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波:青铜镜为美人鉴容和记录爱情

2017-09-08 13:37 来源:宝鸡日报 作者:李波

  古代女子出嫁时,铜镜是必不可少的嫁妆,在成婚之日,新娘还要向铜镜行跪拜大礼,以祈求平安多福。此外,镜子作为爱情信物被广泛使用。从商周时只存在于达官显贵家中,到汉时女子的日常用品,铜镜的工艺、样式也经历了诸多变化,不变的只有两点:美人鉴容与记录爱情。

  我到底是谁

  公元前 1000年左右,周武王建立西周王朝已经有 50年了,从天下初定、百废待兴到了此刻,西周王朝步入了稳定发展的轨道,人们远离了商纣的残暴统治后,得以安享太平。这时候,在长江中游南岸的大冶,一阵阵銮铃声由远及近,马匹的嘶鸣和着木制车轮辗轧碎石的声音,在空旷的山谷地区显得不够真实。不一会,一群人从山谷后面转了出来,在几个首领的催促呵斥下,一队奴隶朝着山沟里慢慢走来。

  渐渐近了,才看清几个领头的上身穿衣,衣领开向右边,下身穿裳,也就是裙,腰部束着一条宽边的腰带,肚围前再加一条像裙一样的韍,得以遮蔽膝盖,这是有身份的西周人的打扮。再看那几匹马都不戴辔具,身上挂满了做工精致的青铜扣,脖子上系着明晃晃的铃铛,带钩、面具、带饰、扣饰应有尽有很是威风,它们似乎也看不起那些衣衫褴褛的奴隶。它们有骄傲的资本,因为五个奴隶,也就值一匹马外加一束丝而已。

  奴隶们穿的仅能蔽体,破碎的衣物,早已看不出是什么材质,随着风东飘西荡。他们浑身黝黑,皮肤和骨头之间似乎没有任何东西,他们大都弯着腰,偶尔有咳嗽的、摔倒的,走得慢的,被领头的看见,抬手就是一鞭子,落在奴隶身上发出沉闷的声响,被打的奴隶似乎就要倒下去,却始终不敢抬头看一眼。这些奴隶,可能还不知道他们要到哪里去,要做什么繁重的苦役,他们只有一个念头,活下去。

  眼看着忍受痛苦的奴隶,我也是怒火中烧,明明已经有了完备的国家行政构架和程序,明明已经告别了军事部落联盟的散漫组织,国家有了农业社会的迹象,为何还不释放这些奴隶。

  但我没有十年磨一剑,谁有不平事的豪迈,我只是大冶一处铜矿中一个小小的颗粒而已。

  我从哪里来

  从我懂事起,我就在大冶。听我的祖辈们说,早在殷商小乙时期,人类的祖先就在这里掘井取矿,点燃了炉冶之火。在青铜文明繁盛的商周时期,许多精美绝伦的青铜器,用的就是我的家族的矿石,最终冶炼而成为国家重器。

  没错,我就是位于湖北省东南部,长江中游南岸,地处武汉、鄂州、黄石、九江城市带之间和湖北“冶金走廊”腹地的大冶界上的铜矿石。

  来到我面前的奴隶们,将决定我的命运:被提炼或者被抛弃。

  我的家乡,是你们如今发现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商周时期铜矿遗址之一。当然,除了我们大冶铜绿山矿外,辽宁省林西县大井古铜矿、湖北省麻阳古矿井、安徽铜陵铜矿井等在我们这个时候也很有名气。

  想必你们都见过造型精美的青铜器了,但你知道青铜到底是啥吗?

  青铜是红铜和锡、铅等金属的合金。不过地面可采集的自然铜很少,想做青铜器,必须依靠对我们铜矿的大规模开采和冶炼。从现在出土的这么多精美青铜器可以看出,我们这个时期,铜矿的开采和冶炼已经具有相当规模。

  其实,读读历史就会知道,西周距离你们现在已经有3000多年了,我的这个时代,工匠已熟练地掌握了冶金技术,甚至更复杂的合金制造技术也不是难事,而且创造出令人叹为观止、精美绝伦的青铜艺术品,国宝和尊、重器铜方鼎、玲珑剔透的云纹镜、锋利无比的吴王夫差矛等。

  《周礼·考工记》中,对这些技术有着详细的记载。周朝设有冬官司空掌管百工事宜,专门负责“营城郭、建都邑、造车服器械”,当然,这里的百工,只是个概述而已,就拿冶金铸造而言,细分下来产业分工多了去了,《考工记》中记载,“攻金之工,筑氏执下齐,冶氏执上齐,凫氏为声,氏为量,段氏为镈器,桃氏为刃。”这就明明白白地说了由专业匠人分别专造乐器、量器、农具和刀器。

  对于西周时期的行业细分,汉代文献有这样的解释:“其曰某氏者,官有世功,若族有世业,以氏名官者也。”也就是说,在周代冶金铸造业已成为重要的社会经济产业,而且历史性地形成了专造某一类器物的家族,后来还因世袭而成为官名。

  当然了,要是满足于现有技术,那就不是专业匠人了。经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积累,我这个时期的工匠,已经能从不同的矿石中分别提炼出铜、铅、锡、锌等金属,而且还掌握了不同的金属各自的性能,在慢慢实验中,工匠开始按照自己的意愿,根据不同器物的特殊用途要求,创造出分门别类的合金,“六齐之论”就是我们这个时期,工匠们合金制造的理论总结。

  还是《周礼·考工记》中的记载:“金有六齐:六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钟鼎之齐;五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斧斤之齐;四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戈戟之齐;三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大刃之齐;五分其金而锡居二,谓之削杀矢之齐;金锡半,谓之鉴燧之齐。”

  这硬度、韧度、光亮度都考虑了进去,还研究了不同部位各自的特殊要求。

  想想就觉得他们很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