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动荡或成冲击全球经济的中期风险

2018-01-11 13:41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王龙云

  新年伊始,全球把目光投向伊朗国内局势上。按照“蝴蝶效应”逻辑,石油出口大国伊朗国内动荡,可能成为新一轮国际油价暴涨的“导火索”,由此将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近则辐射中东,远则波及全球,最终对短期内呈现全面增长态势的世界经济造成影响。实际上,类似的政治风险正缓慢地由“潜伏期”向“爆发期”过渡,成为世界经济不得不提防的中期风险之一。

  伊朗事件印证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全球机构此前的判断——趋势向好但根基薄弱的世界经济依然被各种风险围困。一方面,基于当前发展轨迹,2018年世界经济将继续保持正增长,预计全年经济增速达3.5%以上;另一方面,此前10年一直困扰全球发展的疑难杂症并未消除,而那些可预见的“灰犀牛”风险还在上行,潜在的“黑天鹅”事件也构成威胁。

  回顾刚刚过去的一年,国际政坛跌宕起伏,好在主要经济体大多涉险过关,成为世界经济整体复苏的重要支撑,但也把更为沉重的包袱留给了2018年。

  欧洲将迎来意大利大选、俄罗斯大选等重头戏,如果联盟党和社民党组阁谈判失败,德国也将加入这一行列,再加上英国和欧盟的“脱欧”谈判进入第二阶段,欧洲将成为今年国际政坛的潜在“火药桶”。其中,3月份举行的意大利大选是重中之重,民调显示参选各政党支持率胶着,心怀“脱欧”之志的民粹党派五星运动党占优,大选结果不仅将决定未来意大利经济走势,还可能对欧盟一体化进程产生重要影响。与此同时,拉美国家也将迈入大选年,巴西和墨西哥将与拉美第四大经济体哥伦比亚一起,迎接总统选举的到来。此外,委内瑞拉也将选举总统,而古巴将在4月劳尔·卡斯特罗卸任时完成权力交接。巴西、墨西哥和委内瑞拉的选情复杂难料,可能成为世界经济前行中的“变量”。

  美国也将迎来中期选举,未来一年特朗普政府制定国内外政策都将围绕参众两院的选票进行。为了让共和党继续把持两院,秉承“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政府势必再放大招,对世界主要经济体来说,继警惕美联储货币政策、美国税改法案的外溢效应后,2018年还要把山姆大叔的国内选情放到雷达之上。

  与国际政治风险比肩而立的是全球债务风险。进入2017年后,全球公共债务水平仍处于高位,发达国家2017年公共债务仍然超过其GDP总量,约为GDP的106%。其中希腊为180%,意大利为133%,葡萄牙为125%。而且,自2008年以来,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国家的私人债务(包括企业和家庭债务)不断上升,2016年分别高达GDP的155%和115%。必须警惕的是,在高杠杆、高负债的情况下,市场一旦出现危机苗头将会引发更多连锁反应,信贷收紧、融资成本快速上升可能引发螺旋式信贷违约,甚至导致银行倒闭和金融危机。

  全球金融风险系数也处于高位。一方面,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股市严重偏离实体经济增长步调而屡破高位,资产泡沫化迹象日益明显;另一方面,主要经济体相继收紧货币政策,将引导全球资金在2018年进行“大搬家”,对新兴经济体构成巨大资金外流压力。

  还有分析指出,全球经济虽然处于周期性回升通道,但长期前景并不乐观。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算,发达经济体在1996年至2005年间,人均GDP年增长率为2.2%,而在2017年到2022年间,可能将下降到1.4%。

  可以说,当下世界经济的沉疴旧疾尚未找到济世良方,比如全球增长动能不足、全球经济治理滞后、全球发展失衡。如何提高生产率,创新发展,寻找新增长点,不仅是发达国家的问题,也是许多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的重大挑战。可以预见,2018年,大国博弈将更加激烈,恐怖主义蠢蠢欲动,去全球化思潮和民粹主义此起彼伏,地缘政治危机也将时有发生,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仍是全球发展的重要挑战。这都需要世界经济一边砥砺前行一边探索解决,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日前在展望2018年前景时所言,要抓紧在阳光灿烂之时修补屋顶。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闫琪)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