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国兵 余智: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方向和总体格局不动摇

2018-10-27 17:52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沈国兵 余智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时隔7年再访华,中日关系调整全球瞩目。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大背景下,从中国深化改革开放的格局高度审视,安倍访华看点颇多。  

  中美经贸摩擦与中国外部环境面临的重大变化  

  2018年上半年以来,中美经贸摩擦愈演愈烈。从第一阶段7月6日分两期各自对对方价值500亿美元的产品加征25%的关税,发展到第二阶段9月24日美方对中方价值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10%的进口关税、中方对美方价值600亿美元产品加征10%与5%的关税。并且,不排除双方摩擦有进一步恶化的可能。国际贸易是我国对外开放的最重要领域,美国是我国的最大贸易伙伴。中美贸易摩擦使我国的对外开放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也引起国际、国内的广泛关注。当前,对新形势下我国能否坚持、如何坚持对外开放政策,社会上产生了不少疑虑和猜测。

  鉴于这一形势,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9月24日发布了《关于中美经贸摩擦的事实与中方立场》的白皮书,系统阐述了中方对于中美经贸摩擦的认知和立场。白皮书指出了中美经贸合作互利共赢的基本事实,反驳了美国对中国的对外经贸政策的各种指责,分析了美国贸易保护主义、贸易霸凌主义行为及其对世界经济发展的危害,表达了中国政府坚定维护国家尊严与核心利益、坚定推进中美经贸关系健康发展、坚定维护并推进完善多边贸易体制、坚定保护产权和知识产权、坚定保护外商在华合法权益、坚定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坚定促进与其他发达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互利共赢合作、坚定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原则立场。  

  我们认为,白皮书指出的中美经贸合作互利共赢的基本事实是准确的,所表达的中方对中美经贸摩擦的原则立场是正确的。为此,我们对白皮书指出的事实与表达的立场进行了一些阐述,并对新形势下我国应如何坚持对外开放提出了一些思考。  

  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方向不动摇  

  对外开放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的基本国策。根据白皮书披露的数据: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2017年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4.1万亿美元,居世界首位;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6956.8亿美元,居世界第二位;吸引外商投资1363亿美元,居世界第二位。国际贸易与投资使中国企业高度融入全球产业链与价值链,对外开放使我国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互相发挥出比较优势,通过国际贸易与投资,实现互利共赢合作,极大地促进了中国的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根据白皮书,我国的对外开放(包括对美开放)为我们带来的好处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对外开放为中国经济增长带来了巨大的外部市场。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中国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相互开放市场。庞大的国际市场为我国经济增长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能。出口已成为促进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三驾马车之一(消费需求、投资需求和外贸需求)。1980-2017年,出口对中国GDP的贡献率平均为20%,最高年份达35%。其中,对美出口对中国GDP的贡献率平均为3%,最高年份达到7%。  

  二是对外开放弥补了中国供给的不足,满足了消费者多元化需求。中国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进口大量产品,弥补了我国自身很多产品技术能力和供给能力的不足,满足了消费者的多元化需求,丰富了我国消费者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的需要。1980-2017年,进口与GDP的比率平均为18%,最高年份近30%。其中,中国从美国进口了大量高技术含量、高质量的产品,满足了消费者的高端需求。  

  三是对外开放为中国引进了先进设备、技术与管理经验。我们通过进口、吸收外商投资、对外直接投资,引进了大量国外先进设备,学习了国外先进技术与管理经验,促进了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其中,美国在华企业在技术创新、市场管理、制度创新等方面,对中国企业起到了示范作用和溢出效应,促进了市场竞争,提升了行业效率,带动了中国企业提高技术和管理水平。  

  四是对外开放促进了我国国内市场化改革与思想观念的进步。我国从1980年以来的对内改革即市场化改革,本质上就是借鉴、引进发达国家的市场经济体制,让市场在经济运行与资源配置中起着基础性的作用,并有效发挥政府的宏观调控职能,从而提高经济运行的效率。这方面,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市场经济运营经验。同时,对外开放以及相应的对内改革,也提升了人们对市场经济制度的认识,将会进一步推动和完善我国市场经济制度的发展。  

  事实证明,对外开放明显地优于闭关锁国。据此,尽管我国的对外开放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遭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是我们应该如白皮书所言,毫不动摇地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方向,坚定不移地进行扩大开放,坚定不移地推进中美经贸关系的健康发展,坚定促进与其他发达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互利共赢合作。  

