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求多点开花 积极应对国际贸易体系重塑和变化

2018-08-29 13:57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李海楠

  本报记者 李海楠

  近日,随着美欧日三方谋求零关税贸易一体化的动作不断,引来各界关注发达经济体“另起炉灶”冲击全球多边贸易体制之余,亦引发对我国对外贸易又该何去何从的讨论。实际上,自我国2001年加入WTO以来,始终未改变与发达经济体周旋的局面,一方面在坚定支持和拥护WTO框架下多边贸易体制的同时,另一方面积极开展双边及区域贸易一体化进程同样是我方的选择。

  需要说明的是,无论是多边贸易体制还是双边贸易安排,都是基于全球化自由贸易的前提之下而成型的。就在7月26日,商务部举行的例行发布会上,发言人高峰就曾明确表示,关于自贸安排与世贸组织多边贸易体制的关系问题,中方始终认为,二者相互促进,相得益彰。

  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也认为,在当前逆全球化论调盛行以及多边贸易体制屡受挑战的今天,我国需要实现与不同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平等互利共赢的贸易安排或区域协定,同时,在多边贸易体制框架下积极作为,更多发出中国声音、提出中国思路,主动应对国际贸易体系重塑和变化。

  多点开花,我国自贸区安排稳定增长

  实际上,在全球多边贸易体制框架下,寻求更为深入的区域一体化以及自贸区安排,是当前世界各国的通行做法,我国亦不例外。应该说,自加入WTO以来,我国自贸区建设进程一直在稳步推进中。

  根据商务部统计,自2002年以来,我国已经与24个国家和地区签订了16个自由贸易协定,自贸伙伴遍及亚洲、大洋洲、南美洲和欧洲。目前,中国正在进行的自贸区谈判有13个,包括《区域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中日韩自贸协定、中国—挪威自贸协定、中国—以色列自贸协定、中国—巴拿马自贸协定、中国—新加坡自贸协定的升级等相关的谈判。此外,我国还在与10个国家开展自贸协定联合可研或升级联合研究。

  应该说,我国主张基于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础上的磋商实现与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区域协定或双边贸易安排,旨在共同促进多边贸易体制发展。正如高峰所言,“我们应该始终坚持多边贸易体制的总体框架,维护多边贸易秩序。同时,成员间的自贸安排也是多边贸易体制的有益补充和积极推动力量。中方一贯主张建设开放透明、互利共赢的区域自由贸易安排,只要符合世贸组织原则,有利于推动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有利于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都持积极态度。同时,我们希望能够维护世贸组织的团结,与各成员一道,共同捍卫和发展多边贸易体制。”

  实际上,无论是双边贸易还是多边贸易体制都一直在围绕零关税做文章,毕竟,零关税意味着进出口国家间的关税免征,本质意义上有助于商品的跨境交易和流通。比如,早在1997年3月,40多个WTO成员达成《信息技术协议》,将计算机设备和零件、通信设备、半导体设备和零件、软件、科学仪器等6类产品涵盖在内,分三个阶段将这些产品的关税降为零。

  在双边贸易安排下,零关税也往往是各国自贸协定最为吸睛的内容之一。比如,早在2003年10月1日起,中国和泰国就决定提前把双方蔬菜、水果贸易的平均关税由此前的30%降为零,这是中国与东盟国家签署的第一个零关税协议,也被视为是中国—东盟自贸区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

  零关税的要求同样出现在我国与发达经济体之间签署的自贸协定上。比如,2008年中国和新西兰签署中国—新西兰自由贸易协定,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等诸多领域的全面自由贸易协定,也是我国与发达国家达成的第一个自由贸易协定,其中就明确了双方约定结束日期的多数商品的零关税优惠。

