股解禁,解禁比例都占总股本的 30%以上。巨量限售股在短期内集中冲击股价,压力可想而知。

  笔者认为,应当考虑延长限售股解禁期限,大股东及控股股东限售股解禁期限由 3年延长为 5年,小股东限售股解禁期限由 1年延长至 3年。并对限售股解禁实行差别税率,鼓励限售股东长期持股。同时,严禁在公司上市前突击入股,约束纯粹的财务投资和寻租行为,严查 PE腐败,防止冯小树式假借股权投资的巧取豪夺。

  其二,首发流通股比例过低,股权结构不合理。第一创业首发流通股仅有 2.19亿股,相当于一只中小盘股,而本次解禁 9.8亿股,为当前流通盘的 4.48倍。正是因为流通市值太小,上市价格形成机制无效,游资、机构以较少的资金就可进行价格操纵,上市公司相关利益方也容易撬动股价。

  去年,第一创业的股价曾遭遇过多轮爆炒,创出 45.48元的股价新高,总市值达到千亿规模,直逼招商证券、申万宏源等,但其规模、业绩等指标都与后者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证监会公布的 2016年券商评级显示,在目前 129家证券公司中,第一创业仅被评为 BBB级,但当年被评为 AA级、 A级、 B级以及 BB级的券商共 47家,第一创业的综合排名显然难以解释其股价的走势。

  针对此,建议增加新股首发流通股比例。目前,大、小盘股的首发流通股比例分别是总股本的 10%和 25%。大盘股可增加老股转让,中小盘股可增加首发公众股份。这样一来,同样也打击目前新股中盛行的价格操纵和短庄。

  其三,不少新股上市之后旋即出现业绩变脸,当前的制度对此却缺乏约束。第一创业 2016年报净利润同比下降 44.97%,上市一年即业绩变脸。连续大跌之后,其动态市盈率仍然高达 131倍,而券商行业的平均市盈率只有 20多倍,超高估值随时都会遭遇抛压。

  新股上市业绩变脸并不是一个新问题,其中大部分属于正常的公司经营周期等客观因素,不必过于敏感与指责,但其中恐怕也不乏故意隐瞒、信息披露不充分、包装上市、粉饰报表甚至欺诈造假上市。截至 5月 10日, 2016年和今年上市的次新股中, 34家公司今年一季报出现业绩亏损, 107家公司今年一季度出现业绩下降,其中业绩降幅超过 50%的有 27家。

  对业绩变脸的新股,在监管上可以有所作为。除要求及时全面的信息披露外,可以把公司业绩与限售股份解禁挂钩,当年业绩大幅下降甚至亏损的公司,一律禁止大小股东减持。

  另外,将业绩变脸严重的新股,列入重点核查名单,事后监管是否有欺诈、包装上市嫌疑。

  第一创业上市一年,暴涨复暴跌,只留一地鸡毛。可怕的是,如果对这样的现象不加以遏制,同样的剧情还会在资本市场重演。同上市初期市值膨胀的第一创业一样,目前的一些次新银行股渐有成为庄股的趋势,明显属于偏离基本面的恶炒。如果新股发行制度不作完善,第一创业的今天,恐怕就是这类个股的明天。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闫琪)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