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振兴路

2018-03-13 16:05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屈丽丽

  编者按/这是中国进入新时代之后的第一次全国两会,振兴之路是其无可争议的主题,在历经了站起来、富起来之后,中国正走在“强起来”的道路之上。

  一条振兴之路已经清晰起来,依靠持续的深化改革与“问题攻坚”,“强起来”的振兴之路上,触及体制机制、触碰核心要害的改革,无从绕行。也只有在振兴之路上攻克这一个又一个“堡垒”,夺下一个又一个“阵地”,中国才能到达振兴的彼岸。

  法治“快车”

  “改革开放以来,立法与改革决策的关系历经变化,立法经历了从‘确认改革成果’到‘服务改革大局’再到‘引领改革发展’的角色转变,与这一变化相适应,立法理念也从经验主义转向了工具主义,继而选择法治主义。”

  对于立法与改革的关系,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副校长、法学院教授石佑启从历史的角度做出了如是评价。而“引领改革发展”恰恰是五年来最重要的立法思路。

  事实上,关于立法与改革,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讲话中指出:“这次全会提出的许多改革措施涉及现行法律规定。凡属重大改革要于法有据,需要修改法律的可以先修改法律,先立后破,有序进行。有的重要改革举措,需要得到法律授权的,要按法律程序进行。”

  对此,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解释说,“这段话反映了习近平总书记强烈的法律意识,强调了要依法办事、依法律程序办事。这段话虽然是针对实施改革措施讲的,但也可以说同时是对立法工作讲的,对于我们处理好立法与改革的关系同样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在乔晓阳看来,“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背景下,立法角色和理念的转型也要求重塑立法与改革决策的关系,这就是以法治主义引领立法理念转变,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协调立法与改革决策的关系,实现二者的良性互动与有效衔接。”

  的确,回顾五年立法路,立法在引领和推进改革上发挥了重要作用。这种引领,不仅仅是修改法律适应改革的需要,同时通过整个立法程序,使改革决策更加完善,更加周到,最终实现了立法决策与改革决策相一致,体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

  立法:5年25部法律

  五年来,几乎我们的每一项重大改革,都涉及与现行法律规定的关系。最典型的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出的一系列改革举措,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认真研究疏理,改革领域涉及现行法律139件,需要制定、修改和废止的立法项目76件。

  与此同时,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底,我国新制定法律25部,修改法律127件次,通过有关法律问题和重大问题的决定45件,作出法律解释9件,这是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交出的五年立法成绩单。

  而这些法律所调整的问题,恰恰是改革的焦点和目标。

  如果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取得很多经济成就是以付出环境为代价的,那么,过去五年来,对环境保护以及与经济协同发展的重视却是史无前例的。

  2014年4月2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修改后的环保法。这个被称为“史上最严”的环保法,开启了中国依法治污的新纪元。

  公开数据显示:五年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修订近20部环保领域相关法律议案,环境执法成效明显增强。据统计,2017年全国对环境违法实施的行政处罚案件23.3万件,罚没款115.8亿元,比环保法实施以前的2014年增长了265%。随着环保法治体系的不断完善,群众反映强烈的环境问题正在逐步得到解决,环境质量总体向好。

  不仅如此,为了与环保改革更紧密地衔接,改变污染企业排污仅仅几十万罚款的侥幸心理,环保税为企业排污戴上“紧箍”。2018年1月1日起施行《环境保护税法》规定征收环境保护税,不再征收排污费。

  该法明确,直接向环境排放应税污染物的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为环境保护税的纳税人,应当依照规定缴纳环境保护税。应税大气污染物的税额幅度为每污染当量1.2元~12元,水污染物的税额幅度为每污染当量1.4元~14元,固体废物按不同种类每吨5元~1000元不等,工业噪声按超标分贝数,每月按350元~11200元缴纳。

  与此同时,自2018年1月1日起施行的新修订的《水污染防治法》也加大了污水排放行为的惩罚力度。明确了各级政府的水环境质量责任,增加省、市、县、乡建立河长制,明确“国家对重点水污染物排放实施总量控制制度。”