  坚持对外开放的总体格局不动摇  

  一是要认清中国对外开放的重心在于美欧日发达经济市场。白皮书提出,我们要坚定促进与其他发达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互利共赢合作。中国政府多次对外宣布,希望对世界上所有国家(包括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都扩大开放,而不是对部分国家扩大开放。同时,我们需要清楚地认识到,邓小平同志启动的对外开放的重心,是对以美国、欧洲、日本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的开放。这是由于发达国家能为我国提供广大的外贸市场、高技术与高质量的产品、先进技术设备和管理经验,以及相对完善的市场经济运营模式。也就是说,发达经济市场是我国对外开放前述各项获益的主要来源。  

  二是坚持与美欧日发达经济国家整体基调是合作而非对抗。正如白皮书指出,我国政府在中美贸易摩擦过程中,一方面坚定维护国家尊严与核心利益,另一方面也始终敞开谈判大门,希望通过平等对话与协商,友好解决双方分歧,维护中美关系合作的大局。同时,应该看到美方对中方在经贸方面的一些诉求(包括非市场导向的政策与实践、工业补贴与国有企业、强迫技术转让的政策与做法等),也代表着欧盟与日本等发达经济国家的诉求。这集中体现在美国、欧盟、日本于2018年5月31日、9月25日发表的两次联合声明中。他们也会据此对WTO的多边贸易体制提出修改完善的方案。中国要发展开放的市场经济,希望与发达国家一起合作共赢,就需要在对外经贸谈判中,考虑他们的某些关切,而不能对其采取“无视”的态度。否则,可能导致中国与美欧日关系的整体基调从合作走向对抗,不利于中国对外开放的总体格局。对外经贸谈判从来就不是单方面的妥协,也不是单方面的寸步不让,而是在维护国家核心利益基础上的互相妥协。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维护与发达国家合作的整体基调。白皮书提出,我们要坚定推进中美经贸关系的健康发展、坚定保护产权和知识产权、坚定维护并推进完善多边贸易体制、坚定促进与其他发达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互利共赢合作,都具有非常重要的针对性价值。  

  三是坚持与美国主导的全球价值链全面挂钩。白皮书提出,我国将坚定保护外商在华合法权益。这对维护我国改革开放大局,特别是维持我国与美国主导的全球价值链的挂钩具有重要意义。中国目前被公认为是全球供应链的中心,具有成熟的基础设施和上下游配套产业链。目前,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的跨国公司都在中国设立了分支机构或合资企业,生产出的产品销售到全球各地。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产品,相当一部分是这些外资企业生产的。美国此次对从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只对极少数美国在华企业进行豁免,而对其他绝大多数美国在华企业、其他国家在华企业都没有网开一面。这很可能导致这些企业将加工链条转移回本国或者劳动力成本更低、产品享受最惠国待遇的国家或地区。这不仅会直接损害外资企业带来的就业、技术溢出效应,更将直接导致中美经贸关系的“脱钩”、中国与全球供应链“脱钩”的风险。中美经贸关系是中美双边关系的压舱石。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中心地位,也是中国对外开放的重要基石。因此,我们要坚定保护外商在华合法权益,维护好外商在中国的经营环境,吸引他们留在中国,维持我国与美国主导的全球价值链的全面挂钩。  

  四是客观认识亚非拉发展中经济市场和“一带一路”倡议的作用。白皮书也提出,中国坚定促进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互利共赢合作。2018年8月份,中国举办了“一带一路”倡议实施5周年的纪念活动,并举办了“中非论坛”,宣布与相关国家进行更多的国际合作。我们应该看到,我国与广大的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是我国对外开放总体格局中的重要一环和补充,但现阶段尚不能担当起我国对外开放的重心,也无法成为对中国与美欧日开放合作重心的替代。这是因为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市场仍旧比较有限,也难以为我国提供可供借鉴的先进技术、管理经验与市场体制。同时,许多有识之士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拉加德,于2018年4月12日就“一带一路”带来的债务风险提醒中方,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国家政局不稳定、体制不完善,中方要高度关注在这些国家的投资可能存在的政治与经济风险。这也是我国对外开放投资中要特别加以关注的风险。  

  五是通过市场化改革,维护以美欧日发达经济市场为主、亚非拉发展中市场为辅的对外开放总体格局。中国仍需要高调坚持20世纪80年代以来对外改革开放的总体格局,在重申中方对全球所有国家进行开放的原则的同时,要明确我国对外开放的重心,维护以美欧日发达经济市场为主、亚非拉发展中经济市场为辅的对外开放总体格局。为了坚持这一对外开放总体格局,中方要通过加快国内的市场化改革,更好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地位与作用,从而使我们的市场经济体制更加完善、更加规范化、更加国际化,缩小我们与美欧日发达国家在市场经济认知与市场经济体制上的差异。正如白皮书所言,我们应该坚定深化改革、扩大开放。这既有助于消除中美贸易摩擦来自市场经济体制的根源,也有利于维护中国对外开放的总体格局。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上海财经大学世界经济与贸易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文齐)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