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开门“迎四新”

2018-03-13 16:14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罗辑

  出海,或不再是互联网等科技企业IPO的最优选项。

  3月6日,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副主席姜洋在政协分组讨论发言中表示,在保持IPO常态化的同时,将继续稳步推进股票发行制度改革,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四新”企业)支持力度。

  “资本市场支持新经济的本质是以资本市场为依托,发挥合理配置金融资源的功能,为实体经济的发展增加以创新为出口的核心动力。资本市场的改革是全方位、系统性的工作,在具体的做法上虽然有不同观点,但为实体企业提供实现创新、推动创新的机会和条件,是决策层、监管层的共识。”中国人民大学财经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提及。

  留住“独角兽”

  “把好企业留在国内、让好企业尽快上市。”2018年新年伊始,监管层便传达出这一信号——1月9日,证监会主席助理张慎峰在调研中关村时指出,要以时不我待的精神与时俱进地提升资本市场体系的制度包容性、市场承载力和国际竞争力,并道出了上面这句话。

  互联网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不少在国际社会亦占据一席之地的互联网巨头在我国成长起来。但当其发展到一定程度,融资、发展需求不断增加的同时,工业企业能够在A股获得的二次新生,对这些新模式、新业态的企业而言却有一定难度。在较长的一段时间里,这样的企业往往只得选择海外的资本市场。

  但这或将成为“往事”。变革正在悄然而来。

  在近期全国两会召开期间,多位代表提出资本市场制度改革的意见。而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副主席姜洋表示,“下一步证监会将改革发行上市制度,深化主板和创业板改革,以服务国家战略和现代化经济体系为导向,改革发行上市制度,努力增加制度供给和包容性,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支持力度。此外,大力推进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建设,继续深化新三板改革,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统筹主板、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区域性股权市场等各层次股权市场定位分工,促进有机联系。”

  而就在2月末,有传闻称,监管层对券商作出指导,包括生物科技、云计算在内的四个行业若有“独角兽”,立即向证监会发行部报告,符合相关规定者可以实行“即报即审”。

  这一传闻,从侧面得到了印证。

  全国人大代表、深交所总经理王建军表示,“证监会和交易所正在抓紧推进对新经济‘独角兽’企业在境内市场发行上市提供条件,做试点和准备工作,深交所层面的规则准备已经基本完成。今年深交所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如何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新经济,要对‘独角兽’企业在深交所上市开设绿色通道。”

  全国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副总裁谢卫在其提交的“关于新时代建设资本市场强国的建议”提案中建议,加大对符合国家发展战略、具有核心竞争力的高新技术企业和新经济新业态产业的支持力度,特别是对当下国内A股上市的标准和流程进行认真梳理,引导和鼓励更多的创新型企业在境内上市。

  实际上,近年来不少在海外上市的“独角兽”企业正陆续回归。除了前不久刚刚完成A股上市的360,在此次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全国政协委员、网易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磊等互联网公司负责人均表示,希望能够在国内上市。

  可借鉴CDR

  尽管很多在海外上市的互联网企业表达了回A股的期盼,但从具体困难上看,其往往采用了VIE架构(协议控制),而该架构在国内现行法律法规下有着争议。

  对此,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VIE架构拆除确为中概股回A拦路虎,“因为拆除VIE架构一般有五个关键步骤:一是解决境外投资人退出和保留问题,二是全面终止VIE协议控制,三是境内实际经营公司重组,四是终止境外员工股权激励计划及完税,五是注销或转让境外主体等的外汇登记。其中拆除VIE架构需要时间较长,每一步都充满不确定性,从而影响回A进程。VIE架构拆除史上,有不少因为VIE耗时太多、拆除不彻底而导致错过了A股创业板良机的例子。”

  不过,他同时提到,上述这一情况或将改变,“在目前监管层鼓励BATJ和其他独角兽登陆A股的背景下,这些企业在国内上市的困难有望得到稳妥的解决。”

  日前,全国政协委员、经济学家李稻葵表示,在吸引创新型企业回归A股上市时,需要改变监管规则,支持“独角兽”企业回归A股,目前通过发行CDR(中国存托凭证)更符合实际。

  “对于中概股回归A股的途径,市场已有明确的共识,一种是仿照360回归的策略,即拆除VIE架构后重新上市。另一种则是采取CDR的方式,即境外上市公司将部分已发行上市的股票托管在当地保管银行,由境内的存托银行发行、在境内A股市场上市投资凭证,CDR以人民币交易结算、供投资者买卖。例如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CDR曾被计划用于香港‘红筹股’公司在内地融资,但很可惜后来未能成行。”宋清辉对两种方式分析道,“上述两者比较,我比较倾向于CDR的方式回归A股,因为这样有利于利用好境外规范的公司治理的环境,给内地企业树立榜样。另外,从操作成本、时间来看,CDR的方式可能更为便捷。”

  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策略分析师高挺对于CDR方式也提及,“我的猜测这会是一个逐渐的过程,或不会立刻实现。但(我们)预期监管部门会做很多事前准备。如果准备到位或会(对市场)产生影响。”

  此外,基岩资本副总裁杜坤也提及,“在防风险的大背景下,预计CDR会在监管控制下小幅稳步推进,无需过度担忧其对股市资金分流的影响。而且,以ADR(美国存托凭证)为鉴,CDR的流动性与普通A股不会有明显差异,CDR将成为A股的有机组成部分。而独角兽企业的回归将给资本市场带来更多的活力,给投资者带来更多、更好的选择。”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闫琪)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