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勋:以提升公共服务优化环境激发民间投资

2018-08-30 16:57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周子勋

  只要切实从制度和服务上优化制造业发展条件,通过提高公共服务,改善税收环境、规范法治法规及完善投资者利益保护,民营资本便能在我国市场发挥更大的力量。

  国务院本周一召开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强调抓紧解决当前中小企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对国有和民营经济一视同仁;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强化货币信贷政策传导,拓宽中小企业直接融资渠道,提高财税政策支持精准度,做好税费减免、融资担保等工作,确保已出台政策落地见效。上周四,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部署以改革举措破除民间投资和民营经济发展障碍,激发经济活力和动力。上周六,银保监会下发《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信贷工作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通知》,要求银行不盲目抽贷、断贷,适当提高企业中长期贷款比例,加大对小微企业、“三农”、民营企业等领域的资金支持,同时规范银行贷款行为,要求不得协商约定或强制设定条款返存行贷款,还提出积极发展消费金融,支持发展消费信贷等。这已是银保监会近期为打通货币传导机制第三次“出手”了。国家发改委国民经济综合司司长丛亮在日前的国务院政策吹风会上则说得更具体:将在铁路、民航、油气、电信等领域推出一批有吸引力的项目,鼓励民间资本参与。

  国务院和金融监管部门接二连三出台政策,是当下稳增长的必要之举。国家统计局公布的7月系列宏观经济数据显示,我国经济总体维持平稳运行走势,但消费、投资放缓,稳增长迫切性增强。7月消费同比增长8.8%,增速比上月回落0.2个百分点。消费增速连续4个月低于10%。1月至7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5%,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5个百分点,投资增速创1999年以来历史新低。投资增速回落,主要是受基建投资拖累,1月至7月基建投资同比增长5.7%,增速比1月至6月回落1.6个百分点。

  当前我国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尤其由于内部信用风险和外部贸易摩擦风险的压制,市场风险偏好持续走低。正如央行在最新发布的《2018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所言,制约经济持续向好的结构性、深层次问题依然存在,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高质量发展任务艰巨繁重,同时也要注意防范短期内需求端“几碰头”可能对经济形成的扰动。目前需要谨慎应对的“几碰头”,一是中美贸易摩擦造成外需对国内经济带动作用减弱;二是一些地方投融资和金融机构行为规范带来短期基建增速下行;三是局部信用风险暴露。基于当前整体背景仍是经济承压、消费走弱,去杠杆政策大方向并未变,意味着总需求仍将趋于回落,制约通胀上行力度,这给经济政策调整提供了应有空间。

  大家看到,为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在稳健的货币政策基调下,具体做法上央行在灵活应用好各种窗口工具,视经济情况,准备好更大力度的货币工具和财政工具。最新金融运行数据已得到佐证——7月新增人民币贷款达到1.45万亿元,超出市场预期。其中,新增基础设施行业贷款1724亿元,较6月多增469亿元。今年前7个月,银行业小微企业贷款增加1.6万亿元。广义货币(M2)增速也实现触底反弹,较上月提高0.5个百分点至8.5%。但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则低于贷款增量,仅为1.0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1242亿元。与此同时,央行7月累计向市场释放(包括公开市场操作、国库现金、降准释放流动性)8000多亿元流动性。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十分充裕,货币市场价格显著回落。

  可以认为,由于稳增长和保就业的目标需要一定的货币增速,因此M2增速反弹趋势有望持续。但狭义货币(M1)增速5.1%,与M2增速方向相反。这一方面反映了企业现金流紧张,货币政策转向企业的传导仍需有一定时滞;另一方面,这也反映了房地产销售在国家新的一轮调控政策得到确认后,房企销售向下成为大概率事件。从7月起,央行将“存款类金融机构资产支持证券”和“贷款核销”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但7月社融规模仍不达预期,这显示出在紧信用之际,银行体系对资金的把握尺度仍未放松,但未来这一尺度把握仍是难题。至于居民和企业贷款均出现小幅放量,表明在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导意见出台后,商业银行的执行力度和速度已超出预期。

  再看数据,目前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民间投资有进一步上升趋势,一季度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8.9%,高于同期固定资产投资增速7.5%,也高于2017年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全年增速6.0%;1月至7月同比增长8.8%,相比1月至6月增速提高0.4个百分点,呈现加速上升势头。民间投资增速持续提升的是农林牧渔、交通运输、教育和文体娱乐,这些行业都有一定的内需驱动特征。但还是有企业抱怨融资难、融资贵。从多个方面看,当前的问题是政府主导的经济力量大幅上升,导致资金大量流入国企和政府部门,民企获得资金较少。虽然今年以来央行通过多次定向降准等举措释放了充裕的流动性,但民企信用债融资难局面并未根本改观。据Wind数据,7月,发行人为民营企业的短融中票、企业债、公司债合计融资规模分别为358亿元、363亿元,虽较5月的254亿元有所回升,但与3月947亿元、4月663亿元相比有较大差距。

  只要切实从制度和服务上改变制造业发展环境,通过提高公共服务,改善税收环境、规范法治法规及完善投资者利益保护,民营资本便能在我国市场发挥更大的力量。此外,有专家建议鼓励民间资本转变为财团法人,大力发展“财团经济”。这一思路有可能调动数十万亿民间资本。激发民间投资,最关键还要看政府改革和服务。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文齐)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