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率市场化:加强引导存款利率波动

2018-02-11 16:55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作者:明明

  我国的利率市场化进程,是伴随着银行理财的快速增长而一路走来。站在当前,随着监管趋严、资产回表,理财产品未来的前景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我国利率市场化的进程是否会止步?未来预计将以何种形式继续前进?

  相应配套机制正逐步完善

  利率市场化改革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以货币市场利率为基准,市场供求发挥基础性作用,中央银行通过各种市场化的政策工具调控货币市场利率,并通过它来对利率水平和结构施以有效影响的体系。我国利率市场化的思路是:先外币后本币,先贷款后存款,先长期大额后短期小额。与之相对应,利率市场化大致分为三个阶段:同业利率市场化、信贷利率市场化、存款利率市场化。以1996年放开同业存款为起点,2015年存款利率上限完全放开为终点,我国的渐进式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长达19年,与其他国家10~20年的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相比,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耗时较长。

  从同业利率市场化到存款利率市场化,央行对利率的限制已经被取消,但全面的放开并不代表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完成。利率市场化改革是否完成,还需要对相应的配套机制是否完善加以判断。

  微观层面:一是国有企业相比民营企业,依然更容易获得信贷资源,而与民营企业相比,国有企业投资效率偏低;二是各级地方政府依然是不可忽视的信贷资金需求者,政府介入资金配置过程,其首先关注的是资金的可得性,资金成本的敏感性较低。国有企业与政府在资金配置过程中的介入,一定程度上会导致利率不能发挥其资金配置的作用,降低资金配置的效率。

  宏观层面:伴随利率市场化的推进,货币政策框架需有相应的调整,也需要形成市场化的利率基准,而不再是银行的存款利率发挥基准利率的作用。货币政策框架包括货币政策工具、操作目标、中介目标和最终目标。目前我国确立了价格型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的“双支柱”调控框架,货币政策框架也正由广义货币量为中介目标的数量型框架向以利率为中介目标的价格型框架转变。市场化基准利率也在逐步确定过程中,市场收益率曲线将越来越完备,利率市场化将继续深化。

  回归存款的核心负债地位

  以美日利率市场化改革作为参考。从20世纪60年代起,美国通货膨胀率不断走高,19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导致经济增速放缓,通胀加剧,利率管制使商业银行无法应对高通胀高利率的宏观经济坏境。利率管制由早期的对银行利润保护变为对银行正常经营的制约。从开始到全面取消存贷款利率上下限,美国利率市场化进程共耗时16年,主要是取消危机后设定的Q条例对银行存贷款利率的限制。相比我国,美国市场化程度更高,改革涉及内容更少,所需时间也更短。

  日本利率市场化进程可以主要概括为:国债交易利率和发行利率的自由化,丰富短期资金市场交易品种,自由利率交易品种小额化与贷款利率自由化。

  美国与日本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完成后,短期内存款机构面临存贷利差收窄的困境,金融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迫使存款机构将资产配置于更高风险的投资。同时监管放松,导致美国与日本在利率市场化后都面临不同程度的危机。反观我国,商业银行的获利也主要依靠存贷款利差,国内银行理财产品的快速增长是对银行面临获利压力的最好说明。银行理财产品的增长、表内转表外等也相应推高了金融体系风险,在保证利率市场化稳步推进的需求下,一系列监管文件使银行理财产品未来面临不确定性,金融风险则得到一定控制。

  由于中国特色的制度环境与市场环境,国内形成了“金融双轨制”:同时存在正规、非正规两个金融市场,并且同时存在价格和数量管制的双重扭曲。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深入,利率传导机制的完善,民间融资利率或将下降,更大程度满足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能促进民间投资的回升。数量改革方面,随着混合所有制改革等政策的推进,国有企业对民营企业资源挤占的情况将得到进一步好转。在政府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背景下,民营企业发展将更具有活力。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境况差异将减小,利率也将更好发挥其资源配置功能。

  综上,无论是从居民、银行还是非银机构,都有必要回归存款的核心负债地位。那么在此背景下,如何推进利率市场化呢?我们认为可以加强引导存款利率的波动,发挥银行和居民共同定价的作用。

 

  (作者系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文齐)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