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尔基山辽墓主是契丹贵族女性

2017-03-23 11:07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

    吐尔基山辽墓

 

  吐尔基山辽墓位于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茂道吐苏木大吐尔基山东南麓的山坡上,西北距通辽市约50公里,南距吐尔基山水库行政村约1公里,西北为通辽采石矿。2003年春,采石场工人取石时发现了该墓葬,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与通辽市博物馆、科尔沁左翼后旗文物管理所组成考古队对墓葬进行了考古发掘。

  吐尔基山辽墓为石室墓,由墓道、天井、甬道、墓室及耳室组成。墓道为长斜坡墓道,长40.9米。两壁用打磨过的石块垒砌,残高约11米。石块间用黑胶泥黏合,外侧亦抹有黑胶泥。墓道内堆积有大量石块,并发现有盗洞一个。

  靠近墓门部分抹有白灰面,北壁及墓门上方有壁画,均采用白描手法,用黑线勾勒出猛兽形象。南壁亦有绘制壁画迹象,但由于破坏严重只存部分痕迹。靠近墓门处有八层垒砌的青砖。墓门为长方形,由一块封门石封堵。墓门与墓室之间由甬道连接。

  墓室四壁抹有白灰,并有红、黑两色壁画。藻井直径1.78米,上面绘有太阳及月亮图案。太阳为红色,中间用黑色绘一只飞鸟;月亮轮廓用墨线勾勒,中间绘一棵桂树及玉兔。藻井中心原镶嵌铜镜,清理主室时在地面上发现已脱落的铜镜。

  葬具位于墓室内,靠近墓室墙壁摆放,有彩绘木棺、内棺及棺床。彩绘木棺以红、黑两色为主色,外表雕刻有仙鹤、凤、缠枝牡丹、祥云等图案,其中仙鹤、凤以及部分牡丹花叶子为贴金。棺体上有大量鎏金铜泡钉,两侧各有三个大的鎏金铜衔环兽首,四周悬挂大量鎏金铜铃。在棺盖顶部还有三个葫芦形鎏金铜饰件,下面有鎏金铜花瓣纹圆座。棺首有一个小门,门上有铜锁,锁上悬挂钥匙。门两侧为窗户。

  在门、窗之间各站立一位男性侍者。侍者面部丰满,身穿传统契丹赭色长袍,长袍上有贴金团花或禽鸟图案,手持骨朵,面向小门而立。外棺内有内棺,棺盖正面有三个贴金团龙纹图案,棺两侧各有一对贴金飞凤图案,神态生动。内外棺之间夹有丝织品。棺床为须弥座式,外表彩绘。共有八层,上部有栏杆,首部开门。栏杆上装饰有六只蹲坐的鎏金铜狮子,棺首四只,棺尾二只。栏杆下装饰有上下两排铜铃。棺床外面中间有六组贴金对凤纹,凤对首展翅飞翔,周边饰有云纹图案,有的对凤中间饰火珠纹。棺床前部有通往地面的彩绘木桥,与彩绘木棺前端小门相对。

  墓主人平躺在内棺中,全身盖有丝织品,头戴有棉帽,内有金箍状冠,梳两根辫子,盘于头顶,外面还包有贴金纹饰的丝织品,外罩一金箍,上面饰花鸟纹。头顶部有鎏金银牌,牌饰上錾刻鱼子地牡丹图案,下面五串流苏,每串又有七个小饰件。耳上带摩羯形嵌宝石金耳坠,颈部挂三条由玛瑙、黑水晶、镂空金球串成的带香囊的项链。身穿11层丝质衣服,外面六件带袖,左衽,系如意扣,里面五件为无袖罗裙,上面绣有精美图案,在第七层一件保存完好的罗裙上发现了带有晚唐风格的对凤图案。双手戴有手套,外面戴金戒指,左手三个,右手两个,有的戒指为玛瑙面,上伏金蟾状瑞兽,瑞兽背部镶嵌有绿松石。手臂上有龙首金镯、玛瑙手链。腰部有两件荷包,腿部有两个针线包,两肩上各有一块圆形金银饰牌。圆形金牌饰上錾刻三足乌、祥云图案,象征太阳。圆形银牌饰上錾刻嫦娥、桂树、玉兔图案,象征月亮,这与墓室顶部发现的绘有日月图案的壁画如同一辙。脚和膝盖部位有铜铃,左脚边有缠绕非常整齐的鞭子。另外,在棺内还发现有大量水银。

  棺床前置有漆案,上面摆放着金银器、玻璃器、漆器等。漆盒有贴银、贴金或包银装饰。高脚玻璃杯质地精良,晶莹剔透。在墓室的右半部出土有包银木马鞍、马镫、带饰、牌饰等;左半部出土了大量金银器。银器有银盒、银筷、银壶等;金器有人物纹八曲金杯、针等。

  墓葬内出土大量珍贵遗物,这些遗物主要出土在主室内,其次是内棺中,有金器、银器、铜器、漆器、木器、铁器、马具、丝织品,以及玳瑁器、玛瑙器、水晶器、玻璃器等。出土器物中乐器类或与乐舞有关的占有较大比例。左耳室出土了一些瓷器、银器和漆器,右耳室只出土了一些烧骨和一铁柄银铛。

  根据墓葬出土人骨的骨盆判断,墓主人为女性。经过对头骨、牙齿、椎骨、耻骨联合面和肢骨的分析,墓主人属于北亚蒙古人种,身高约159厘米,年龄在30~35岁之间。

  根据墓葬形制及出土遗物分析,该墓葬年代为辽代早期,是目前内蒙古地区发现的年代最早、规模最大、保存最好的契丹贵族墓葬之一。从墓主人随葬的华丽服饰、贴金彩绘木棺、大量金银器和珍贵玻璃器皿等可以看出,墓主人是一位身份极高贵的契丹族女性。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延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