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星:儿鼎儿簋讲述三千年前的爱恋与虐杀

2017-10-16 08:56 来源:宝鸡日报 作者:王星

  这是一个谜一般的国度,史料里未曾留下只言片语;这是一支神秘的部族,没有人知晓他们来自何方、去向何处;这是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悱恻爱情,或自愿陪葬,或残忍虐杀,至今难辨真相……

 

  在宝鸡茹家庄黄土台塬上的一座西周早期合葬墓中,“女主人”的身旁出现了刻着她名字“儿”的五鼎四簋,在等级制度森严的周王朝,人们认为她身份显赫,非富即贵,但随着考古研究的深入,“剧情”出现了 180度的急转,“女主人”的身份从正室夫人变身殉葬小妾!

  有这样一个字,左边是“弓”,右边是“鱼”,翻阅《汉语大字典》《辞海》等工具书,都找不到“yú”的身影。这个并不在现代汉字范畴之内的字,被专家称之为“ yú”,“yú”最早出现在宝鸡茹家庄一号墓葬中的青铜器上。

  上世纪 70年代,考古人员在我市茹家庄、竹园沟、纸坊头的土塬下,陆续发现了西周时期的车马坑 6座、墓葬 27座,精美的吉金、玉器、骨器达 3000余件(组)……渐渐地,一个将“弓”“鱼”诡秘图样视如“图腾”的古国——yú国,走进了人们的视野。

  一个不差钱的古国

  yú国在哪?

  这个国并不大,其势力范围在今天市区的清姜区域,简单说是一个本地大土著,按照周王朝的叫法,我们应该称之为“方国”。

  yú国有三处遗址,分别在纸坊头、竹园沟和茹家庄,这并非是发掘时间的排列,而是它们所处的年代的划分——西周初期文、武王时期纸坊头yú国墓地,西周中早期成、康王时期的竹园沟 国墓地,西周中期昭、穆王时期茹家庄yú国墓地。经过八年的艰辛发掘与研究,考古人员成功将一个西周方国墓,明确地推断出数代国君世系,这在考古界是罕见的。因为史料文献及考古资料证实,西周时期,周王朝在宝鸡地区分封有夨、散、井、虢等方国,而yú国没有任何文献资料所提及,现如今,已知的西周史要重新添加一笔。

  在 国墓地出土的青铜器中,铸有“弓”“鱼”的铭文多次出现,如在一件直径 29厘米的青铜盘内上,赫然铸着“ 白自乍般蓥”的铭文,其大意是:这个盘子是为伯所做。那 伯究竟是谁?他在 3000年前的西周又是怎样一个人物?

  有一种说法认为,最早的yú伯是来自古蜀国,就是今天的四川。为啥呢?还要从铭文上讲,这个神秘的“弓”“鱼”与三星堆金杖上所铸的图形相似,而且这个图案又同样出现在了金沙金带上。众所周知,金和青铜器都是古代重器,一张弓箭与一条鱼的图案,会蕴藏着什么诡秘密码呢?难道他们同属一脉?

  还有一种说法是,西周初期文、武王时期纸坊头yú国墓地中的yú伯,应该是在跟随武王参与了武王克商的战争,并表现突出,伐纣成功后,被武王分封了土地和战利品,成为雄踞一方的诸侯国君。

  虽然只是一种猜测,但可以看出,经过近一百年的细心经营,yú国的国力在提升,这一点从西周中期昭、穆王时期茹家庄yú国墓地yú伯的陪葬品的数量就能体现:茹家庄一号墓葬出土青铜器、玉器、陶器等随葬品 563件(组),并在墓葬的不远处有车马殉葬坑。

  金银珠宝、香车宝马,身前能享有的奢华,yú伯死后一样都没落下。

  一座恩爱夫妻的合葬墓 ?

  在墓主yú伯身边略小的椁室内,葬有一名女性,从其旁边泥土上的印记看,她下葬时穿着高贵的丝绸衣裳。虽然历经数千年,棺椁的木材和墓主人的尸骨都化为齑粉,但她身边仍有大批陪葬品。

  随着清理的深入,一个奇怪的文字椂,专家称之“倪”,从一件带有兽头的青铜器口沿处被发现。显然,这位“儿”姓女子就是这件吉金的主人。女性、陪葬品、紧邻墓主,一系列的关键词,让考古人员激动不已:难道这就是三千年前的夫妻合葬墓?