  当前,我国与新西兰正在进行自贸协定的升级谈判,其背后无疑传递出了我国积极推进自贸区战略的坚定决心。

  中国社会科学院APEC与东亚合作研究中心秘书长沈铭辉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曾指出,在当前逆全球化倾向下,我国与新西兰升级自贸协定谈判,正是有意对外释放反击逆全球化趋势的态度:一是针对中国和新西兰层面,双方深入合作过程中遇到一些不便利的阻碍,通过升级谈判将进一步畅通;二是在当前逆全球化趋势下,我国仍旧愿意与发达国家升级自贸协定谈判,在具体领域进一步开拓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则可视为我国自贸区战略向前迈出的坚实一步。

  积极乐观应对国际贸易新变化

  正如此次由美欧日三方构建零关税自贸区引发新一轮对全球多边贸易体制冲击的担忧一样,原有多边贸易体制主导机构早就意识到了冲击到来的前兆。

  早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对世界经济尤其是国际贸易形成巨大冲击开始,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趋势就日益彰显,这一背景已然激发了包括WTO在内的主要经济组织的内部改革动力。比如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WTO等现有机制都在加快推进内部改革,旨在充分体现广泛代表性,提高新兴经济体在这些政策协调机制中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与此同时,G20作为在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孕育而生的主要经济体之间的宏观政策协调和对话平台,作用正日益凸显。

  “一方面是主要经济组织和机制迫切需要革新应对国际贸易体系的重塑;另一方面,日益严峻的世界经济形势也急需主动应对,对中国而言,更是如此。”中国人民大学发展中国家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彭刚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政府对此早已有所部署和应对,实际上,这也正是应对贸易封锁乃至来自发达经济体压力的最有利手段。

  首先,从自身改革出发。彭刚介绍,我国对外贸易结构和产业结构正在主动提升,同时也明确了要继续巩固传统加工贸易优势之余,提升在高附加值、高资本密集、高技术含量等产品的市场竞争力,而通过资本走出去实现新技术的取得和成本的下降都获得了实质性进展。与此同时,“我国坚定推进对外开放战略,着眼于更高水平对外开放,同时加大进口实现贸易平衡的努力也有目共睹。”

  其次,从亚投行的建立到“一带一路”倡议的积极推进,未来在进一步释放国际投资活力和繁荣国际贸易上,中国还有广阔空间。彭刚认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继续推动中国在多边贸易体制中的主导作用,强调共赢和多赢,从战略上,进一步发挥技术优势和产品优势是我国的必然选择。他强调,“一带一路”建设不仅是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更是一个巨大的新兴市场,这样的市场是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所共同需要的。

  最后,继续深入加大与发展中国家的经贸合作是我国践行多边贸易体制应积极作为的。他认为,应利用金砖国家组织、上海合作组织的影响力,团结亚、非、拉广大发展中国家,这也是我国一直主张和大力推进的重要领域。

  此外,中国和拉美国家的合作近年来更多围绕产能合作展开。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产业经济研究室副研究员万军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拉美国家在全球金融危机之下,经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在南美表现更为明显。这些国家也都希望在后危机时代能够实现经济的明显复苏。

  万军表示,在更大的跨区域合作的背景下,中国与拉美国家的合作已然成为我国坚持推进多边贸易体制下互利共赢的典范。他认为,中国与拉美国家的合作正在经历几个阶段,一是贸易合作,二是产能合作或者制造业投资合作,三是基于这两个基础上的金融合作,比如国家开发银行提供贷款等。万军强调,中国和拉美国家的合作正在一步一步走向纵深,双方经贸关系也在一步一步构建成完整的体系,对于巩固彼此间互利互赢的关系而言,也在迈上新的台阶。

  “无论是多边贸易还是双边贸易,本身不存在绝对的对立,只有基于平等互利的前提,在自身坚定推进改革开放,提升自身实力的同时,方能从容应对日益复杂的国际贸易体系重塑与改变;才能在自贸安排与维护WTO多边贸易体制二者之间游刃有余。”彭刚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文齐)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