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上锁抽屉 让科学数据共享

2018-04-17 11:26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沈慧

  随着我国科技创新能力不断提升,科学数据质量也大幅提高,为我国创新型国家建设奠定了良好基础。针对目前大量科学数据被“锁在抽屉里”的现象,我国第一次在国家层面出台科学数据管理办法,推动科学数据共享应用

  大数据时代,科技创新越来越依赖于科学数据综合分析。近年来,科学数据呈现出“井喷式”增长态势,但管理与应用仍然存在明显不足。为此,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了《科学数据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这是我国第一次在国家层面出台科学数据管理办法。

  “当前,我国正处于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建设科技强国的关键时期,加强和规范科学数据管理是加强我国科技创新能力建设和保障国家安全的重要方式和手段。”科技部基础研究司司长叶玉江表示。

  补齐管理短板

  科学数据是国家科技创新发展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性战略资源,是信息时代传播速度最快、影响面最宽、开发利用潜力最大的科技资源。

  “当代科学技术发展呈现出明显的大科学、定量化研究特点,科技创新越来越依赖于大量、系统、高可信度的科学数据,对科学数据的综合分析,本身就是科技创新的一种方式。”叶玉江说,开展科学研究首先需要尽可能多地收集、分析和研究主题相关的科学数据,对生命科学、天文学、空间科学、地球科学、物理学等学科来说更是如此。

  然而让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中心副主任王瑞丹有些痛心的是,“许多高价值的科学数据并未在国内得到充分的共享和使用就流向了国外”。

  为了减少科学数据流失,《办法》规定主管部门、法人单位要建立相应的管理制度,确保在国外发表学术论文的作者将支撑论文观点的科学数据汇交到所在单位统一管理。“不管是财政资金项目、预算资金项目还是其他渠道产生的科学数据,今后必须先向法人单位提交,由法人单位进行相应的审查和汇聚,之后才能交到国际上去。这样既不妨碍科学数据正常流动,也保证了科学数据在国内的使用。”王瑞丹表示。

  推动开发利用

  叶玉江坦陈,科学数据流失只是一方面,在科学数据开发利用、开放共享等方面,我国也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他举例说,一个课题组获取的相关数据用于发表文章、参与评奖后,大多“锁在抽屉里”,这种现象在科研界十分普遍。究其原因,很多科学家尚未形成科学数据应开放共享的观念意识,以致一些数据广泛分散在个人或课题组手中,阻碍了科学数据的正常流动。

  在中国工程院院士孙九林看来,21世纪最重要的资源是数据资源、材料资源和能源资源,但数据资源必须共享应用才能变成财富,比如社会大数据、政府管理的大数据、互联网大数据。

  加强科学数据管理和开放共享时不我待,2004年起,科技部、财政部先后在基础科学、农业、林业、海洋、气象、地震、地球系统科学、人口与健康8个领域支持建成了国家科技资源共享服务平台,初步形成了一批资源优势明显的科学数据中心。

  针对科学数据利用率不高的问题,《办法》提出3项举措:实行清单管理制度,由主管部门组织编制科学数据资源目录;鼓励科研人员整理形成产权清晰、完整准确、共享价值高的科学数据;在数据共享过程中,原则上对公益性事业及公益性科学研究无偿提供,确需收费的应按照规定程序和不盈利原则制定合理的收费标准。

  “科学数据完全可以支撑国家信息产业或者大数据产业,而且数据资源越用越有价值。”孙九林表示。

  确保安全可控

  科学数据的价值体现在使用,前提则是确保安全。

  叶玉江说,《办法》始终把确保数据安全放在首要位置,对涉及国家安全和秘密的科学数据如何把握好开放与保密的关系,做了原则性、政策性的规定,这是现实所需也是国际惯例。“科学数据管理必须要以安全可控为前提,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依法确定科学数据安全等级及开放条件,严格做好科学数据保密工作,建立数据共享和对外交流的安全审查机制。”

  《办法》明确规定,对涉及国家秘密、国家安全、社会公共利益、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的科学数据,不得对外开放共享;确需对外开放的,要对利用目的、用户资质、保密条件等进行审查,并严格控制知悉范围。并对主管部门和法人单位的职责做了明确规定,强化了法人单位的主体责任,明确主管部门和法人单位依法确定科学数据的密级及开放条件。

  王瑞丹透露,后续科技部将推动建立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学数据中心,实现国家政府预算产生数据长期管理和共享使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闫琪)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