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青地区史前时期的墓葬

——2017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八讲

2017-08-06 14:20 来源:中国考古网 作者:考古所科研处

  2017年7月28日下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主办的“2017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八讲在考古研究所八楼多媒体厅举行。本场讲座邀请到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陈洪海教授(图一),为大家带来题为“甘青地区史前时期的墓葬”的学术讲座。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刘国祥研究员主持并点评(图二)。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西北大学、吉林大学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和学生们聆听了此次讲座。

主讲人 陈洪海教授

主持人 刘国祥研究员

  一般我们所说的华夏指的是黄河中下游地区,也就是俗称的中原地区,同时也是中国文化的发源地。它的西边是西域地区,再向西则是诸如印度河文明、两河流域文明等其他的文明发源地。而在中原地区和西域地区的中间呈走廊的地方,则是甘青地区(图三)。这一区域是比较独立的一片区域,是沟通中原和西域的通道,在历史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其重要性可概括为两点:拓展和交流。

  首先,从地理位置上看,甘青地区与中原地区边缘相连。其中的渭水流域是中国古代文明的发祥地之一,也是早期农业文明的中心地区,但同时,它也处在中原地区的边缘。这样的地理位置有两个特点,一是此地处于环境交界带,即处于干旱、半干旱地区的交界处;二是由于环境原因导致此地成为了一处生业敏感地带,在环境适宜的时候,农业会得到发展,而在环境恶化的时候,农业则会衰退。正是由于这样的环境和经济,使得这一区域成为一个文化拓展的边缘地带,在一定程度上会起到文化收缩和拓展的作用。

  其次,甘青地区是一处交流的通道,从地理上沟通了中原和西域,从文化上沟通了中西方文化;除此之外,甘青地区也是南北方的交流通道。曾有考古学家指出从东北到西南有一个环中原的半月形文化传播带,该文化传播带经过甘青地区,故甘青地区也是沟通南北方文化交流的通道,也被称为民族走廊。

  虽然从今天看来,甘青离西安、北京这些古城相距甚远,但在考古学上,甘青地区从来不是处于边缘地带。

  1921年,瑞典考古学家安特生在河南渑池仰韶遗址发掘出了一些彩陶,经过他的研究调查,发现这些彩陶与特里波利文化、安诺文化出土的彩陶花纹有些相近,且时间早于仰韶,因此猜测仰韶的彩陶是从西方传入(即“彩陶西来说”),进而猜测类似的彩陶应当在作为交流通道的甘青地区留有更多痕迹。有了这个猜测,安特生随后去了临洮(1923年)、兰州(1924年)等地采集样品,并进一步提出了“中国文化西来说”。虽然这一观点在日后被考古学家证实并不可信,但安特生对仰韶文化的研究仍然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

  1978年,严文明先生在《文物》杂志上发表《甘肃彩陶的源流》一文,从地层学、类型学角度对甘肃彩陶的变化发展进行分析,展现出了一种东来西渐的格局(图四)。

  本文将对甘青地区史前时期的墓葬形制、分布等问题做简单论述。讨论之前,有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甘青地区的研究主要是墓葬呢?其实有两点原因:其一,客观上来说,甘青地区与中原地区相比,环境较差,古代人类生活遗留下的痕迹远少于中原地区,而且即便留下生活痕迹也保存较差,故而主要保存下来的为墓葬遗迹;其二,从主观上来说,墓葬(尤其是埋葬习俗)具有其特殊性,根据陈洪海教授从事甘青地区墓葬研究近三十年的经验,他认为甘青地区因为地处文化交接带,所以同一村子里有可能居住有多个不同少数民族的居民,这些居民在日常生活中区别并不明显,但在墓葬方面区别却十分明显,因而从墓葬区分族群特别有效,墓葬习俗非常明显的反应了群体心理认同意识,具有十分重要的研究意义。

  以下将从四方面来讨论甘青地区的墓葬习俗。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