  经专家初步推断:茹家庄墓葬的墓主yú伯是西周时期,关中西部畿内的一个异姓诸侯国的国君,儿姓女子则是yú伯的正妻。他们生前恩爱,死后不愿分离,被同葬于一个墓室内。但从这座墓的结构看,甲乙两个椁室一大一小并排安置,口沿平齐,椁室上层的夯土层次清晰,没有任何搅乱和相互打破的现象,这意味着椁室是一次构筑的。很显然,这位儿姓女子与yú伯应该是一同下葬的。

  难道这位夫人与yú伯同时自然死亡?

  随着二层台清理的展开,一个双手蜷于胸前,扭曲的骨骸出现在考古人员面前,而像这样的骨骸又发现了六具。清理工作让考古人员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但持续的发掘中又有一些不同寻常的迹象被发现,他们在墓道口挖出了一块块支离破碎的骨头。这些骨头散乱在墓道中,最终拼凑出了一个人的形状。

  奇怪的是,散乱的骨架旁边还保留着一些碳化物质,这是一些被焚烧后的竹节,可能这里曾举行过某种神秘的宗教仪式。眼前的种种,让考古人员联想到距墓葬不远的车马殉坑,那里的马匹都是被活活殉葬的,所以出现了腿骨、头骨都在不同方向,有明显挣扎动态。

  最不愿意看到的推断出现了——人殉。

  人殉!这个古代丧葬中,最残忍最野蛮的丧葬陋俗,在这座国君墓葬中出现。也是因为人殉的出现,让考古人员产生了莫名的疑惑,好像忽略了什么?“yú伯和儿的椁室并排安置,口沿平齐,又没有相互打破的痕迹。夫妻俩是同时下葬?难道……”

  原来,可怜的儿姓女子是被殉葬的!作为殉人,她却被合葬在男主人旁,拥有五鼎四簋等众多陪葬品?

  yú伯和儿的关系再度成谜。

  一个被殉葬的可怜侍妾

  茹家庄一号墓葬的氛围越来越紧张。

  很快,新的疑点出现了。在清理墓葬的一边时,考古人员又发现了一座墓葬。它的一角与yú伯墓葬“重叠”,这就是打破关系,其证明他的墓葬晚于yú伯的墓葬。

  何人如此大胆,竟然和yú伯的墓葬相连?

  不久,该墓墓室的二层台上也发现了两具殉人,并且从墓室中清理出青铜器、石玉器近一百件(组),仅铸有铭文的青铜器就达 10余件,译文多为:yú伯为井姬作器。

  宏大的规模,丰富的陪葬品,在礼制森严的西周时期,只有生前地位显贵之人才能享受如此的奢华。这个人就是井姬!

  井姬,可能是井伯或井叔其中一代的女儿,西周金文中经常见到的周公后裔,一位金枝玉叶。

  根据考古发掘资料和传世西周青铜器铭文资料上看,从井侯始封,在畿内的井氏家族可能繁衍分化为三支,即井伯、井叔、井季。其中,以井伯、井叔两支最为显达,在西周中晚期的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这样看来,西周年间,yú国迎来了一个风光的政治婚姻,周朝王室重臣井伯 (一说为井叔 )之女井姬下嫁yú伯,成为他的正妻,这个方国的女主人,儿姓女子只是一个妾。

  通过考古专家的勾勒, 3000多年前发生于此地的一幕不禁在人们面前慢慢展现出来,而且渐渐清晰起来:yú伯本是在周人京畿内一个非姬姓异姓小方国的诸侯。儿姓女子可能是当时另一个小方国诸侯的女儿,后嫁给yú伯为妾。可能出于多种原因,非姬姓的yú伯受西周王室册封后,为了在周人之地立足,试图通过婚姻外交,巩固自己的地位。他将目光转向东邻的井国,井国由周公旦的后嫡执政,井侯曾在周王室任卿士,辅佐天子。于是,yú伯便迎娶井侯之女为正妻,以求附庸姬周的皇亲国戚而生存。井姬嫁过来后,她与一直得宠的儿妾相处得可能并不和睦。后来yú伯死了,在那礼法森严的时代,丧葬大事只有正室才有发言权。于是,就在yú伯的墓口封实前,人们在这里举行了隆重的仪式:人们焚烧竹节、肢解奴隶、活殉马匹……最后,就连yú伯生前最宠爱的儿妾也被殉葬了。

  西周穆王时,夨国逐渐强大,成为关中西部最活跃的诸侯国之一,渭水以北的肥沃土地逐渐落入夨国之手,yú国被迫迁往渭水南岸茹家庄一带,依靠渭水天险与夨国周旋。

  不知过了几个年头,yú国从周王朝的版图中消失,从史料中消亡。

  时间流转之今日,我们无从知晓这个 3000年前的古方国里,yú伯家族内部发生过怎样的争宠夺利的故事,但一件件精美的文物,让这个yú国显得如此“真实”,也留下了探索不尽的历史之谜……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