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的丝绸之路

——近年出版古代中国对外交流相关书籍观感

2017-10-08 19:03 来源:《中国文物报》 作者:贾昌明

  近年来,对古代丝绸之路乃至整个古代中国对外交流研究的相关书籍明显多了起来。这固然是因为以往一代代学者不断砥砺前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是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东风中,对相关领域的研究进入了快车道的必然结果,更是近年我国学术研究走向深入,视野不断开阔,态度越来越开放、包容的纸上缩影。

  硕果累累的2016年

  学术研究,不论其过程如何,最终的结果,绝大多数都会付于纸上,以书籍和期刊的形式发表。书籍的种类和数量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反映某一领域研究的特点。2016年度出版的古代中国对外交流相关的图书也呈现了这一特点。

  首先是数量多。2016年是我国文化遗产类图书的丰收年,以2016年度全国文化遗产十佳图书推介活动的统计,有488种图书参评。在这些图书中,有一类图书颇为引人注目,占据了相当的比例,这就是和古代中国对外交流有关的书籍,达到40余种,占总数的8%。

  第二是质量高。有五种入围图书推介活动终评,占入围终评总数的10%,分别是《欧亚草原东部的金属之路:丝绸之路与匈奴联盟的孕育过程》《西周至汉晋时期中国外来珠饰研究》《唐韵胡风——唐墓壁画中的外来文化因素及其反映的民族关系》《2009-2013年合浦汉晋墓发掘报告》《中国古代玻璃技术发展史》。前三部图书可以看成是该领域的专著。后两部虽然分别是发掘报告和科技考古专著,然而合浦是汉晋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在墓葬中发现有鲜明异域风格的遗物,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交流的明证;而中国古代玻璃技术的发展过程中和域外有强烈的技术与文化交流,因此这部分在书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也是全书的亮点。最终,其中的三部书在终评中上榜,《欧亚草原东部的金属之路:丝绸之路与匈奴联盟的孕育过程》和《中国古代玻璃技术发展史》荣获2016年度全国文化遗产十佳图书,《2009-2013年合浦汉晋墓发掘报告》荣获优秀图书,比例更是接近了上榜总数的16%。

  还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译著较多,达到7种之多。在这些译著当中,漓江出版社出版的“丝路译丛”系列丛书颇为引人注目,丛书萃集英、美、德、法、意、印、俄等多个国家的丝绸之路考古专家的力作。2016年出版的有《突厥人、粟特人与娜娜女神》《驶向撒马尔罕的金色旅程》《唐风吹拂撒马尔罕:粟特艺术与中国、波斯、印度、拜占庭》三部,分别是俄国、法国、意大利著名学者的专著。也有的是名著重译,如《撒马尔罕的金桃:唐代舶来品研究》曾先后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2016新版译者吴玉贵先生纠正了很多原著使用汉籍时的错误,其中一些较大的错误之处,明显地影响了读者对原书的正确理解。值得一提的是,译者完全还原了原著中征引的汉文原始史料,包括原著中转引的二手材料,甚至一些比较重要的异文,译者都以其专业所长加以说明。

  这些图书的出版,是我国古代对外交流研究日益兴盛的写照。古代对外交流,固然一直是学术研究的热点,包括史前中西文化交流、历史时期中西文化交流、古代海外贸易交流、佛教史、陶瓷史、艺术史等领域。但是也可以明显看出,自2013年9月和10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并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后,古代中国对外交流研究走上了快车道。这些图书的出版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几年研究的火热程度,译著的增多也表明我国学者越来越开阔的视野。

  势头不减的2017年

  2017年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三,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相关书籍的出版依然势头不减。已有数十种图书问世,如《考古古港:上海青龙镇的发掘与发现》《谁调清管度新声:丝绸之路音乐文物》《草原丝路文明:戎狄匈奴青铜文化》《大唐之美:一带一路背后的器用》等。有些图书的出版可谓非常及时,例如上海青龙镇遗址是近几年考古发掘发现的,为唐宋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港口之一,该发现刚刚在今年4月荣获“2016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大唐之美:一带一路背后的器用》是河南博物院在2013年举办“丝路遗珍——丝绸之路沿线六省区文物精品展”后,从数十年来出土的新疆、甘肃、青海、宁夏、陕西、河南六省区音乐文物中撷取精品编纂成书,可谓是展览的延续。

  将来相关图书出版的展望

  对于将来丝绸之路和古代中国对外交流研究相关的图书出版,除了在出版前景上继续看好以外,还对一些方面有些许展望和期待。

  首先是相关译著还应加强。不管是原始材料的发表,还是综合研究的著作,都应该重视翻译和介绍到国内来。古代中国对外交流研究,尤其是丝绸之路的研究,从某种程度上说是西方学者开启的,20世纪初西方探险家进入我国甘肃、新疆等地的所作所为,也造成了一个个“吾国学术之伤心地”。但此后百余年因其而生的大量国外学术著作,在相关研究中是绕不开的。况且丝绸之路只有部分在国内,相当的国外丝路部分,其文献研究、考古发掘、实地调查等方面的工作基本是国外学者完成的,前文所述的译著均属此类。只有同时关注这些著作,才能看到一条完整的丝绸之路。浙江大学自2012年开始,抓住时机,引入大批丝路研究外文文献。这批新获特藏目前有图书5000余种,语种包括英、法、德、意、俄、日及少数中亚国家语言,内容覆盖了从中国至地中海整个丝路的艺术与考古,其中至少70%是国内高校此前未收藏的,浙大此举可谓高瞻远瞩。相应的,这批特藏若能经整理和翻译并出版,在不久的将来与广大读者见面,也是一大快事。

  其次,近年和丝绸之路相关的展览也是不断推出,好戏连台。这些展览在所在城市无不掀起公众关注丝绸之路的热潮。例如今年上半年成都博物院举办的“丝路之魂·敦煌艺术大展暨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文物特展”在成都、四川乃至全国都掀起了一个热潮。今后像这样的展览,如果相关展览图录和普及性读物能够趁势而出,会有利于公众细致深入地了解丝路文物,对丝绸之路的理解也会更加深刻。

  最后还要特别提到的是,近些年越来越多的考古单位走出国门,和国外考古机构合作发掘。在越南、蒙古国、柬埔寨、孟加拉国、印度、乌兹别克斯坦、肯尼亚、洪都拉斯等国都留下了中国考古人的足迹。许多发掘地点都位于古代丝绸之路沿线的关键节点,发掘本身便是为了解决古代丝路研究中的重大学术问题。预计未来几年会有相关考古发掘报告和更多的研究著作问世。对此,我们充满期待。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