  事实上,过去五年,有关民生改革一直在系统推进。

  2016年8月1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第104次部务会讨论通过《重大劳动保障违法行为社会公布办法》,明确要求构建和谐劳动关系,对确定已经依法查处并作出处理决定的重大劳动保障违法行为向社会公布,该办法已自2017年1月1日起施行。

  2016年,《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条例》《关于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意见》《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服务规范》相继开始实施,国家通过对城乡医疗、养老保险制度不断调整和完善,推动社会保障更加公平全面。

  与此同时,人社部、财政部发布《关于做好基本医疗保险跨省异地就医住院医疗费用直接结算工作的通知》,人社部还同时出台了《关于加强和改进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领域公共服务的意见》,以解决跨地区的社会保障问题。

  此外,新修订的《标准化法》将于2018年1月1日开始施行。新法制定法规目标更明确,突出了对质量安全的要求。明确保障人身健康和生命财产安全,维护国家安全、生态环境安全是制定法规的宗旨。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取得巨大成就,民商事立法始终在保驾护航。过去五年,民事立法最重要的成果就是《民法总则》的通过,这部于2017年10月1日正式实施的法律,迈出了编纂民法典任务的第一步,开启了时代的先声。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编纂民法典,建立与全面小康社会相适应的民事法律制度,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提供法治保障,

  再以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为例,过去五年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就是我国由产业政策向竞争政策的转变,确立了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同时修改完善中小企业促进法、反不正当竞争法,制定烟叶税法、船舶吨税法等,保证市场经济运行更加繁荣有序。

  2018年1月1日起施行《反不正当竞争法》,是对原反不正当竞争法实施后时隔24年的首修,针对当前市场竞争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进一步明确了对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规制规则,更加注重实用性和可操作性,以前瞻性的眼光进一步规范了市场竞争秩序。

  同时,2018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小企业促进法》,将近年来行之有效的政策上升为法律,规范了财税支持相关政策,完善了融资促进相关措施,特别是规范行政许可事项、减轻企业负担、减化小微企业税收征管和注销登记程序,为中小企业发展创造良好环境。

  各项改革深度推进,但要保障改革的成果,司法改革就显得格外重要。为此,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决定:对《法官法》《检察官法》《公务员法》《律师法》《公证法》《仲裁法》《行政复议法》《行政处罚法》8部法律进行打包修改,该决定自2018年1月1日起施行。同时,审议修改法院组织法和检察院组织法,积极适应深化司法改革的新变化。

  一方面是国内的深化改革,另一方面也要关注全球政治经济格局的微妙变化,这就涉及到国家安全领域的改革,过去五年,全国人大先后审议通过国家情报法、反间谍法、网络安全法、核安全法等,基本建立起有中国特色的国家安全法律制度框架体系。

  改革:于法有据

  关于立法与改革的重要关系,国家领导人在过去的历次会议上都有重要表述。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要求“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须坚持科学立法,使法律准确反映经济社会发展要求,更好协调利益关系,发挥立法的引领和推动作用”。

  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实现立法和改革决策相衔接,做到重大改革于法有据、立法主动适应改革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这意味着,我党对立法和改革决策的关系有了新的认识,要求发挥立法对改革的引领和推动作用,强调改革的法治化运行、推进改革不偏离法治轨道。

  此后,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在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的讲话中提出:“充分发挥立法的引领和推动作用,加强重点领域立法,促进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

  那么,立法与改革决策相一致,立法如何适应、服务改革需要,如何发挥引领和推动作用?

  对此,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有非常清晰的解释,“第一,党中央作出的改革决策与现行法律规定不一致的,赶紧修改法律适应改革的需要。”

  以预算法修改为例,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了包括改进预算管理制度在内的深化财税体制改革任务,明确要实施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的预算制度。此后,预算法的修改就特别重视与财税改革总体方案相衔接,着眼于把中央的改革决策和任务措施以法律制度的形式加以确认,实现了立法与改革决策相衔接,发挥了立法的引领和推动作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闫琪)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