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更好对接

2018-06-11 09:02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朱伟婧 张仕荣

 

  核心阅读

  作为中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重要机制,中国将以自身经济实力为基础,以上合组织和“一带一路”为平台,对其他行为体产生影响力和引导力,并通过上合组织和“一带一路”的对接,使中国在全球经济机制维护、全球经济决策参与、全球经济机制创设三方面掌控与本国经济实力相一致的制度性话语权。

  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于2001年6月,初始成员国包括哈萨克斯坦、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其前身是“上海五国”机制,此外还包括4个观察员国和6个对话伙伴国。2017年6月,印度和巴基斯坦被纳为正式成员,实现了上合组织自2001年以来的首次扩大。上合组织成立初期的首要合作领域是安全,旨在打击“三股势力”,在成立时就签署了《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随后,上合组织合作领域扩展到经济,在推进经贸、金融、能源、交通、农业、生态、旅游等领域深入合作,也开展其他人文交流。作为当前世界上人口最多、地域最广、潜力巨大的综合性区域组织,上合组织成员国总人口占全球的40%多,GDP总量超过20%,在地域上从北极覆盖到印度洋,从太平洋延伸至大西洋。

  尽管“一带一路”和上合组织在性质上存在差异性,但两者具有实现对接的巨大潜力。作为全球经济治理机制,两者相互促进,相互支持。“一带一路”建设需要以相应的双边、区域性和多边全球经济治理机制为依托,上合组织是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区域性治理机制。2015年3月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指出,要强化多边合作机制作用,发挥上合组织(SCO)等现有多边合作机制作用,加强相关国家沟通,让更多国家和地区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中来。成员国在2015年7月元首理事会第十五次会议发布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乌法宣言》中提出,支持中国关于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作为全球经济治理的主要机制,上合组织和“一带一路”在全球经济治理构成要素方面存在以下共性和联系。

  在全球经济治理的目标方面,两者均致力于维护国际经济稳定和安全,推动建立民主、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新秩序

  尽管上合组织建立的首要目标是维护地区安全,侧重打击“三股势力”,但该目标的实现也有利于为“一带一路”的落实和对接提供安全的国际环境。此外,两者均致力于推动国际经济机制改革,进一步提升中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制度性话语权。《上合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总理)理事会第十六次会议联合公报》指出,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要进一步完善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支持G20为落实IMF份额及治理改革达成共识,创造良好条件,使IMF第15次份额总检查于2019年春季会议、不晚于2019年年会前完成。支持进一步巩固开放、包容、透明、非歧视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系,防止国际贸易关系碎片化,反对任何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西安宣言》指出,上合组织在推动世界多极化、国际关系民主化进程,变革和完善全球治理体系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样,“一带一路”也致力于推动国际体系变革和全球经济治理机制改革。“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成功举办,向世人展示了中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贡献,体现了中国在推动全球经济治理机制变革方面的影响力和引导力。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积极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打造国际合作新平台,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不断贡献中国智慧和力量。

  在全球经济治理的主体方面,两者存在诸多共同成员国

  上合组织涉及的国家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存在重合,因此上合组织成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全球经济治理的全方位区域合作平台。其中,上合组织成员国和观察员国都位于古丝绸之路沿线,新加入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也是“一带一路”建设经过的重要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发起之地也是上合组织成员国。“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首次提出是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该倡议也得到了上合组织成员国的拥护,上合组织成员国也是“一带一路”践行“五通”的示范区。“一带一路”贯穿亚欧非大陆,贯穿东亚经济圈和欧洲经济圈,这两个经济圈是上合组织多数成员国所在地区。

  在全球经济治理的客体方面,经济治理均是两者的重要内容

  上合组织倡导通过推动贸易投资便利化,逐步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一带一路”建设明确提出要实现“五通”,共同打造开放合作平台。

  首先,“一带一路”合作重点包括“五通”,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这与上合组织重视维护和平的国际环境、开展经贸合作和人文交流的内容相吻合。金融、能源、交通等领域,既是上合组织的重点合作领域,也是“一带一路”早期收获的主要领域。上合组织在教育、科技、文化等领域开展的人文合作,也与“一带一路”的民心相通相呼应。

