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新知:新征集文物所见甘肃丝绸之路文明

2017-06-07 10:51 来源:中国文物报 作者:张东 郑蓓媛

  近年来,甘肃省博物馆从多角度认识“丝绸之路”,借助多种学科的成果,运用比较的方法,开展对“丝绸之路”整体的、综合的研究,在此基础上改变以往单一被动的文物征集方式,面向社会各界新征集反映丝绸之路历史发展进程的各类文物 700 余件组,不断拓展新途径、新方式,利用多种合理手段争取入藏,包括各界捐献、社会购买及办展收藏等,实现持续和放大征集。

  质朴的青铜器

  河陇地区是我国最早制作青铜器的地区之一,甘肃省博物馆新征集了一批从距今3100~2800年铜石并用的辛店文化直到清代的青铜器,代表性器物有:辛店文化的人首柄铜匕、西周时期的铜勺、战国时期的各类兵器、游牧民族特色十足的铜牌饰、铜卧鹿以及清代金铜藏传佛教造像等。其中,最具特色的是征集于2007年的战国错金银铜戈及与其配套的柲帽、凤鸟纹铜尊,以及征集于2010年的汉代铜带钩(带链),不仅制作精良,还填补了馆藏文物的空白。

  金碧辉煌的金银器

  近年来,在甘肃礼县秦公陵园、清水刘坪、张家川马家塬等地出土了大量的金饰片,其造型独特、纹饰精美、数量众多为全国首屈一指。新征集的金银器共计69件(组),多为战国时期纹饰各异、制作精美的金、银饰片,具有鲜明的游牧民族特色。根据研究发现,这一时期甘肃地区以西戎为代表的少数民族在东、西方文化交融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此外,新征集的辽代镂空凤鸟纹金冠最为引人注目。金冠是高筒形状,冠体由四片花瓣形金片拼合成圆筒形;冠正面居中錾刻火焰宝珠、两侧为两只展翅鸣叫的凤鸟,冠两侧饰折枝菊花和变形纹。冠顶正中缀鎏金金翅鸟,双足踩在莲花座上,鸟尾巴高高翘起,展翅欲飞。整个金冠造型端庄、制作工艺复杂,造型优美。该文物是2001年征集来的,甘博研究者根据其文物特点及其他线索,推断出金冠为辽代帝后所戴之冕,全国极为稀有,在西北地区的博物馆中仅此一件,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历史研究价值。

  纹饰精美的丝织品

  甘肃地处西部,气候干燥,许多古代丝织品得以保存下来。新征集的8件古代丝织品是汉代到明代不同历史时期的珍贵遗物,类别有丝绸、绢、锦、缎等,包括汉代毛织裤,以及南北朝时期的浅驼色扎染圆点绢、唐代鸽子纹锦残片、对鸟联珠纹锦残片等,图案精美,色泽鲜艳。

  造型生动的木器

  新征集木器共计20件,有刀法洗炼、造型朴拙的汉代彩绘木马,其整体造型准确,充分体现了河西良骏威武、迅捷、机敏的神韵,还有色彩艳丽、纹饰繁复的汉代漆耳杯。

  稀有的外国钱币

  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和波斯间的友好往来较频繁,《魏书》记载,波斯使臣来中国交聘达数十次之多。隋唐时期,中国和波斯间的友好往来更为频繁,从初唐时期的金银器造型到随葬的丝绸织锦纹饰,均呈现出浓郁的波斯风格和前所未有的多样性。通过征集,甘肃省博物馆入藏20枚萨珊王朝银币和2枚贵霜王朝金币,这是与波斯、贵霜经济文化交流的珍贵历史物证,不仅填补了甘博在这方面馆藏的空白,而且以实物为证,让我们进一步领略到甘肃在丝绸之路文明交流中的重要地位。

  大堡子山流失文物回归

  2015年,经过中法两国磋商,法方将原藏于法国国立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的全部56件大堡子山流失金饰片返还中国,这是中国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工作取得的重要成果。甘肃省博物馆专门布置出一个展柜用以展示这批回归的金饰片。经甘博研究人员考证:早期秦人活动的地域处于中原与西域地区、北方草原地区的中间地带,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决定了早期的嬴秦民族充当了这些不同文化之间交流与传播的中介或“文化使者”的角色,这些精美绝伦的金饰片对于探寻研究秦人、秦族、秦国早期历史和文化以及早期丝绸之路文明交流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价值。

  甘肃省博物馆还陆续征集了一批青海都兰文物,尤其是金银器、吐蕃服饰中用来穿系在皮带上的带饰、垂挂于缰绳等处用来装饰马的马饰等。文物征集是一个汇聚文明碎片、追寻散落历史记忆的过程。回首古代丝绸之路,文物是那段历史的最佳见证,同时也最为直观。正是通过对丝绸之路上若干文明碎片——文物的再发现、再认识,我们才能不断重现“丝绸之路”上的辉煌。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延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