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远古走来,花山岩画重焕光彩

2017-08-28 16:52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郭凯倩

  宾阳 郭凯倩

 

  “为什么这些岩画跟我们小时候画的火柴棍人一样?是小朋友画的吗?石崖那么高,怎么画上去的?”2017“亘古天书·中国岩画艺术展”广西南宁站正在进行。其间,策展人中国岩画学会会长王建平爆了一次自己的“洋相”,他说,在之前的崇左站巡展中,一个来自北海市的小学生现场连续提了11个问题,让当时担任讲解的他“招架不住”。

  然而,与提问的小学生家人感到“不好意思”相反,王建平觉得震惊和欣喜。“国人不是不关注国内的岩画,而是知道得太少,获得了解的机会并不多。”王建平认为,保护和利用好岩画,研究和宣传普及是前提。

  从远古走来的亘古天书

  “岩画是人类文明的曙光。在文字出现之前,岩画是最早反映人类的生命感知和自然体验的记录形式。”在2017“亘古天书·中国岩画艺术展”广西南宁站,前来参加开展仪式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党委副书记李树峰研究员表示,岩画是对当时当地生产状态以及人类早期最质朴的宇宙观、宗教观、社会观的原始描述。

  资料显示,至今,在世界五大洲,发现有岩画遗存的国家和地区超过140个。这些岩画遗存以神秘的图形表达方式,向世人展示着千万年前人类先祖的精神世界。在中国,错落在全国各地的岩画遗存种类繁多,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对中华民族和全人类具有不可替代的文化价值,是人类重要的物质和精神遗产。

  中华文明走过了五千年,在秦汉时期,丝绸之路开始启蒙,之后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和上万年甚至数万年的岩画相比,这段旅程是短暂的。”李树峰说,现在提“一带一路”,可以大胆地从秦汉上溯到上万年前早期的跨地区文明交流。

  岩画大国曾经的尴尬

  据调查,中国迄今为止共发现有1228处岩画,广布于28个省区市和港澳台地区,是名副其实的岩画大国。

  与其他国家的岩画相比,中国岩画的创作形式多样,内容广泛,包揽了动物、狩猎、战争、宗教等,可谓包罗万象,对于解读远古人类文化积淀、追寻文化传播轨迹有着重要意义。

  中国历史上的岩画,早在北魏时期就有《山海经》《水经注》等著作记载。世界岩画的保护和研究起源于17世纪,但是,在国际岩画史上,作为岩画大国的中国却缺乏应有的记载,因此,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国是岩画的盲区,2016年以前,中国甚至没有一处岩画类世界文化遗产。

  “这确实是一个岩画大国曾经的尴尬。”王建平说,这是中国岩画研究和发展需要解决的问题。

  权威展览助力花山申遗

  “在北京生活了这么多年,今天第一次知道北京也有岩画。”来广西旅游的乔珊在参观“亘古天书·中国岩画艺术展”时,指着一幅北京门头沟将军洞岩画的图文惊讶地告诉同伴。同样前来观展的南宁市民黄先生也感触颇深:“岩画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建设文化强国,我们应该重视对它们的保护。”

  在广西民族博物馆,原定8月初结束的“亘古天书·中国岩画艺术展”南宁站,应观众的要求一再延长至今。虽然展览接近尾声,但慕名观展的市民和游客依然络绎不绝。

  由中国岩画学会创意策展的“亘古天书·中国岩画艺术展”全国巡展,从2015年1月在内蒙古博物院试展开始,在短短2年多时间里,陆续在北京、兰州、敦煌、崇左、南宁等多个城市展出,观看人数超过十几万人次。展览通过大量的岩画照片、实物、复制品及拓片、岩画新艺术创作作品等,展示了中外古代岩画的分区分布、部分经典岩画、中国岩画艺术的继承发展以及岩画的保护研究成果。国内岩画专业机构首次通过权威性展览的形式,整理并向外界展示我国丰富的岩画资源和保护成果,尚属首次。

  阿纳蒂先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咨询机构国际岩画委员会创始人、世界岩画泰斗。“2015年,我们和广西文物局、崇左市政府,把展览呈现在阿纳蒂和印度、秘鲁等国的岩画专家面前时,给他们以震撼并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为申遗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王建平表示,现在的全国巡展,旨在让古老的岩画焕发新姿,让更多人认识岩画、热爱岩画、参与研究岩画、保护岩画。

  2016年7月15日,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终于把岩画学者和国际社会的目光带到了中国。

  “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基于其独特的景观构建方式和图像表达系统,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实现了中国岩画类世界文化遗产零的突破。”广西申遗办专家工作办公室副主任蓝日勇说,这也说明中国岩画的魅力得到了世界的认可。

  岩画保护任重道远

  作为不可移动、不可再生的文物遗存,岩画数万年来一直遭受气候、环境以及人类活动所带来的侵害。岩画保护,是一个长期的严峻的课题。

  上世纪80年代起,随着国家的重视,中国岩画保护和研究进入发展期,岩画的本体防护监测、资金投入、保护立法、机构设立和技术研究等方面的力度不断扩大。

  与其他岩画遗址类似,花山岩画也一直面临着本体脱落、开裂、退化等问题。经过科学家的不断研究,广西创新性地采用了水硬性石灰材料,对花山岩画本体进行黏合修复和加固,使花山岩画重焕光彩。

  蓝日勇表示,这场历时5年、耗资超亿元的花山岩画修复保护工程,是中国岩画界的一次壮举,对我国其他地区的岩画保护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2015年,中国岩画学会对13处岩画遗址单位进行首批认证命名,为建立专业的岩画数据库夯实基础,使中国岩画研究保护与国际接轨。

  “虽然我国岩画保护技术获得创新性发展,但岩画保护工作仍然任重道远。”王建平指出,目前全国仅有25%的岩画进入国家三级文保单位,还有大量的岩画没有纳入文物保护体系。中国目前还没有建立起专门的岩画学科,大部分省区缺乏针对性的岩画保护法律法规,在岩画法律保护体系建设、资金投入、人才培养、宣传教育、知识普及等方面依然滞后。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