  其次,推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是两者共同关注的内容。上合组织各代表团团长曾主张,推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逐步实现商品、资本、服务和技术的自由流通。“一带一路”强调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带动贸易便利化,通过投资和贸易联动带动沿线地区发展,这可归纳为资金融通。

  再次,两者均关注互联互通。上合组织侧重强调交通运输领域的互联互通,以此带动基础设施建设,即通过新建和改造国际交通线路中的路段,扩大地区互联互通潜能。上合组织曾于2014年签署《上合组织成员国政府间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协定》,提出发展铁路交通,建设多式联运物流中心,通过先进创新技术的应用来落实基础设施合作项目。在资金融通方面,上合组织财长会议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合组织银联体理事会会议等机制积极促进投资便利化和融资合作,扩大本币互换与跨境结算。“一带一路”的互联互通体现在:在地域上,实现海陆联通;在行业上,实现投资、贸易、教育、科技、环保、媒体等联通;在国际规则上,实现规则的联通,互学互鉴。

  在全球经济治理的工具方面,两者体现的理念具有共性

  “上海精神”和“丝绸之路精神”均强调和平合作、互利共赢理念。

  首先,上合组织发扬“上海精神”,对内提倡“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对外奉行不结盟、不针对其他国家和地区及对外开放原则。

  其次,上合组织是基于周边命运共同体理念建立的典范性机制。周边命运共同体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开端和重要内容,上合组织是构建周边命运共同体的典范。“上海精神”是成员国打造命运共同体的精神纽带,上合组织成员国以“上海精神”为指引,维护国际公平正义,倡导多边主义和开放主义,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这有利于发扬“上海精神”,也有利于在上合组织内部打造命运共同体。而以上观念和准则与“一带一路”倡议秉持的共商、共建、共享理念相呼应。

  再次,人类命运共同体受到上合组织的官方肯定和认可。在2017年《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阿斯塔纳宣言》中指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2018年4月在西安举行的首届上海合作组织人民论坛通过了《西安宣言》,宣言建议,各国政府和民间组织广泛开展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主题的各类交流活动,强化各国人民的命运共同体意识,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创造必要的社会条件。

  最后,两者均关注创新。在2017年发布的《上合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总理)理事会第十六次会议联合公报》中,各代表团团长认为,创新和数字经济是中长期经济增长和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将推动上合组织框架下的科技和创新合作,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一带一路”则提倡推动大数据、云计算、智慧城市,支持数字经济、科技园区等计划。

  在全球经济治理的评估方面,中国与上合组织和“一带一路”沿线成员国的经贸合作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

  据商务部数据显示,2018年1—4月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货物贸易进出口额为3891亿美元,同比增长19.2%。上合组织在区域合作领域也取得成就。2017年中国与上合组织其他成员国贸易总额达2176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9%。截至2018年3月底,中国对上合组织成员国各类投资存量约为840亿美元,在上合组织成员国工程承包累计营业额达1569亿美元。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先后经历了起步阶段(1980—2001年)、全面参与阶段(2001—2009年)和主动作为阶段(2009年至今)。尤其在第三个阶段,中国提出了全球经济治理的中国方案:提出并落实了“一带一路”倡议、建立亚投行和“丝路基金”,向国际社会贡献了创新、共商共建共享、开放性、包容性、合作共赢、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全球经济治理理念。中国先后承办了2016年G20杭州峰会、2017年金砖国家厦门峰会,于2018年4月承办了海南博鳌亚洲论坛年会,本次于6月9日—10日在青岛举行的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是中国2018年度开展的第二场重要主场外交。中国作为会议承办国,其国际议程设定能力进一步增强,从而进一步提升中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制度性话语权。作为中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重要机制,中国将以自身经济实力为基础,以上合组织和“一带一路”为平台,对其他行为体产生影响力和引导力,并通过上合组织和“一带一路”的对接,使中国在全球经济机制维护、全球经济决策参与、全球经济机制创设三方面掌控与本国经济实力相一致的制度性话语权。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天昱)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