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西安长安区发现三座唐墓 出土大量彩绘陶俑

2017-04-20 16:48 来源:中国考古网 作者:张佳 张宇明

    古墓被毁大多因遭盗墓所致,4月19日记者在西安市长安区大居安村的一处唐墓考古工地看到,5座唐墓中3座曾遭精准破坏,其中破坏手法如出一辙,考古专家推测这3座唐墓可能遭遇过大规模的“官方毁墓”行动。

    古墓被毁大多因遭盗墓所致
  3座唐墓疑遭“官方毁墓”
据长安区大居安村唐墓考古队队长、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邢福来介绍,这个考古工地上共发现5座唐墓1座宋代墓葬,初步判断5座唐墓年代最早的为初唐、最晚的为盛唐时期。其中4、5、6号三座唐墓形制类似,考古队在5号墓葬里发现了一块墓主人名字遭恶意破坏的墓志,志文记载墓主人下葬时间为景龙四年,即公元710年,而景龙则是唐中宗李显的年号。
  记者现场看到遭破坏严重的4、5、6号三座唐墓中,受损最严重的地方都在墓室处,据考古队副队长苗轶飞介绍,按照形制这三座墓葬当初都应有石门、有墓志,但考古队却一直未在3座墓葬中找到完整的石门,只发现了少量残缺相当严重的石门构件,除了5号墓葬发现了残损的墓志外,4、6号墓葬未见到墓志踪迹。
  此外更另人不解的是,本应该出现大量随葬品的墓室,却空空如也。不仅如此,3座墓葬的墓室里连铺地砖都被揭起破坏,墓室的墙砖也遭到大量拆除。同时,也均未发现任何棺椁的痕迹。
  奇怪的是,墓室被破坏的如此严重,考古队却发现3座墓葬的墓道似乎没有受到大规模破坏,此次发掘还在墓道处的壁龛内发现了大量唐代彩绘陶俑。
  苗轶飞说:“从墓室被大范围破坏的情况判断,不像一般的盗墓所致,一般盗墓不会只毁墓室不动墓道,也不会破坏地砖,这应当是大规模、有组织的破坏行为。我们推测很有可能是‘官方毁墓’行为,而破坏手法与上官婉儿墓类似。”以此推测,或许这三位墓主人与“唐隆政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户部尚书墓志现“丹书铁券”记载
  在5号墓葬出土的残损墓志上,苗轶飞发现残损部分正好是墓主人的名字,他推测这可能是蓄意行为。而墓志记载,志文由唐朝宰相崔湜撰写,上面的文字显示“前户部尚书李公薨于越州……右卫大将军上柱国陇西公宽之孙……”后面还记载了墓主人生前曾担任过的官职,对照史料记载,苗轶飞判断5号墓葬应为唐朝户部尚书李承嘉的墓葬。而墓主人的爷爷,唐陇西公李宽的墓葬此前在距该墓约2公里的地方被发现。
  此外在这块墓志上还发现了“赐铁券,免十死”的文字,苗轶飞说这句中提及的“铁券”应该就是唐代皇帝发给有功之臣的免死金牌“丹书铁券”。拥有了这块铁券墓主人相当于拥有了十次免死机会。“丹书铁券”的明确记载,这在西安的唐墓发掘史上还是首次发现。
  “丹书铁券”因用朱砂写在拱形铁板上而得名。据史书记载,铁券的首创者为汉高祖刘邦。隋唐时期,对功臣赏赐铁券十分普遍。遗憾的是此次发掘并没见到“丹书铁券”的实物。据了解,国家博物馆珍藏有一块五代吴越国王钱缪的铁券,已有千余年历史,这道铁券是公元896年,唐昭宗为嘉奖吴越王钱缪讨伐董昌有功,特颁赐于钱缪的。
  根据墓志内容看,墓主人李承嘉很有才干,深得中宗皇帝和武后的信任,墓志中还记载“则天大圣皇后亦恕十死……”如此看来,能得两位皇帝恕死十次,说明李承嘉曾一度很受重用。其墓志内容也反映他性格耿直,得罪了不少朝中官员,晚年被调任到今广西一带,尽管有免死铁券,他还是在60岁时因水土不服客死他乡。一年后迁葬到了居安乡高阳原,即今长安区居安村,这也说明如今的居安村在唐代就已存在。
    双砖室大墓留下多处待解之谜
  除了李承嘉的5号墓葬外,不远处的6号墓葬此次也出现了很多专家一时还无法解释的谜团。
  从外观上看,6号墓葬比5号墓葬大,且是一个双砖室的墓葬。邢福来说:“双砖室墓葬在唐代是规格非常高的墓葬,现保存完好的双砖室墓葬有懿德太子墓和永泰公主墓,这说明此类墓葬墓主人的身份通常都相当显赫。”
  但遗憾的是,因为被毁严重,考古队在6号墓葬里没有发现任何含有墓主人身份信息的实物,只在幸免于难的2处墓道壁龛内发现了上百件保存较好的唐代彩绘陶俑、陶马,在墓室后室的一个角落里还发现了一堆残损的青釉瓷片,经过初步修复发现这是两个青釉四系罐。邢福来认为,四系罐的出现证明6号墓葬的后室内当初应该有大量随葬品。
  记者现场看到,6号墓葬的墓道墙壁上尽管残损严重,但依稀还能看到绘有青龙、白虎和仪仗图的壁画,在墓室残存的一些地砖上也还有彩绘过的痕迹。但让苗轶飞感到疑惑的是,为何等级如此高的墓葬,墓室的砖墙却是单层堆砌,而墓道的天井也只有3个?苗轶飞说:“按照唐墓的形制,双砖室的墓葬墓室通常会砌的较厚,墓道的天井至少也应该有5—7个,发掘显示6号墓葬却只有3个天井,这一点与唐代规制并不相符。”
  苗轶飞也查阅了一些史料,并未发现唐代在大居安村附近有高等级墓葬的记载,墓葬会不会是“越制”修建?邢福来觉得“越制”修建的可能性不大,唐朝法度严明,长安又是国都所在,敢在天子脚下越制修墓,被朝廷知道必死无疑,因此“越制”一说基本可以排除。
  那么这个规格、等级都不同一般的6号墓葬,墓主人究竟是谁?现有的考古信息只反映出,该墓葬可能遭遇过“官方毁墓”,墓主人的尸骨可能在当时就被运出去曝尸,以示惩戒。墓志等含有其身份信息的物件应该也遭损毁,如今想揭开这些谜团,考古队期望实验室考古或者将来附近区域再有新发现时,能出现新的线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延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