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持新规与遏制炒房政策思路异曲同工

2017-06-02 09:5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 作者:蔡恩泽

  5月27日,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封堵了“过桥减持”、“精准减持”、“恶意减持”等漏洞。在顶层设计上,与遏制炒房的政策思路如出一辙,一个“限减”,一个“限售”,本质上都是增加投机者的运作成本和不确定性。

  此次减持新规出台前,密不透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鸣锣落地,而且“限减”时间又很紧迫,新规适用时间以股份转让行为发生时间为准,即 5月 31日前已经解禁但未售出的限售股和 5月 31日之后解禁的限售股全部在新规监管范围之内,不让市场投机者有喘息之机。这是一着妙不可言的决策举措。

  多年来,减持股份已成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洗钱”的重要通道。有的大股东通过大宗交易等非集中竞价进行交易,再由受让方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卖出,达到“过桥减持”目的。 2015年“过桥减持”全年占比将近 50%。如此高比例的减持通道,一直以来却没有相应的减持限制,大宗交易成为重要股东减持的“后门”,具有十分隐秘性。有的大股东、董监高利用掌控上市公司运营实际状况的信息优势“精准减持”,在理论上讲,全流通情况下,大股东在二级市场买进卖出都是无可厚非的,但其买卖时机的精准,是一般股民望尘莫及的,“精准减持”总是能赚得盆满钵盈。再就是“恶意减持”,其套路是,利用公司上市之机套现,瞧准公司资产高卖低买捞一把,如果眼看公司垮了就清仓携款开溜,最后一着就是卖壳自肥。

  事实证明,大股东和高管的减持问题是压抑中国股市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此次证监会果断出手,精确打击,封堵减持漏洞,让一些心术不正的大股东、董监高措手不及。加上此前打击“高送转”等题材炒作, IPO常态化发行以及加大对市场违规行为处罚,不难看出,这是一套监管组合拳。

  在目前有待完善的发行制度下,由于 IPO还是紧缺资源,因此在保持大股东合理比例的条件下,应该对一股独大进行限制。即对申请上市企业的第一大股东的持股比例一律在发行后限制在 33%以下,告诉他们上市的目的不是减持,而是集中精力办好公司,他们稍微减持就面临失去控制权的危险。

  认真分析,可见股市“限减”和房市“限售”有异曲同工之妙。

  同样是提高投机者的成本。股市“限减”让大股东、董监高把减持的股份“窝”在手里,哭笑不得。而各地出台的“限售”政策,如 3月 23日,厦门率先推出“限售”政策,新购商品房取得房产证后满 2年才能出售。接着,北京、广州等 36个城市针对商品住房、“类住宅”启动“限售”政策,限售时间一般为 2年 ~3年,其中保定、珠海的土地限售时间长达 10年。这样出其不意的“限售”政策,使投机炒房客把大量资金积压在房子上,悔青了肠子。

  同样是减少市场风险。“限减”可以堵塞大股东、董监高在资本市场兴风作浪的漏洞,股市不会因人为做空做多而大起大落。“限售”是为了稳定房市。限售期内的房子不能卖,不会出现恐慌性抛售潮,房地产市场不会突然增加许多供给而对房价造成二次冲击。

  同样是关注大众利益。股市“限减”,可荡涤股市的污泥浊水和泡沫,廓清股市,还原股市的投资属性,让股市在公平正义中交易,让中小投资者在股市有投资赚钱的机会,而不像以前那样做冤大头。目前 3000家上市公司,特别是 1200家创业板的中小板家族企业,减持都要考虑到广大为企业成长付出了无数财富、贡献无限心血的中小投资人。房市“限售”,挤掉投机炒作形成的大量泡沫,遏制房价疯狂上涨,促成房子是用来住的属性回归,让广大市民的刚性需求得到满足,而不是望房兴叹。

  同样是逼迫资本回归实体经济。“限减”可引导大股东、董监高把心思用在上市公司业绩创造上,将资金用于企业产品创新上、新动能的增长上,而不是用于资本炒作上。公司业绩上去了,股价自然会水涨船高,大股东、董监高的收益也会同步跟上,中小投资者也跟着沾光,这是一个多赢的选择,大家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而“限售”也会逼手握巨额资金的投机者就范,另辟蹊径,把资金投向实体经济,安安心心赚钱。

  同样是增加人民群众的改革获得感。改革的最终目的是以人民满意为准绳。乱云飞渡的股市、炒风盛行的房市,严重破坏了改革带来的成果,在损耗着人民群众的改革获得感。以“限减”、“限售”整饬股市,整肃房市,使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得到缓解,让人民群众深切感受品尝到改革红利,从而增强人民群众对改革的信任度和支持度。

  当然,无论是股市“限减”,还是房市“限售”,都还只是权宜之计,解眼下燃眉之急。从长远看,要彻底廓清股市、稳定房市,必须建立长效机制,才能最终解决股市和房市长期累积的症结。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闫琪)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