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寿根:美国新重商主义或诱发严重经济衰退

2018-05-16 19:48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任寿根

  自2018年3月美国以中美货物贸易赤字为由,对来自中国的多种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同时限制中国企业在美国的并购行为,可称这种贸易保护主义为“新重商主义”。

  美国新重商主义的兴起

  新重商主义源自重商主义,同时又具有新的特征,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违背市场经济基本原则,即自由贸易或自由交易原则,人为干扰国际贸易发展,不利于国际贸易新秩序的建立;二是违背新时代全球化发展的历史潮流,采取逆自由贸易原则,利用关税壁垒等手段限制国际贸易发展;三是继承重商主义零和博弈的思想,利用自身包括科技优势在内的国际贸易优势,谋求以损失在科技方面相对弱势国的利益,达到保护本国相关产业、获取本国贸易优势的目的;四是不能正确认识贸易逆差产生的原因,过度夸大贸易逆差的缺点,不能辩证看待贸易逆差问题。

  重商主义的理论早已受到斯密的批评,从理论上是不符合市场经济发展基本原则的,从实践经验看,也被证明不利于经济社会长期发展。新重商主义滋生于重商主义,在新时代同样不能适应新的经济情况、新的社会情况要求。美国新重商主义的兴起,源于“单极思维”,不符合世界多极化发展的必然趋势。美国之所以有今天的发展成就,与长期以来推行自由贸易原则密不可分,美国从中获得巨大财富,也由此获得了快速的发展。

  长期以来,美国也是自由贸易原则的推崇者、引领者。但是,自2018年3月以来美国却谋求通过设置贸易壁垒减少其贸易赤字,这种做法背离了自由贸易法则,也有悖于美国自己推崇的经济发展理念。

  美国新重商主义引发中美贸易战

  美国挑起贸易战的实质是美国新重商主义的兴起,是对市场经济交易本质的“侵蚀”。

  这次中美贸易战或贸易摩擦由美国挑起。2018年3月23日美国宣布对中国多种商品征收多达600亿美元的惩罚性关税。就在美国宣布上述措施的当天,中国商务部发布了针对美国进口钢铁和铝232措施的中止减让产品清单,并征求公众意见。美国232措施表面上是为了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但实际上借该名义推行新重商主义,其真实表现在于,美国选择性地排除部分国家和地区,而对包括中国在内的部分世贸成员实施了征税措施,这是典型的国际贸易歧视。

  3月29日中国向世界贸易组织通报中止减让清单,决定对自美国进口的部分产品加征关税,以此平衡美国232措施对中国造成的利益损失。中国此举合理合法理性,完全在相关法律框架内应对美国贸易保护措施。

  4月2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自美进口的128项产品加征15%或25%的关税。4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公布对华301调查征税建议,并公布征税意见,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将涉及中国约500亿美元出口,建议税率为25%。4月4日中国宣布将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等农产品、汽车、化工品、飞机等进口商品对等采取加征关税措施,税率25%,涉及2017年中国自美国进口金额约500亿美元。中国此举很明确,美国对中国大量出口大豆等农产品,加征关税无疑使美国的农产品出口到中国会减少。此举针对性很强。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美国政府禁止中兴通讯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4月17日中国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高粱实施临时反倾销措施。

  此轮贸易战或贸易摩擦,美国主要是针对中国的《中国制造2025》。《中国制造2025》主要包括一些高端制造业,其中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新材料以及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等。

  中国发展高端制造业是必然方向,也是必然趋势。没有一个国家会停留在传统制造业上而停滞不前。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在经历一段时期的经济发展之后,都大规模发展高端制造业。日本在20世纪70年代末就把世界上最先进技术的90%以上都模仿成功,至80年代开始进行自主创新,大规模发展高端制造业。尽管20世纪80年代美国也是以贸易赤字为由,通过《广场协议》打压日本经济,打压日本高端制造业,但日本高端制造业依然发展强劲。美国自身在20世纪初赶超英国后,也全面发展高端制造业。

  中国经济经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实施新的发展战略,转变过去那种依靠生产要素高投入的模式是必然的,未来的方向是推动高质量发展,而高质量的发展主要是依靠高端制造业的发展。中国不会也不可能因为中美贸易战而停留在或重新回到发展传统制造业方面。中美贸易战的一个结果是促使中国进一步加速自主创新,加速高端制造业的发展,逐步摆脱对外国核心技术的依赖。中国政府于2018年4月25日决定再推出7项减税措施,其中一个重要内容为促进自主创新、促进高科技产业发展。比如,将高新技术企业和科技型中小企业亏损结转年限由5年延长至10年。

  贸易战或导致美国严重经济衰退

  美国推行新重商主义,挑起贸易争端或贸易战,或引发全球性经济衰退。

  从理论上,国际贸易是发挥绝对优势、比较优势、克鲁格曼式产业内优势的重要经济发展机制。从交易或市场角度看,市场经济发展的历史就是一部国际贸易发展的历史。扩大国际贸易可以加速一国经济发展,提高一国经济发展质量,提升一国社会福利。贸易战的必然结果是限制商品、服务的国际交易,从而会限制一国生产,进而导致一国生产过剩,引发严重经济衰退。

  从历史经验看,导致美国爆发1929年至1933年经济大危机的原因有多个,比如加息,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采取贸易保护性措施,引发贸易战,从而导致生产严重性过剩。1929年夏天经济出现萧条,为了摆脱困境,拯救处于极度困难中的农民,1930年实施了贸易保护主义法案“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Smoot-Hawley Tariff Act)”。美国对进口商品提高关税之后,其贸易伙伴国也采取了报复性关税措施。其结果是,从1929年到1933年,由于贸易保护主义的实施,美国进口降低了66%,但出口也降低了61%,而全球贸易规模缩减2/3。由于实施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美国经济开始急剧恶化,与经济景气阶段相比,GDP跌幅一度达30%,失业率达到20%以上。

  此次中美贸易战,会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减少美国对中国的大豆等商品出口,限制向中国企业提供高科技产品,也会制约美国高科技企业的发展和业绩的提高。美国时隔88年再推贸易保护措施,会重蹈1929年至1933年经济大危机的覆辙。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文齐)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