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兴国:缅怀周世荣先生

2017-10-30 13:37 来源:湖南考古 作者:张兴国

  虽然早已有心理准备,但此刻的心情仍是沉重的。周老先生清淡简朴,有着恬静的性情,唯独对他所从事的考古工作倾注了巨大的心血,有着探索知识的强烈欲望。先生退休之后仍忘我工作,笔耕不辍,以致累倒在病榻上,在完成了最后一本著作后,先生一病不起。此刻,老先生已经安详的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告别了他所钟爱的考古事业,他的身体终得安息,却也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我们少了一可亲可敬的老先生!

  周世荣先生出生于1931年,从1953年开始就一直从事考古工作,直到1996年退休,而我就职考古所已是先生退休10年之后的事情。因为没有共事过,我与先生的交道并不多,我记得仅有的两次。一次是2008年12月15日周先生在家属楼给考古所捐赠自己在全国各地调研所采集的陶瓷标本,共520件,我参与了标本的接收和入库编目工作,那时我因单位工作需要而拟定以陶瓷考古作为今后的工作重点。最近一次是今年3月,先生身体欠安,我带着先生的学术成果目录两番探访,对先生做了一个粗略的访谈。3月时的先生已经行动不便,需人搀扶才能在房内走动,但谈到自己的考古往事,先生仍神采奕奕,说到趣事时笑得像个孩子。访谈的间隙,先生还会随手拿起口琴,吹着我熟悉或是陌生的曲子,那场景让我动容,难以忘怀。当先生用口琴吹响《茉莉花》的时候,我感觉和周老先生有了人生中从未有过的交集,时空交错,眼前这个吹着口琴、无忧无虑的老先生让我看见了儿时的自己,那个也总爱在口琴上吹着滑音的小男孩!我一度眼眶湿润又竭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以免被先生发觉,我感慨先生面对病老的淡然,也感叹年华易老,意识到曾经向往“艺术考古”的自己竟已许久不曾被音乐滋润。我以一个爱好文艺的考古青年自居,而周先生,他的考古生涯是从一个真正的文艺青年开始的。

  1931年,中华民国已经成立20年,这一年,湘赣边境的中央苏区发出了《土地问题与反富农策略》的通告,以争取广大农民对革命苏维埃的支持;蒋介石紧接着发起了对中央苏区的第三次“围剿”;而在东北,日本正蓄意制造一场密谋已久的侵华战争。这注定不是一个太平年。这年7月10日,周世荣先生出生在湖南祁阳县一个叫文明铺的小镇,镇上有水井、寺庙和高耸入云的古塔,时局波诡云谲,古朴的小镇却给儿时的周先生留下了十分美好的印象。先生从小就表现出了让人称道的美术天分,初中毕业后又在长沙考上了华中美专,但因学费高昂只得作罢,改读县里的普通高中,在校期间,先生办的墙报颇受师生欢迎。青年时代的周世荣先生见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新生的共和国也需要青年去捍卫,1950年先生因善于绘画被中国人民解放军衡阳军分区文工团录取,参加了抗美援朝的战斗。1952年朝鲜停战谈判,部队文艺工作者要么继续留在部队,要么转业到地方,那时周先生所在的部队正在湘阴集训,他的美术才艺名声在外,被湘阴文化馆馆长点名请去搞美术工作,于是先生又成了文化战线上的一个新兵。上世纪五十年代,百废待兴,长沙城市建设如雨后春笋,大批地下文物古迹亟待被抢救,夏鼐、顾铁符、商承祚等著名考古学家都先后带队来支援长沙的考古工作,为培养湖南本土的考古业务人员,当时的湖南省文物事业管理局也在各地文化馆、文工团等处物色有潜质的年轻人。就这样,不满22岁的周先生从湘阴文化馆被调入湖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开始了他与考古的一世情缘。

  上世纪80年代,考古圈中开始流传着“黄埔四期”的故事。建国初期为应对配合基本建设中考古力量严重匮乏的局面,文化部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局、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自1952年至1955年联合举办了四期考古工作人员训练班,学员总数达369人,当时大陆的文物考古界知名学者几乎都参与了授课,如夏鼐、裴文中、安志敏、王仲殊、梁思成、向达、苏秉琦、郭宝钧、宿白、阎文儒等,先后在训练班任辅导员的就有10余人,其中有黄展岳、邹衡、吴荣曾、俞伟超、李仰松、杨建芳等人,他们当时都还是北京大学考古专业的学生。这是新中国文物考古事业中一场空前绝后的“救火”行动,这四期学员学成后大多返乡奋战在各地文博事业的第一前线,因为作风过硬、功绩显著而被誉为考古界的“黄埔四期”。当年这些学员大部分是“历史清楚、思想进步、有培养前途”的年轻人,周世荣先生是这“黄埔四期”中的第三期学员。

  1954年7月22日,第三期考古工作人员训练班的开班典礼活动如期在北京大学举行,这一期与周世荣先生同去培训的湖南籍学员还有高至喜先生,与前两期相比,除了文物政策法令、考古学和文物常识三个方面的课程之外,这一期训练班的课程中增加了尹达、郭沫若、翦伯赞等名家的历史课,田野实习点是如今已经赫然写在历史教科书的西安半坡遗址。从训练班毕业回到湖南之后,周世荣先生迅速进入考古角色,成了省内文物考古第一战线上的主力军、救火分队的队长,也承担了大部分考古通讯和发掘简报的撰写工作,如《湖南零陵东门外汉墓清理简报》、《湖南省首次发现战国时代的文化遗存 》、《湖南湘阴古罗城的调查及试掘》、《湖南益阳市郊发现汉墓》等。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