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一带一路”意味着我们要做雷锋吗

2017-06-05 11:36 来源:央视财经 作者:郑永年

  编者按

  2017年4月,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教授做客广东职工大讲堂,做了题为《全球化趋于保守,中国扛大旗?》的演讲。演讲文字稿较长,IPP评论经郑永年教授授权,陆续刊发这次重要演讲的全文。今天刊发的内容是这篇演讲稿的第二部分。

  01

  全球化进入调整期

  全球化确实需要调整,但这个调整会不会导致逆全球化?如果说欧美的资本流向发展中国家,如中国,我们叫全球化;那么如果是美国和欧洲国家,通过某种方式使资本回流,算不算全球化?我想这也是全球化,只是方向变了。我们的“一带一路”也是全球化。

  我自己认为全球化会继续。逆全球化只是说欧美的全球化现在进入了调整期。全球化过去已经创造了大量的财富,但是这些财富在流向不同国家、不同区域时,在不同社会群体之间分配不公平,导致了社会分化,以及非常大的收入差异。举个例子,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中产阶级的比例大概是70%~75%,但到现在已经不到50%了。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会崛起。英国也是这样,英国有大量的福利,但是大部分老百姓没有享受到全球化的福利,只有少数人越来越富,所以现在美国有个新词叫“富豪社会”。

  我们中国也一样,像珠江三角洲,农民工可能对全球化发展的贡献最大,但他们并没有得到应当得到的份额。全球化的大企业、大资本家,尤其是欧美大资本家反而得到了更高的份额,所以产生了收入不平等。香港、台湾、新加坡……都是一样。

  02

  特朗普的全球化措施

  所以从美国的角度看,下面几方面的措施特朗普一定会做。第一,改善国内的投资环境,以促进美国资本回流,吸收其他国家的资本到美国投资等。资本流向美国,像中国资本流向美国一样,也是全球化的一部分,只是方向变了,这点我们要清楚。第二,弱美元政策。奥巴马政府这几年一直采取强美元政策,强美元政策对美国的收购不利,所以现在特朗普改为弱美元政策,刺激美国的出口。第三,再工业化也会是特朗普的选项。特朗普已经把以前奥巴马政府封存掉的煤矿又开启了,当然美国很多人反对,因为可能会有排放污染问题。第四,提高军费,因为军工企业会刺激生产。

  特朗普将采取的这些措施,也会提供一个新全球化的视角,但这对中国会带来很大的压力,因为我们从1980年代开始基本上都是接受西方,尤其是美国的资本到我们中国来。如果美国采取这些政策吸引资本回流,那中美之间下一步就是如何竞争国际优质资本的问题。我们现在的资本竞争不像1980年代,当时我们什么样的投资都需要;而现在我们一方面是资本过剩国家,另一方面我们还缺少优质资本。资本,不仅是钱的问题,也包含了技术和附加值。现在我们要大量吸收欧美附加值高的技术资本,促进我们的产业升级。低附加值的资本,不能帮助我们完成产业升级。产业升级对珠三角尤其重要。从国家整体来看,尽管我们是第二大经济体,也是贸易大国,但我们的人均GDP还是很低。美国人均GDP已经有40000多美元,中美之间依然有很大的差距。

  到2020年我们要全面进入小康社会,人均GDP要从现在的8000多美元涨到12000美元,平均每年要有6.5%的增长,这个增长也不容易。从人均GDP12000美元提高到接近30000美元的水平,我们要走的路更长。这个路要通过高端制造业和产业升级来完成。中央高层也看到了这些失衡,因为很多年来,我们的经济增长不是通过产业升级,不是通过从低端制造业向高端制造业的升级,而是通过房地产和金融经济来刺激经济发展。人均GDP要从现在的8000多美元到12000美元,并不是靠印钞票和房地产就能造出来,我们需要大量发展高端制造业,而这就需要优质资本。

  03

  不能简单理解“一带一路”

  很多人把“一带一路”简单理解成“我们走出去”,如果我们都走出去了,那我们还留下什么?我们工人就没有工作做了,这个问题我们要考虑到。我预计,全球化的下一波如果是逆全球化,那我们面临的是跟美国的资本竞争。前面几年很长时间我们没有感受到这个压力,因为美国主要是资本输出。但现在特朗普决心要再工业化,要吸收资本回流,对中国来说就是逆全球化,资本的竞争更为激烈。

  中国自己也在做“一带一路”,“一带一路”很重要。做“一带一路”是因为中国要做雷锋吗?这是翻版1960年代中国对非洲的援助吗?我觉得不是。“一带一路”首要的目标是中国自己本身的可持续发展,而不是为了其他国家。“一带一路”是双赢,但首先是为了我们中国自己的可持续发展。熟悉世界经济史的人会知道,一个国家经济发展到这个水平,必须拓展国际市场。要解决原材料进口的问题、产品出口的问题,都需要国际市场。西方早就这么做了,西方最早搞殖民地主义,整个非洲大陆、美洲大陆包括亚洲都成为西方的殖民地,殖民地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西方国家自身国内的经济发展。但是中国不能这么做,所以我们要想另外一个办法,也即“一带一路”。

  过去,中国也有一些资本走出去,走向非洲和拉美,西方人把我们这个行为称为新殖民地主义,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讲一个简单的例子,西方人批评我们国有企业去投资,不讲人权不讲民主,腐蚀当地官员等等。我问西方人,鸦片战争的时候你们用枪炮打开我们的大门,你们在非洲大陆、在世界各地杀了多少当地人?中国至少没打死过一个当地人。我们用企业去打开他们的大门,比你们用枪炮打开人家的大门要文明得多。

  我现在跟非洲朋友交流,他们也认为中国的做法比当年西方殖民主义好很多,因为当地人确实可以从中国的投资中受惠。中国也帮助他们建设基础设施,比如公路、铁路、学校、体育馆等。中国提供的这些社会服务,殖民地主义者从来不做。我觉得我们也没必要太多地关注西方人对我们的批评。“一带一路”就是这样的宗旨。我们现在确实有条件了,因为我们资本过剩,有产能,有技术。

  我们要考虑怎样更好地融入世界经济体系。我们从过去的经验可以学到很多。尽管现有的国际体系不合理,但我们还是要加入,我们不会建立自己的集团,而是要改革现有的国际体系,使这个体系更公正更合理。很多人都认为“一带一路”是中国的战略,我觉得习总书记解释得很好——我们这个“一带一路”不是要去取代世界银行、取代亚行,而是要对它们进行补充。

  我把改革开放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80年代,当时我们是请进来,办法非常简单。我们打开自己的大门,让西方投资到我们国家来。在这个阶段,中国不会跟西方发生重大的冲突,因为我们是邀请人家进来。第二阶段,我们为了加入WTO也不会跟西方发生冲突,我们表明我们还是愿意改革内部体制的。现在我们进入了第三阶段,也就是要走出去。走出去比较麻烦,因为无论是非洲还是拉美,现在世界上每一个地方都有庞大的体制。最早的时候我们只能去不稳定的地方、西方人不想去的地方,这是没办法的办法。所以中国跟西方的竞争接下来会越来越激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闫琪)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