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完善利率传导框架又跨出重要一步

2017-06-07 17:05 来源:中国金融网 作者:周子章

  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 5月 31日推出了银银间回购定盘利率(包括 FDR001、 FDR007及 FDR014三个品种),同时还推出了以 FDR007为参考利率的利率互换交易相关服务。此举意味着自去年三季度 7天回购利率( DR007)被央行重点提及后, 7天回购利率的目标利率地位进一步强化,是完善利率传导框架的重要一步。

  FDR007 也称为“银银间回购定盘利率”,是以银行间市场存款类机构以利率债为质押的回购交易利率( DR007)为基础编制而成的利率基准参考指标,代表了利率互换协议中的固定端利率。完善银银间回购定盘利率的构建,对培育回购交易利率的市场基准利率有重要意义,相较于 FR007能更好地反映无风险利率的未来走势。不过,由于 FDR007刚推出,市场反应不一,还存在流动性不足等问题,后续影响仍待观察。

  通常,利率“锚”的决定权在央行,直接受到央行货币政策的影响。为实现货币政策的效果,央行手中有传统的三大法宝:存款准备利率、再贴现利率和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其中,公开市场操作利率被认为是央行最重要的流动性调节指标。

  自推出逆回购业务以来,央行在逐步建设利率走廊, 7天逆回购操作利率一直维持在 2.25%,成为利率走廊的隐含底部。只是,从去年三季度开始,货币政策逐步转向,但央行并没有直接提高存贷款利率,而是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及利率传导机制,达到引导市场利率的目的。

  为推进金融机构去杠杆,央行以三个途径同时提高了逆回购利率。第一,通过拉长久期变相抬升公开市场操作的加权利率,在去年 8月 24日和 9月 13日,在公开市场上实行 14D和 28D的逆回购资金投放,不到一个月接连两次在公开市场逆回购拉长久期的操作,引导资金加权利率上行,提高加杠杆机构的资金成本,起到降杠杆的作用。其次,两次直接提升逆回购各期限中标利率。第三,央行面向主要银行开展 MLF操作,利率也以相同速度上行, 1月 24日,半年期和 1年期 MLF利率分别上行 10BP至 2.95%和 3.1%; 3月 16日,半年期和 1年期 MLF利率再次上行 10BP至 3.05%和 3.2%。

  央行的政策利率意在引导市场利率,但市场利率往往由于对手风险、恐慌情绪的发酵致使一定程度上超调,而此时上调市场利率既是对市场利率的迎合,亦是流动性收紧的落地,并伴随着未来稳中偏紧货币政策的市场预期管理。

  梳理近些年央行的利率操作可知,市场利率走势经历了从 R007到 DR007的演变。

  在最初的利率走廊时代以 R007为锚。 R007是银行间市场参与者以利率债或信用债为质押的 7天期回购利率,但用企业债质押相比于利率债的折算率更低。在这期间, R007是央行的主要观测利率,通过多样化的公开市场操作手段维持 R007在利率走廊里窄幅波动。

  2015 年,央行总体的货币政策偏宽松,并在市场上引导利率走廊的形成,从 2015年 6月至 2016年 9月,银行间回购加权利率 R001和 R007波幅均较小,分别在 2.0%和 2.5%的区间里窄幅波动, R007刚好处于利率走廊 2.25% -2.85%的区间。此时资金面较为宽松,不但降准释放资金总量较多,逆回购市场的短期资金利率亦很平稳,银行间的回购利率也波幅较窄,因而对债市加杠杆的策略极为有利。到了去年二季度末,债市大举加杠杆,收益率下行到历史低位。

  但是,随着供给测结构性改革的深入,防风险去杠杆成了金融领域的重心。去年三季度,货币市场政策逐步转向, MPA考核致使月末时点资金频繁波动, R001和 R007的波幅扩大,甚至出现了 R007大幅上行,然而银行与银行之间的拆借利率却并未走高,由于银行间质押式回购交易的参与者不仅包括银行,也包括券商等其他非银机构,因此流动性在不同的市场参与者之间开始出现结构性分化,利率走廊或许仍然适用,然而锚定的中枢利率已开始变化。

  DR007 是银行间存款类机构以利率债为质押的 7天期回购利率,相比 R007有两个主要变化:其一是市场参与者缩小至银行与银行之间;其二是质押券限制为利率债,交易对手违约风险大降,波动相对稳定,能作为较好的银银之间流动性管理的观测指标。从去年 11月起,资金利率较明显的变化是 R007加权利率逐步脱离了原来的隐性利率走廊区间,而 DR007加权利率继续留在区间内,表明央行更在意的利率基准指标是 DR007。

  今年一季度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再度提到“银行间市场最具代表性的 7天回购利率( DR007)总体在 2.6% -2.9%的区间内运行”,进一步强调了 DR007的基准地位。此次专门推出 DR系列利率的定盘利率指标,相信是这一思路的延伸。

  在不断强调 DR利率基准性的环境下, FDR的编制有助于推动基于 FDR的利率互换产品的推出,是不可缺少的一环,加固 DR的基准地位。

  而从传统的期限利差角度看,央行政策利率传导至货币市场利率后,再通过债券市场参与者传导至短期利率债收益率,随后通过收益率曲线从短端向长端传导。然而近期收益率曲线出现 M型,可能意味着短端到长端的传导并不畅通,主要由于长短端的制约因素出现了大幅背离: 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更多从基本面分析,在 3.6%附近上行有压力主要因经济指标开始出现掉头迹象;而中端 3至 7年期国债收益率较高代表银行的配置意愿相对较低。

  而从负债端来看,债券市场的利率已水涨船高,回购市场利率将使得银行资金更为紧张。目前贷款利率暂未上行,有一定粘滞性。但随着去杠杆的继续推进,不排除银行主动抬升贷款利率的可能。

  随着 DR利率基准性的提升,以其为基准的衍生品的推出就非常有必要了。从这个角度考虑,基于 FDR007的利率互换产品可使 DR007成为长端利率参考的重要基准之一,进而提高利率由短端向长端的传导效率,由此大大增强货币政策的实效。

 

   (作者单位:中国金融网)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闫琪)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