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黄行| 探秘神木石峁遗址

2017-10-24 16:18 来源:榆林日报 作者:魏丽娟等

  念奴娇·石峁怀古

  王志诚

  天高陕北,看万山拱拜,河穿峡谷。

  璇室瑶台风雨过,圜水皇城悬圃。

  华夏摇篮,犁锄丘畎,长册千秋赋。

  山川如画,满天星斗历数。

  庭畔扶柳天问:何人留迹,东亚重宫溯?

  玉画铜环风露下,横出惊天荣誉。

  率土平康,公孙和治,从此江山固。

  石墙台下,一樽遥祭始祖。

 

  平日里听陕北说书,最揪心,也最让人又爱又恨的一句话就是:“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确实,刚听得心潮澎湃,却要等到下一回,任谁都割舍不下。参观神木石峁遗址就是这种感觉。听不够、看不够、想不够,虽然已来过两次,但现在看来,下次有机会还得再来。

  石峁遗址,一个神秘的所在。长江流域著名的扬子鳄甲骨在这里——黄河流域被挖掘发现。人们猜测,一是可能古代神木高家堡周围是一片水域,所以发现扬子鳄理所当然;二是这里居住的先民地位特别高,所以扬子鳄是其他地方供奉而来,当做宠物来养。扬子鳄甲骨只是石峁遗址挖掘和发现的“冰山一角”,其来源也只是“猜测”,想要有定论,还要对面积近400万平方米的石峁城址进行全面发掘。只是开发并非一朝一夕之功,这等待的感觉实在难捱。

  “掀起你的盖头来,让我来看看你的脸。”每次来石峁,记者都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期盼揭开远古历史的面纱。但“新娘的盖头”不是一下子就揭开,而是每次只给你看一点点。当你惊喜无比、怦然心动时,还需要等待,才能看到全部。这种探究历史的“偷窥”心理状态,着实让人心痒痒,却十分上瘾。

  等待,只因石峁值得等待。这是一处神秘的地方,因为它颠覆了历史:石峁城址初建于距今4300年前后,是目前中国已知规模最大的史前城址,被誉为21世纪中国最为重要的史前考古发现之一。它的发现彻底改变了人们对中国早期文明格局及发展高度的传统认识,被认为可能是我国上古时期黄帝部族都邑或与尧舜禹相关的都城。

  石峁的神秘,还是因为出土的那些奇特的“宝贝”。石峁壁画是迄今为止中国境内出土数量最多的史前壁画,成为中国美术史的重大发现。如果你看不懂壁画,没关系,还有更为奇特的:在被誉为“华夏第一门”的外城东门址,这座中国目前所见最早的结构清晰、设计精巧、保存完好、装饰华丽的城门遗迹里,数量众多的牙璋引世人瞩目。石峁以玉问世,“藏玉于石”是石峁所见极为特殊的现象。这些玉器在城墙修建过程中有意被嵌入,这种行为或许表达了石峁统治者意欲通过这一行为寄予皇城台等城门重要设施以驱鬼的期望,上古时期文献中“玉门瑶台”就与此有关。

  石峁处处都不简单,重要程度令省上来的考古队员对一片片小小的瓦片都视若珍宝,倍加爱惜:“不要靠近,不要问我,不要乱动”,生怕外人破坏。他们沧桑的脸上写满对历史的敬畏和谨慎,对这些看似“不近人情”的考古队员,我们表示尊重和钦佩。因为毛泽东曾经说过:只有讲历史才能说服人。

  记者在现场看到,“华夏第一门”石峁东门址已被大棚遮蔽保护起来,近期不可能看到,实在可惜。其中的瓮城及马面等早期城防设施,将中国古代同类城防设施的出现年代上溯至龙山时代晚期。如果建筑学家和军事家来参观,一定惊讶无比。东门址的门道呈东偏北约31度,恰恰朝向4300年前夏至日出的方位,暗示着石峁人已有了完善的测量工具及计算方法,掌握了观象授时及农耕稼穑等天文历法知识,天文学家定会惊叹不已。人牲遗迹等仪式活动的发现,更让历史学家、文史专家欲罢不能。

  就是这样令无数人叹为观止的地方,却被黄土遮蔽数千年。当地老百姓“嫌弃”地把被雨水冲刷出来的玉石当做邪物丢弃,把露出来的小部分石头搬回家盖了猪圈……幸好,石峁遗址重现天日,撼动了整个中国历史,考古界用“石破天惊”来形容石峁遗迹的发现。

  如今,考古队正在抓紧对皇城台的挖掘,“如果石峁里住着一个王,那么他就住在皇城台。”一句简单的导游词,让我们眼前一亮,加之看到挖掘出来的牲畜骸骨,令我们对石峁更加期待。

  “至于皇城台会带给世人什么惊喜,且听下回分解。”导游再来一句,直击心窝。众人高呼:“下次一定还要再来,再过把瘾。”原来和我一样想法的人,挺多。

  记者 魏丽娟报道 图/刘继远 渭南日报记者 雷沛 延安日报记者 祁小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