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牙齿:中国家养黄牛起源研究

2017-08-18 16:23 来源:“爱考古”微信公众号 作者:吕鹏

  1 牙齿上的信息

  今天,我们来讲一个专业的个案研究:中国家养黄牛的起源,题目叫“保卫牙齿”。

  “保卫牙齿”这四个字有两个方面的含义:

  第一方面,在动物考古学研究中,牙齿遗存是非常重要的研究对象,能够解决很多学术问题;

  第二方面,对于动物考古学者而言,科学严谨的学风就如同“牙齿”一样,需要我们“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动物牙齿对于古人而言,除了做牙器之外,其他方面的用途少之又少,所以,古人将这些牙齿弃之如敝履;但对于埋藏学而言,牙齿恰恰是最容易能够保存下来的,在考古遗址当中,除了人为的因素把大量牙齿遗留在遗址当中之外,埋藏学的因素使牙齿更容易得到保存——这也是在考古遗址当中牙齿数量较多的一个原因。

  此外,牙齿相较于其他的骨骼部位而言,它能提供的信息量更多。

  比如,我们可以通过动物牙齿鉴定其种属、个体大小;可以区分它的性质:是家养还是野生;可以鉴定它的年龄,利用牙齿的萌出和磨蚀鉴定动物死亡年龄的方法更为精准;还可以判断它的性别:雄性动物个体的犬齿更为发育;此外,我们还可以测试到遗传学信息、食性信息、锶同位素信息等隐含信息。

  对于动物考古学者而言,动物牙齿太重要了!

  我们有时候早上都顾不得刷自己的牙,奔到实验室第一件事就是给这些动物的牙齿刷刷牙,使之以更清晰、更客观的一个形象展现在我们面前。

  首先,我们来认识一下动物牙齿。

  人的齿式大体是2·1·2·2-3。

  我们以左侧下颌牙齿为例,人有2颗门齿、1颗犬齿、2颗前臼齿、2颗或者3颗臼齿。因为有些人的智齿(即第3颗臼齿)是终身不长的。

  一般情况而言,哺乳动物的齿式是3·1·3-4·3,即左侧(或右侧)上颌(或下颌)有门齿3个、犬齿1个、前臼齿3到4个、臼齿3个。

  我们用齿类的英文首字母来表示:门齿(Incisor)用I、犬齿(Canines)用C、前臼齿(Premolar)用P、臼齿(Molar)用M。这张图片直观地展示了猪的上颌和下颌左侧牙齿的齿式和排列。

  2 一 篇 文 章

  我们今天讨论的是发表在国际上知名学术期刊《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上的一篇论文,这篇论文将中国家养黄牛的管理或驯化提前到了距今1万年以前。

  我们首先来看一下这篇论文,文中提到的研究对象是1件(仅此1件)采集于中国东北哈尔滨附近的牛类下颌骨化石,没有其他的考古背景资料予以支撑。围绕着这件下颌骨,研究者做了3个方面的测试工作。

  第一个是年代学测试,距今10660年左右,我们认可。

  第二个是形态学的证据,这件牛下颌牙齿上有特别严重的磨耗现象。他们经过分析后认为这头牛可能有咬槽癖,牙齿上严重磨耗现象的产生正是由于牛长期咬磨圈栏或槽而造成,并进一步指出其根源在于人为管理,这是和管理或驯化建立联系的唯一证据。如果这一条有问题的话,那么其结论是不成立的。

  第三个是基因学的证据,认为它属于是原始牛和现代家牛的过渡种。

  为了更加充实的论证他的结论,研究者还设置了一个考古学背景,他把中国距今1万年以前出现的粟、9000年以前出现的家猪联系在一起,提出说中国东北地区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混合农业区之一,也是人类最早管理牛类动物的地区之一,其年代同西亚一样可以追溯到距今1万年前。

  发表这篇论文的期刊在国际上非常权威,所以,国内主流媒体对此纷纷进行报道,认为这是一个重大发现。事实果真如此吗?

  我们仔细分析这篇论文后发现:问题重重!

  问题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动物遗存的采集和研究方法存在问题的;

  第二,牙齿上这种严重磨耗现象的解读存在着重大问题;

  第三,关于中国家养黄牛起源的考古学背景是“虚空”的;

  第四,古DNA的研究结果恰恰否决了关于管理或驯化的结论,这里简单的提一下,已经有专门进行古DNA研究的学者发表了观点:认为这件牛的下颌属于原始牛(Bos primigenius)——一种距今4000多年前依旧存在于中国境内的野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