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通信技术成重头戏 旅游经济恐不及预期

奥运对韩国经济提振效应料将有限

2018-02-11 14:45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闫磊

  第23届冬季奥运会将于9日在韩国平昌开幕,受奥运经济效应影响,韩国将在旅游、基建、服务、科技等行业收获效益。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奥运效应对韩国经济的提振作用或十分有限。近年来,由于筹备奥运赛事需要大举借债,且回收周期较长,在全球宏观经济一度较为疲弱的背景下,申办奥运热度逐渐下降,奥运经济效应暗淡成为业界焦点。

  前沿技术助力

  信息通信技术(ICT)作为平昌冬奥会力推的重头戏,在本届奥运会将主要涵盖五大方面的内容:5G移动通信、人工智能、物联网、超高清电视直播和虚拟现实(VR)。本届冬奥会将通过这些高新技术,给观众带来前所未有的视听感受,同时许多技术商期待实现1988年汉城奥运会时的品牌效应,复制当时三星电子、LG集团成为世界级品牌的路径。

  这是奥运会历史上首次引进5G通信网络。5G移动通信是比目前普遍使用的LTE技术快20倍以上的通信网络,具有高速度、低时延、高连通性、大容量等特点。

  平昌冬奥会正式通信合作伙伴韩国KT公司冬奥会技术负责人朴钟浩,22日在江陵市举行的“与ICT技术结合的平昌冬奥会研讨会”上说,KT公司从2015年开始决定推进5G通信技术的研发,目前将在平昌冬奥会示范使用的5G通信速率达到3.2Gbps,在平昌、江陵、旌善等主要场馆聚集地都建有5G网络示范区。预计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前后可实现速率达20Gbps。

  据KT公司技术人员介绍,平昌冬奥会使用的5G通信将主要应用于三个方面,分别是Sync View(同步视角), Omni Point View(全景视角)和Time Slice(时间切片)。冬奥会期间,观众可以前往主要场馆周围的5G体验区,使用那里提供的5G终端设备进行体验。

  韩国SBS电视台体育部部长权钟吾介绍说,1964年东京夏季奥运会首次采用彩色电视进行转播,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首次使用高清直播技术,而此次平昌冬奥会将首次大规模使用UHD超高清电视直播赛事。

  权钟吾表示,早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就进行过开闭幕式的超高清录播,之后的里约夏季奥运会也进行过数个项目的超高清录播,但尝试大部分赛事进行超高清直播,平昌冬奥会还是头一次。

  权钟吾说,全球范围来看,超高清电视的普及率仅为10%左右,但不应因此放弃对新技术的追求。高清(HD)电视从最早出现到发展成熟经历了近10年时间,按这个速度推测,超高清电视或在2020年至2024年进入成熟阶段。

  UHD超高清电视的分辨率为3840×2160,呈现出的像素是全高清(FULL HD)电视的四倍,能够带来更清晰鲜明的画质和更自然真实的效果。在体育赛事转播上使用这一技术,无疑能给观众带来更逼真的视觉体验和身临其境的感受。

  旅游业或“些微”受益

  借助奥运经济效应,韩国期待旅游产业能够大幅受益,未来吸引大量外国游客。但业内人士警告称,平昌较为偏远,充分实现奥运经济效应难度很大。

  尽管韩国对冬奥会的投入远不及上一届俄罗斯索契冬奥会,但约130亿美元的支出也远超预算,涉及高速铁路、场馆建设、酒店建设等。根据韩国工业经济和贸易学院测算,平昌冬奥会将创造180亿美元工业产出和23万个就业岗位。

  据美国《福布斯》日前报道,当地市政领导人希望2018年冬奥会能吸引更多国际游客到这片位于韩国东部的乡村地区。不过,从售票情况和旅游专家的态度看,能否实现这一目标尚待观察。

  国内外对赛事的兴趣一般。今年初,平昌冬奥会只售出60%的门票,索契在2014年冬奥会前售出了80%的门票。美联社报道称,平昌所在的江原道需在不确定的时间内偿还办奥运会带来的每年850万美元债务。美国州立威奇托大学助理教授金元映说,由于平昌面积较小,其偿还投入奥运会的130亿美元更为复杂。“显而易见,韩国政府和组委会要想实现计划目标,需要克服很多障碍。”金元映说。

  目前,江原道地区的酒店入住率没有达到预想水平。根据韩国酒店联盟最新数据显示,该省近半酒店客房仍处于空置状态。

  欧洲和美国冬季运动观察家都质疑韩国冬奥会能否成功吸引西方人。经营德克萨斯州奥斯汀一家体育旅游公司的布赖恩·彼得斯此前接受采访称,“韩国本来也不是很好的旅游目的地”。韩国的目光主要聚集在吸引越南、马来西亚、印尼和其他东南亚国家游客上,这些地区非常热衷韩国文化。

  不过在房地产交易方面,为奥运会兴建的600套奥运公寓已销售一空,均价约30万美元一套,该业绩为韩国奥运组织者增添了收回成本的信心。

  申奥降温折射偿债压力

  在巨额投入的压力下,近年来申办奥运成为许多国家的“烫手山芋”,如何平衡奥运赛事预算、经营后奥运时代产业,成为业界焦点。

  奥林匹克运动在过去几年遭遇了严峻的挑战,在去年的2022年冬奥会和2024年夏奥会的申办过程中,先后有近10座城市退出。这些挑战,在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看来,有来自外部的,譬如全球经济下滑、恐怖主义威胁,以及一些西方国家民粹主义盛行等。当然有些挑战是来自国际奥委会内部,如繁琐的申办程序外加高昂的申办和举办费用,让很多中小国家的城市望而却步,这需要国际奥委会进行内部改革。

  最初申办2024年奥运会的城市除了巴黎和洛杉矶外,还包括汉堡、布达佩斯、罗马和波士顿,但随着这些城市的退出,巴黎和洛杉矶成为仅有的两座申办城市。国际奥委会决定这两座城市将分别承办2024年和2028年两届奥运会。

  出于经济原因,洛杉矶自愿将2024年的申办改为2028年。由于同意主办2028年夏季奥运会和残奥会而退出2024年的角逐,洛杉矶得到了国际奥委会的承诺,将会得到最高可达20亿美元的相关经费,这比国际奥委会给2024年奥运会主办方提供的15亿美元显然更高。洛杉矶市长加塞蒂曾表示,拒绝办2028年奥运会将是“很蠢的决定”,“就算为了能从国际奥委会那里多拿到这些钱,洛杉矶也可以等四年”。

  获得2024年承办权的巴黎同样面临财政压力。巴黎组委会的预算全靠奥运会自身提供,宣布的运行经费总共34亿欧元,将从国际奥委会提供的经费、广告商以及售票得到补偿。国际奥委会也认为“这一预算是可行的”。

  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的研究人员分析了30届夏季和冬季奥运会。他们表示,这些赛事最终无一控制在最初预算范围内,近一半超出预算目标100%以上。

  国际奥委会试图回应成本问题,在2015年作出了一些改变,旨在降低申办和举办这项赛事的成本,例如鼓励使用现有体育场馆,但这些让步似乎对潜在的主办城市没有什么影响。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闫琪)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