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层生态学”与简朴生活

2018-06-29 11:11 来源:贵州日报 作者:

 

  主持人:在我的理解里,人类一边在建设生态文明,一边又在破坏生态环境。这场建设与破坏相互博弈的结果,生态文明最终将占主导地位?

  何光渝:从“绿色”的角度来看人类历史,一个基本事实就是:人口数量的增长远远超过了自然生态系统可以支撑的程度。衣食住行,还有随之而来并越来越高的娱乐和奢侈要求。所有这些,在根本上都在惊扰和破坏着自然生态系统,造成不可逆转的资源和能源的数量减少和质量恶化。的确,从我们惯常的角度来看,新技术的发明、更复杂的生产过程和更多能源的利用,可以被看作是一种进步,是回应挑战、解决问题的潜力的显示。但从生态学角度看,这个过程又表现为满足人类同一基本需要的一系列更为复杂、为害更烈的破坏行为。

  人类社会到目前还没有崩溃,但并不保证崩溃不会发生。自然环境的一些损害不可避免,一些退化也可以容忍,但挑战在于:要预测和辨识出当人类对环境的需求达到什么样的临界点时,环境就会受到严重损害,并及时做出相应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调整。一些社会相对成功地找到了这种平衡,另外一些社会却失败了。因此,断定现代工业化社会在生态上是可持续的,显然为时过早,以往的人类行为,已经给当代社会留下了一堆几乎难以逾越的有待解决的困难。

  主持人:现在“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深入人心,在国家、地方、企业等等的政策制定和战略部署里,它都算个热词。这是否是生态文明建设的一种福音呢?

  何光渝:所谓“可持续发展”,强调既满足当代人的需要,又不损害后代人满足其需要的可能。其核心内容就是:在协调好人与自然关系的前提下,提高人的生活质量;缓解人与自然的矛盾冲突;在满足当代需要的同时,保证不危及后代人满足其需要的能力。

  现实是这样一幅图景:一个偏僻山村,林木茂密,或者是山中有矿藏,砍倒大树,挖出铁矿,村里的孩子们马上就有了学费,患白内障的老人可以去治治眼疾,小伙子们也有钱娶媳妇了。然而,山秃了,环境破坏了,水源污染了,30年后,50年后,这个村子就只有整体搬迁,这块地方就必须扔弃。但现在村民们能够顾及这些吗?这时,生态学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局外人的环境保护宣传,能起多大作用呢?这真是一种两难处境。

  主持人:生态文明建设,听起来是个太大的话题,对我们每个个体来说可以做些什么?

  何光渝:我非常赞同要有根本观念的转变:形成一种“深层生态学”的智慧。这种智慧以系统理论作为科学基础,但超越了科学的框架。在中国古代的儒道释世界观中,都可以看到某种朴素的对于生态环境存在的直觉和保护它的生态智慧,如“天人合德”“自然无为”的提法。比如道家所言“无为”并非不做事,而是不违背自然。在佛家所讲的尊重生命和慈悲中,也有着宇宙观、价值观层面上的生态意义。这种智慧要达到对全部生命总体与宇宙秩序相联系的意识,通过人对自己在地球生态系统及宇宙中的角色的体验,以求超越世俗生活的深刻转变,实现从过度的物质消耗到自愿的简朴生活,在符合生态要求的前提下,去创造健康、丰富的新生活,自觉地促进自然生命力的周期性再生和更新。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天昱)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